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五章國子監的邀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因為才從山下的田裡面回來 身上還沾著泥土 樣子自然沒有當侯爺當太子時候靠衣裝堆積的貴氣 傻x一樣站在遠處 看著很瓜 就像見到了美女挪不動腳 「華哥兒 你說這美女 是從那兒冒出...

玉山書院的門前 站了一位打扮甚是古怪的女子 衣服的顏色 大多是青、藍、黑 幾種麻線組成的麻布花裙 全身上下都帶著銀燦燦的銀飾品 風一吹動 就會聽到鈴鐺一樣清脆音發出

陳華和李承乾從山下莊子上回來時 就在書院門前看到了她 那女子瞪了兩人一眼 大有別來惹她別和她說話的告誡 然後她就在哪兒等著 看神情 是個不好惹的主兒 至少性格方面和李藍藍有的一拼 陳華和李承乾兩人都沒去遭惹她 思附玉山書院啥時候有了外敵 人家都找上門了 是不是裡面那個學生 以前干下的風流債 如果真有此事 身為玉山書院的院長 自然不能包庇學生

陳華和李承乾兩個大男人 就在那女子身邊不遠處站著 兩人都是一副短打粗布衣裳 因為才從山下的田裡面回來 身上還沾著泥土 樣子自然沒有當侯爺當太子時候靠衣裝堆積的貴氣 傻x一樣站在遠處 看著很瓜 就像見到了美女挪不動腳

「華哥兒 你說這美女 是從那兒冒出來的 」李承乾較有興緻地看著書院門前那女子

「你問我 我問誰 我還想 是不是書院裡面那個紈以前騙了的姑娘尋上門了 」

兩小聲討論 那女子估計也羞人被兩個男子盯著看 突然怒目瞪著 一口濃濃的川音發出幾個不標準的漢文字:「看什麼看 再看 儂阿扣掉你們的眼睛 」

李承乾和陳華大駭 程丹陽老先生從裡面狼狽跑了出來 蘇勖後面跟著 還在吃花生 看見了門口那女子 老先生就像找到了丟失最珍貴的寶貝 三兩下龍行虎步奔過來

「鈴鐺 你怎麼跑玉山來了 你認得路 」程老九十多歲的人了 能做出哄人的動作 著實的不易 看來那女子肯定是程老某位親人 否則他不會笑的和向日葵兒似地 一邊說一邊拉著那女子的手往書院裡面走去

那女子先前還很兇惡 見到了程老 立刻就溫順下來 蹦蹦跳跳 跟在程老的後面 身上的銀飾品發出清脆的聲音 她叫鈴鐺 這名字取得太貼切了

女子隨著程老進了書院 立刻就被兩旁的景緻迷住 東瞅瞅西瞧瞧 玉山書院是她從來沒見過的新奇地方 她都被裡面的建築吸引了

程老把女子帶去了西院 蘇勖 李承乾 陳華三人尾隨後面議論這女子和程老的關係 到了先前程老和蘇勖下棋喝茶的那亭子 程老才把後面跟隨的三人招上來 濃重介紹了一遍

女子叫程鈴鐺 程老最小的一個孫女 今年才十六歲 從蜀中跑長安 就為找他這個爺爺 生性頑劣 也可以說是淘氣 家裡人都管不著 擅長用毒 可謂是毒藥方面的天才 估計要在書院住上一段時間 程老介紹她的時候 那女子就在程老後面站著 眼睛在幾人身上掃了一眼 聽爺爺的語氣 這幾人因該和爺爺是朋友了 她也沒有初次見面時的兇惡 柔柔地笑笑 算是打招呼了

而後幾天 程鈴鐺就在玉山書院住了下來 書院中 多了一個從蜀中來的女子 穿著銀飾品服飾 走路叮叮噹噹老遠就能聽見 有些男同學 甚至冒著生命危險偷偷摸進西院要和程鈴鐺見一面 程鈴鐺對不認識的外人 尤其是男性 充分爆發了蜀中女子的刁蠻 好逑的君子 只要出現在程鈴鐺面前 她絕對會銀針、鞭子 毒蛇 蜘蛛蟾蜍什麼的 一股腦兒給你扔來 程鈴鐺挎在腰間一個深藍色包裡面裝著蜀中的五毒 長安城的紈那裡見過這些東西 一次就被嚇住了 於是書院裡面就盛傳程老夫子的孫女是魔鬼

聽書院的學生議論程鈴鐺的彪悍 陳華和李承乾暗自慶幸 幸好第一次書院門前見面時沒有發生不愉快的衝突 否則指不定就被毒物包圍了

書院的教學行程日復一日進行著 做出的成績 因為隔長安遠 並沒有擴散開來 其中 程丹陽老先生負責的醫學系弄出了麻醉散 據說是華佗失傳的秘方 然後他們經過收集古典醫書自己動手給弄出來了 還拿一頭豬做了實驗 麻醉后 成功地閹割了一頭期待配種的豬 地理系那面 也正準備測繪遼東最精確的地圖 數理系化工系的學生最厲害 因為是陳華負責 所以取得的成績是不菲的 最近正在和藍田的冶金作坊合作 準備弄出一些新鮮的玩意兒 暫時還在保密中 書院最差的就要數體育系那般苦力大軍 每天學院操場上練體力 動輒三十圈跑步 春季天氣不是很熱 脫了外套 穿著褲衩就往泳池裡面跳 起步價八百米 院長陳華髮明了足球 每天晚上還要來個足球對壘 看台上的觀眾不少 也有書院的文學系的女學生 體育系男兒一個個球場上揮灑汗水 進了球撤掉上衣大猩猩似地捶胸 惹來看台上不少女同學的尖叫聲 文學系的男生看不慣了 暗地裡罵體育系的傻逼 妞不是這樣泡的

足球這項運動 起源玉山書院 和長安城流行的蹴鞠完全不同 程丹陽和蘇勖下午沒事兒就要去看球場上體育系的學生踢球 兩個老人精 都從足球運動中看到了許多戰場上能用到的攻守兼備的原理 體育系的學生 大多都是長安城諸多老將領的後代在裡面訓練 陳華這是要鍛煉他們打仗的體力啊

轉眼間 就到了三月中旬 玉山腳下田裡面的稻子 已經長到腿彎那麼高 撒過肥料的稻子長勢很好 秋天的豐收已經不是問題 帶著學生下去拔草 施追肥 爭取讓稻子在揚花前的兩個月再補一次 順便選出幾塊地兒 做起雜交水稻項目 嚴寬老頭兒不是常說他沒事兒嗎 現在就有的事給他做了

中旬后某一天 國子監送來了一張帖子 清明節將至 恰逢春試在望 國子監會在曲江池舉辦詩會 順便鼓勵春試的學子金榜題名 這個活動的意義 其實就是誓師行動 國子監每年都要舉辦一次 格物院 崇文館 弘文館 都邀請在列 詩會上有諸多朝中大臣當世大儒都出現會 這也給參加科舉的學子 多出一個寫詩引薦的機會

去年臨近清明的時候 格物院也接到了國子監送來的帖子 那個時候 陳華還沒出現在長安 嚴寬老頭孤身管理格物院 雖然接到了帖子 但並沒有勇氣讓格物院的學生去參加 在一幫出口成章的太學生面前 玩弄奇淫技巧的人那是拿不上檯面的 寫詩題賦肯定要丟臉 索性不去參加 今天國子監又送來帖子 接到帖子的時候 陳華把書院所有夫子都叫來一起談論 至於是去 還是不去 當然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其實 國子監的清明踏青詩會 威脅最大的就是書院的文學系 人家是盯上了 你這個奇淫技巧的書院裡面 還不文不武地弄出個文學系 既然學的是正統的儒家學說詩書禮儀 那麼寫詩提賦肯定就不在話下 國子監一向是看不慣格物院的 又找不到機會一較高下 此番送來帖子 他們倒是想看看玉山書院如何應對

屋子裡坐著程老 蘇老 嚴寬也在旁邊思索 謝韞淡然地坐在一旁喝茶 陳華拿著帖子走來走去 看熱鬧的李承乾吃花生不出謀劃策 國子監算是來挑戰了 他身為書院的半個學生 其實是很看不慣的 但是書院的幾位老頂樑柱都沒發話 李承乾只能忍著不說

「這次的詩會 由老夫來帶隊吧 」蘇勖淡淡說了一句 國子監那幫人 他都認識 有些還是以前的老夥伴 應該不會太多為難玉山書院 蘇勖這句話 也就表明了他的立場 國子監邀請的詩會 那是一定要去了

其餘人都點頭任何老蘇的話 去 幹嘛不去啊 又不是怕了國子監

謝韞出聲道:「文學系的學生 我等會兒就把此事給他們傳一遍 讓他們有個準備 玉山書院第一次參加國子監舉辦的詩會 這是大事兒 」

「國子監 也有算學 和律學 估計這方面 他們肯定要刁難玉山書院 不過 現在的情況 他們似乎是並不知道玉山書院的實力 只會自取其辱 」蘇勖又補充一句 他清楚國子監內部的教學環境 裡面的人的確都是數一數二的天才 全大唐就那麼幾百個人窩在裡面讀書 千挑萬選選出來的 能不厲害么

雖然程老和嚴老都沒表態 但他們也是同意玉山書院參加國子監舉辦的詩會

「那就這樣定下來了吧 蘇老帶隊 文學系的學生是主力 至於國子監想要挑戰算學和律學 數理系隨便叫上兩個人就可以了 順便帶上體育系的幾個人 他們要是動武 我們也不懼 寫詩提賦 玉山書院不怕 算學機械那是玉山書院的強勢 愛怎麼發揮 就怎麼發揮吧 變態點也無所謂 免得長安城那幫人 整天眼高於頂 還以為除了他們之外 這世界都天下無敵了 」

國子監的帖子 被陳華丟在了桌子上 他算是下達命令的總指揮了 一句話 玉山書院的學生集體同仇敵愾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