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四章玉山書院的閑暇生活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玉山書院最嚴酷的考驗 幾乎德智體美勞各方面都要取得不錯的成績 並且得到夫子的認可 才能拿到玉山書院的結業證明 弄不明白 玉山書院沒事兒搞出這麼一套教學模式幹什麼 就好比他們的老對手...

玉山書院開學已經有月余的時間 春耕的時候放過假 全體學生趕下山去莊戶上體驗勞動人民的生活方式 再把這些學生召回來的時候 個個晒黑了不少 做事兒都有一種拼勁兒 勞動讓人懂得糧食來之不易 艱苦的環境能磨練人的意志 接受過勞動教育的學生 再回來書院上課 那又是一種不同的精神面貌

至少 作為玉山書院的院長 陳華認為玉山書院的學生 真正受到了不虛假的教育方式 他們能成才

經過開春的擴招 加上原來書院的學生 接近一千人的書院 規模已是頗大 雖然裡面的學生 有些人的出生家庭都是最底層的 這種學生佔了大半 長安城的貴族都嘲笑 玉山書院占著天下最好的房子 收了一幫交不起學費的學生 玉山書院遲早要出現財政赤字

根據每個學生 在招生考卷上 偏重某些領域答題的強項 玉山書院細分了不少個系別 這都是開天闢地的 諸如 文學系、數理系 醫學系 地理系 化工系 體育系 等等 都有一個有名的老師負責 而且 玉山書院衡量一個學生 足夠優秀的方法 並不是靠科舉或者考試 而是採取從來沒聽說過的學分制

所謂的學分制 就是規定一個學生在玉山書院讀書期間有一百二十個學分 這就意味著 所有學生在兩年時間內必須要修滿這些學分 才能真正從玉山書院畢業 別小看這一百二十個學分 那可是要接受玉山書院最嚴酷的考驗 幾乎德智體美勞各方面都要取得不錯的成績 並且得到夫子的認可 才能拿到玉山書院的結業證明

弄不明白 玉山書院沒事兒搞出這麼一套教學模式幹什麼 就好比他們的老對手國子監 裡面的學生 大多都是從其他州府趕過來頂尖的學子 寫文章那是沒的說 教書的夫子也是一個勁兒灌輸他們科舉考試的重點 簡直是專門為了科舉 為了考狀元 把他們當成取肝的鵝來培養

在這些系別當中 陳華負責的數理系頗受所有學生的歡迎 玉山書院並不阻止一個學生可以兼修其他學科 博文通廣 這樣的學生都是天才 只要有精力 你就可以學習任何想學的知識 如果有人能夠在兩年讀書的時間裡 拿到玉山書院所有系的結業證明 那麼學校的榮譽牆上 就會刻下他的名字

這話是院長大人在開學典禮的時候親口承諾的 學生們聽的激動連連 大有搏一搏的雄心壯志

圓規 咫尺 三角板 量角器 這套簡單的幾何設備 是玉山書院派發給所有數理系學生上課必備工具 發明者是那個受人敬仰的院長大人 他本來是打算 教完算學后 然後補充點幾何的知識 讓這群學生見多識廣 結果地理系的老蘇把這套工具搬了過去 口口聲聲說這是莫大的發明 地理測繪有福了

好吧 玉山書院內部之間 所有的發明都是可以共用的 老蘇其實特別愛從其他系學來精髓 甚至還有挖人的念頭 有學生編了一句話 地理系 職業挖牆角 長城都能挖掉 笑

大教室 桌椅什麼的 都是嶄新的 李泰可不會偷工減料 用上好的楠木做成桌椅板凳 每個教室都安放整齊 巨大的黑板 釘在了教師正前方的講台上 有了這黑板 上課太方便了 用石灰做成粉筆寫黑板上 上課就比較立體化 比起用沙盤省力不少 據說國子監也偷偷換了沙盤 改成了黑板授課 赤果果的盜版行為啊 可惜沒有專利產權 否則一定要讓國子監賠款道歉

陳華教授的算學入門課 是學習一到九 九個阿拉伯數字 幸好數理系的學生 進來之前 已經有算學的功底 這九個數字很簡單 也容易記住 一堂課下來 大多都掌握了

九個數字 只是算學基本 第二堂課 陳華就把講課的內容提前了 開始教十以內的加減法 算學課的學生 大多都是十八歲以下 十二歲以上的人 算學功底在那兒 加減法很快也學會了 他們覺得算學也就這麼簡單 夫子上面講一遍 他們都會了 課堂上討論的聲音就大了些 大有才跳進了一個小井 就以為看到了整片天

也不刻意打擊這群學生 陳華把講課的內容大批度的躍進 他開始教一百以內的加減法 難度一下子就提高了 學算學的學生立刻就像陷入了泥潭裡面沉甸甸的拔不出來 不過 這批學生也足夠聰明 花了幾天時間 有一大半的人 總算弄明白了怎麼樣計算 還有一小半的學生 死腦筋一樣 怎麼都算不明白

算學班的每個學生都不笨 這句話是陳華鼓勵他們說的 這群學生以前肯定也是喜歡算學 才能被分到算學班來 一百以內的加減法 他看起來簡單無挑戰 但讓一群才接觸算學加減法的孩子半個月就學會 當然不能和想象那麼樂觀

他們的智商肯定沒任何問題 一眼就看得出來 上課也認真 至少自己講課沒人敢說話 端正坐著聽課 他們學不會 也只能說 一下子教學進度增大 適應不了 出現暫時短路的現象

於是 陳華繼續在百以內的加減法上講課 一個月的時間 終於把全班的人都學會了 這時候 這些學生沒有一個敢高興地說算學就是那麼簡單 因為 就在他們學會百以內的加減法后 陳華又在黑板上寫出一個九九乘法表 規定的時間 十天之內 必須每人都要背會 否則上半年期末的時候 背不會的人學分會少兩分

「有意思 這小子是從那裡學來這麼多知識 圓規 量角器 黑板粉筆 酒精燈 每一樣都有大用途 你再看看整個玉山書院 足球嘗游泳池 環形跑道 單雙杠 老朽活了大半輩子 從來沒見過這些東西 」

程丹陽老先生和老蘇兩人坐在一個小園子中 泡上一壺好茶 擺了兩盤花生 右手邊放著一黑一白的棋子 他們邊下圍棋 邊討論數理系最近風頭正火的九九乘法表

「據說李淳風看了這九九乘法表 都連連稱讚此法必將流傳萬世 最可笑是工部和戶部兩處 全體官員都在背誦這乘法口訣 這實惠簡易算學的發明 兩部的人都能用到 那小子估計又要被聖上賞賜了 」拿著一顆黑棋的蘇勖遲遲不肯落子兒 然後忽然笑了笑:「連輸三局了啊 」

程丹陽老先生笑而不語 端著茶猛喝

下棋是他和老蘇每天下課後的消遣 他們偶爾會聊聊以前發生的事 大家都當做是回憶 兩人的交情也算不淺了 至於是怎樣認識的 老蘇只說了當年自己去蜀中 被程老救了 兩人就結下深厚的友誼 這年代 有義氣的人 還是頗多 兩老都認識了半輩子 老年時候能坐在一起教書下棋 生活過的悠然自得

兩老下棋的地方 是玉山書院夫子休息的西院 優雅的琴聲 在這西院裡面響起 程丹陽老先生笑起來:「那個小咪猜又在彈琴了 」謝韞每天下課 都會在房中撫琴一曲 才女的琴音 那可不是吹噓的 連挑起的兩老都能陶醉其中

「對了 程老 前幾天 你給我說的那事兒 是真的 」老蘇陶醉地聽著那悠揚婉轉的琴音 突然有此一問

程老神秘地賣了個關子:「經過老夫診斷 此事兒 肯定是錯不了 」說話時 這老頭還必出剪刀手的樣子:「而且還是雙喜臨門 」

老蘇不可思議地看著程老比劃的那個剪刀手 咽了咽口水:「一次中兩 謝家的那女娃娃知道不 」

程老剝著花生:「還沒告訴那小咪猜 只告訴她已經有身孕了 那小咪猜就高興的蹦來蹦去 至於孩子的父親嘛 嘿嘿 老蘇你應該也知道是誰了吧 」老程笑的的很賊

「知道 知道 」老蘇雞琢米點頭 「西院用不了多久就熱鬧了啊 添丁進口了 」

「那是 那是 」程老附和著點頭

兩個老頭正八卦說事兒的時候 一頭汗水的二丫 手裡拿著一根趕羊的柳條 從外面興沖沖跑了過來 許是跑累了 吐著舌頭 喘著氣兒 紅撲撲的臉蛋兒 著實的讓人喜愛

「程爺爺 外面 外面 書院外面 有個奇怪的姐姐 嘴裡面說著一些嘰里咕嚕的話 二丫聽不懂 你快去看看 那姐姐好像是找你的 」二丫跑過來 報告了這個異常情況 她從山下放羊回來 就遇見了那個奇怪的姐姐 總算從她那蹩腳的漢語言中 聽出了程丹陽三個字兒 立刻跑來報告敵情了

奇怪的姐姐 嘴裡說著嘰里咕嚕的話

程丹陽一聽這形容 立刻一拍大腿:「遭了 」茶也不喝 圍棋也不收 連嘴裡面的花生也立刻吐出來 拉著二丫問 那姐姐現在在那裡 二丫指著玉山書院的大門 老程就奔命似地奔跑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