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三章李承乾吐露心扉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剛才去變態團伙哪兒轉了一圈 思想都受到了衝擊 馬背上的酒囊里有裝滿了高濃度的白酒 李承乾拿出來咕嚕嚕灌了一口 打了個酒嗝 臉蛋兒瞬間紅撲撲的 望著陳華 「華哥兒 孤越來越看不懂你...

董廣帶著參觀完了南山牧場在南山腳下圍起來的圍欄裡面 幾個獨立小牧場 陳華先是對南山牧場這批人 純粹的欣賞 欣賞他們無意間 就闖入了某個未知的學科 並且已經頗有建樹 到最後參觀完之後 發現南山牧場裡面 不但有專吃草根的馬 還有矮小的侏儒馬 董廣笑談此類馬是他們專門為長安城那些寵物店準備的 只要送過去 肯定受長安城喜歡養寵物的貴族歡迎

除此之外 他們也培育有抗寒的馬 國內和國外雜交的馬 家馬和野馬繁育的馬 品種有六七個 都還在繼續研究中 最終只要能夠得到想要的馬駒 此項研究就算大功告成

都是人才啊 不動聲色 荒廢了整個南山牧場 就是在搞這些別人都不認可的荒唐行為 全大唐 恐怕也只有陳華一個人欣賞 並且佩服他們

參觀完之後 董廣把那虧空的兩萬貫錢原有 給陳華彙報了一遍兒 大抵都是花錢用來買那些比較奇特的馬用作研究 太僕寺不支持 他們只有靠外債先欠著一直不放棄研究 因為他們相信 一直糊弄下去 說不定有一天就取得矚目的成績

事實上 他們已經取得了矚目的成績了

遺傳學的研究 整整提前了多少年啊

弄明白了那虧空的錢是如此虧出來的 陳華淡然一笑已把此事兒忘記 用兩萬貫 得到五個科學怪人 他賺翻了

繼續在南山牧場裡面參觀 董廣陪在身邊 馬醫和關草料的都繼續工作去了 董廣問太子和侯爺要不要打獵 牧場靠西北邊 有一塊天然的牧場 還沒有因為後天培養吃草根的馬拿出來貢獻 裡面有不少野味兒 運氣好還能打到一隻從南山上跑下來的虎豹

李承乾興沖沖地想要會挽雕弓如滿月 陳華搖頭婉言拒絕了 打獵他是沒什麼興趣的 今年才被南山牧場的驚喜驚住 他想留點兒精神回玉山後找蘇勖和程丹陽老先生喝酒 要把今天遇見的高興事兒和他們說一遍 不說不行啊 老李送給他一個天大的紅包 值得慶賀

董廣聽了連連點頭 初次見面時 他以為藍田候是個愛說大話的傢伙 直到後來他認真聽取牧場官員提出的各項意見 並且接受他們搞著外人以為不務正業的研究 董廣算是真正認識了藍田候 年輕能幹大事兒 知道的太多了 就好比他們口中所說一代交配后子二代的繼承性問題 藍田候嘴裡就給出一個很專業的名字 那叫遺傳不是繼承性 非常正規的說法就是 生物親代與子代之間、子代個體之間相似的現象 解釋讓人聽不明白 但就是那麼回事兒 子代遺傳了親代的特點 侯爺是文人 說話總是和他們養馬的人不同

以前替皇宮養馬 董廣私自聯合這裡的官員 幹上頭不認可的事 其實心面總是虛的 怕有一天不成功 上頭追究下來 可是要掉腦袋的事 現在變成藍田候當他們的東家 牧場的幾位同僚搖身變成了玉山書院的夫子 清閑了 不怕上頭追究了 還能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 美短錆虻某魷 是命中注們的人

「侯爺 老朽有句話 不知道該不該說 」董廣是個養馬的 說話也慥的很 直來直往 不會繞彎子 老董也算上了年紀的人 快六十歲 鬍鬚就像馬鬃一樣 人看著挺老

陳華點頭 沒有說出話 因為這樣會給人壓力 他喜歡別人在他默默當聽眾的過程中 把心裡話說出來

董廣考慮了很久 才道:「侯爺就不怕我們幾個人是在胡亂搞一通 就那麼相信我們以後一定會一鳴驚人 」

一鳴驚人 是侯爺參觀完了牧場后說的 南山牧場的五人 以後一定會名垂青史的 至少在千多年以後 或許教科書上會寫著 遺傳學的研究 在華夏唐朝時候就已經出現

陳華笑道:「說不怕 那是假的 當然 你們以後的確會一鳴驚人 我怕的就是 你們不能持之以恆 」

「這個請侯爺放心 我們五個人一輩子和畜生打交道太久了 已經捨不得放下這份工作 」

陳華點圖認可 道:「我還是那句話 南山牧場 就是我藍田侯府的產業 我們所有的人 都要齊心協力 以此為基 打造大唐朝一等一的牧場 讓全天下的人都莫敢輕視 我對你們有信心 對我自己也有信心 然而就在剛才參觀完之後 已經不是單純的信心了 而是期待著南山牧場會做大到什麼地步 」

李承乾旁邊白眼 大抵是鄙視陳華吹牛皮 天下那麼多牧場 南山牧場也不見得有啥優勢 不就是多出幾匹能吃草根的禍害馬 一些腿兒短小 適合女孩子玩的矮腳寵物馬 其他的 李承乾就沒看出啥先進

董廣當然是聽侯爺的激勵 而不是馬屁太子爺的不相信

「下官等人 一定不會辜負侯爺的期望 」

董廣拱了拱手 一臉虔誠道 藍田候比太僕寺的人好說話 而且待人方面也不錯 至少他們所有的人都覺得 南山牧場換成了藍田候管理 他們不會排斥

陳華和董廣又聊了會兒 提出了一些建議 當然也不讓他們什麼都拿來雜交 還是要選突出的有用的優良馬匹培育

臨走時 陳華牽走了兩匹矮腳馬 半米高的小馬 已經是成年個體 再也長不高了 估計董廣等人長期選哪種侏儒馬交配得到的後代 牽回去放玉山上當寵物養著 肯定是一道風景 說不定還會傳到長安城老李耳中 讓他心疼一陣兒

走的時候 南山牧場的六個馬官出來恭送 這六人陳華都認識了 他們被陳華委任為南山牧場的首席管理者 經費問題 自己會替他們解決 而且還有學生來拜師學藝 那群人歡喜不已 送走藍田候的時候 幾多挽留不願他離去 頗有相逢恨晚的遺憾

陳華只道來日方才 以後有的是時間交流

在回玉山的路上 李承乾偶有抱怨 說華哥兒又做了一件不明不白的事 前幾天撒的肥料 他至今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兒 現在又鼓勵一群人搞什麼研究 南山牧場那群吃飽了沒事兒做的人 把兩匹另類的馬折磨生下來一個畸形的後代 然後繼續培養那個畸形的後代再生育 十分變態 甚至可以說殘忍 尤其是看見拴在陳華馬匹後面那兩匹半人高的侏儒馬 李承乾就覺得吃不下飯 他們還討論的畜生可以如此 人可不可以通過選育 陪養出一些不同尋常的人 用作其他秘密的用途 想想李承乾胃部就受不了 酸水兒都吐出來了

這些都還是人么 或者 他們考慮的都還是正常人考慮的問題么

李承乾覺得自己剛才去變態團伙哪兒轉了一圈 思想都受到了衝擊 馬背上的酒囊里有裝滿了高濃度的白酒 李承乾拿出來咕嚕嚕灌了一口 打了個酒嗝 臉蛋兒瞬間紅撲撲的 望著陳華

「華哥兒 孤越來越看不懂你了 」

李承乾舔了舔嘴唇道:「你腦子裡總有許多別人想不到的想法 就好比這白酒 誰能知道 就通過簡單的蒸餾 就能蒸出醇香來 你讓青雀和三弟飛上了天 你讓玉山書院變成炙手可熱的勝地 你簡直無所不能 孤都不知道你那腦袋究竟是什麼東西長的 怎麼就那麼聰明呢 」

歪著腦袋 李承乾看了眼遠方的天空

「聰明了不好 父皇曾經給兒臣說過 太聰明的腦袋 容易從脖子上掉下來 」

想了想 李承乾還是把這句話說了出來 他掙扎了很久才說出來的 同時斜眼看著華哥兒 希望他別因為自己說的這句真心話和自己鬧翻

「太子是想說 木秀於林 風必摧之吧 」陳華笑問道 李承乾能對他說這番話 已經不僅限朋友之間的關係 更深層次的 也只有真正關係你的人才在乎你的死活 事實上 當李承乾說出此番話時候 陳華其實是感動的

李承乾閉上嘴 其實按道理 他不是應該說剛才那番話的 因為他覺得自己和陳華好像是亦師亦友的關係 又在老李身邊耳濡目染久了 好意提醒而已 他也是怕陳華某一天就被砍了腦袋 自己一個肯定會孤獨

「華哥兒 你可別誤會孤的意思 孤其實是多慮了 」李承乾立刻解釋 居然都結巴了 這傢伙天生就不是舌頭花花的人 甚至一點兒太子睿智的風度都沒有

「我知道 」陳華鄭重地說道 如果李承乾沒有說剛才那句話 陳華僅僅是和他要好而已 算不上可以賣命的那種交情 不過既然李承乾說了剛才那句話 對於這個看起來溫厚無害的太子 陳華都覺得可以深交

嗯 李承乾以後如果當皇帝了 自己肯定是心腹 陳華是這樣想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