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二章接管南山牧場(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終於把有些能吃草根的馬通過選種給留了下來 然後繼續雜交 才能有今天小規模的培養出一種若是放在草原上 那絕對是能毀掉整個草原的變異物種 高手啊 真正的遺傳學高手 居然躲在南山牧場里...

千匹馬 爆發出為爭奪食物的狂躁 頗有難馴的野性 遠遠觀看者 不管是南山牧場幾位以前廄牧署的官員 還是李承乾和陳華這兩個初見者 都被眼前這一幕 深刻震撼他們的視覺觀

李承乾咽了咽口水:「這不可能啊 那裡有馬不吃草料 而專門搶草根吃搶瘋了 孤從來就沒見過此事 今天真是開眼了 」

李承乾自稱孤 大抵是把他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廄牧署那幾個官員 被李承乾那聲孤給嚇著了 立刻撲通就跪下來:「下官等不知是太子 還請太子贖罪 」李承乾現在是想低調都不行了 別人認出了他來

李承乾擺擺手:「都起來吧 爾等今天真是讓孤開了眼見 」

「謝太子 」廄牧署可沒有陳華面對李承乾時隨意 大唐朝未來的** 能屈身到這地方來參觀 已經是很給南山牧場長臉了 當然 他們也是眼拙 沒認出來 李承乾其實幾年前就隨著長孫沖偷偷來這裡打過獵 當初還因為馬匹的事情懷恨在心

和李承乾的震驚比較 陳華相對而言要淡定不少

沒想到南山牧場 還有這麼一手底牌 真是讓所有的人都出乎意料 而且 陳華當然也不是無知的人 他知道 南山牧場這批圈養在圍欄裡面的千多匹馬會有多麼大的價值

「董大人 能說說 你們是如何培育出這一千多匹只吃草根 不吃草料的馬 」腦袋裡其實已經有一定的猜想 希望是正確的 南山牧場下了血本 根據一代代的培養 終於把有些能吃草根的馬通過選種給留了下來 然後繼續雜交 才能有今天小規模的培養出一種若是放在草原上 那絕對是能毀掉整個草原的變異物種

高手啊 真正的遺傳學高手 居然躲在南山牧場裡面 玩起來雜交選種的事

董廣也不作隱瞞 一五一十 道:「能吃草根的馬 如果不是機緣巧合 我們也是不會培育出來的 而且就算到現在 這些吃草根的馬也有不穩定的現象 有些時候 他們還是要吃草料的 只有把它們繼續繁衍交配 得到的馬駒 才能萬無一失的吃草根 說到培養出這一千多匹怪馬 其實也是巧合 當初我們南山牧場 還處在能夠給軍隊提供優良戰馬的年代 從突厥草原上 引進來一批比較珍貴的突厥戰馬 後來發現當中有幾匹馬喜愛吃草根 而他們繁殖生下來的二代馬駒 也有吃草根的現象 甚至還比一代吃草根更嚴重 於是我們就想 會不會吃草根的馬和馬交配之後 生下來的第二代馬就有吃草根的現象 這種現象 我們大家想不出什麼原因 就默認為繼承性 而且第二代的繼承性比他們的父母還要強烈 吃草根的現象更厲害 於是我們又想了 如果把同樣有繼承性的兩匹子二代馬關在一起交配 得到的子三代 會不會有更加強烈的繼承性 如果一直繁衍下去 是不是能夠培養出 完全吃草根的馬呢 當初我們就是有這個想法 所以就開始研究這個問題 而且 我們還花大價錢 去天下各個牧場 專門找那些比較特殊的馬用來兩兩交配 看能夠培養出具有一代各種特點的子二代 同時 我們還發現繼承性 並不是生下來就有的 有的繼承性 也可以通過後天培養 就像剛才你們看到的那些在外面草場上跑著的馬 他們就是通過不給吃草料 然後慢慢變成開始吃草根的馬匹 我們正想著 讓那些馬匹交配 看生下來的二代是否有吃草根的習慣 」

說道這裡 董廣頓了頓 他見藍田候聽自己說話 眼睛越來越亮 覺得藍田候真正在聽他講話 做出的事能得到認可 他有頗有成就感 其實 這個想法 他們告訴過太僕寺的人 結果被胡亂罵了一通 說是奇淫技巧不是正道 認真養好馬才是真的 夢屈 道:「有些馬耐寒 有些馬耐力好 有些馬觀賞性很強 我們只要選取其中突出的馬匹 用來讓他們交配生齣子二代 然後子二代和子二代繁衍 生齣子三代 數代之後 選出最優秀的馬匹作為成果 這絕對是一項改革牧場的大工程 在西面草原上 突厥人都知道抓野外的馬和家馬交配生出一種叫汗血馬的寶馬 我們為何不選取有些馬匹中 優良的性格進行培育 肯定也能收穫意想不到的結果 這一千匹能吃草根的馬 再給一年時間 生下的小馬駒 如果隨便放到以游牧為主的國家 他們強大的生存能力和繁殖能力 不出三年 絕對能讓一片草原枯竭 他們就是草原的蝗蟲 能成災的 」

董廣不是危言聳聽 而是有理有據 南山腳下劃出來的圍欄裡面 所有的草根 都被吃草根的馬刨出來吃了 要是把這些馬放出去 整個藍田縣所有的農作物 肯定都要受危害

說話的時候 董廣繼續給那些圍在圍欄裡面的草根馬喂草根 其實這也是後天培養的方面 能夠讓草根馬完全淪為吃草根的孽畜

聽了董廣的回答 陳華很想放聲大笑

對 開心的笑 大聲的笑 得意的笑

太僕寺給了他一群已經研究了幾年雜交馬的人才 老李送給了他一個以後註定要揚名天下牧場的南山牧場

他們口中研究了好幾年的繼承性 其實就是遺傳

對於遺傳 陳華並不陌生 知道那是兩個單獨的個體 通過結合 把身上的許多特點遺傳給後代 而且後代會出現更加顯著的想象

「董大人 各位大人 南山牧場 雖然是侯府產業 但就算交給了侯府打理后 也絕對不會影響你們繼續對馬匹雜交的好奇心有衝突 你們可以隨便按照自己的意願 對任何東西 進行雜交培育 不止是馬 豬、牛、羊 都可以選出最優良的品種 侯府會給你們絕對的支持 格物院也給各位絕對的支持 也就是從現在開始 幾位大人已經是格物院專門研究畜牧培育的夫子 格物院會給你們專門的經費研究 」

絕對的人才啊 如此輕鬆的就收入帳下 去那裡找這樣的好事兒啊 陳華大肆拋出橄欖枝 玉山書院的師資力量又壯大不少

董廣和其他馬官都不相信 他們養馬的 還能當夫子

「侯爺此話當真 」董廣一個人代表全部問一聲是不是真的

「千真萬確 以後 南山牧場會成為玉山書院的一處研究各類動物新品種的地方 幾位大人就是這裡的夫子 過不了幾日 會有學生來做你們的下手 幾位大人要把掌握的經驗教會他們 」

「這 當然是應該的 」董廣激動道 其餘幾人也是頗有激動

陳華看了看遠處 似乎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圍欄圍起 形成一個個小型的牧場:「董大人 這些吃草根的馬 肯定不是南山牧場幾年下來 培育的一個品種吧 」

「不是 不是 我們還培育了一些馬 雖然有些奇怪 但是還有繼續培育的價值 侯爺請隨我們前去看看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