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八章未見面的岳母大人來信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快點把車裡的肥料撒完 完事兒后 陪我去南山那面一趟 」 李承乾「哦」了一聲 馬車裡還有那麼多華哥兒說的肥料 自己要加快進度了 「華哥兒 你去南山做什麼 」幹活兒的時候 ...

春種的事情還在加大人手支援,玉山腳下就有幾百戶農戶,十幾個莊子,其他玉山外其他地方,加起來一千三百多戶人口耕種,這都是陳華的食邑之地,除此之外,還有那麼多封地,都要種東西才能收穫啊,說白了,給玉山書院的學生放假,也是給自己放假,陳華幾乎天天都貓在田裡面,早出晚歸吃在田間 田裡有早種的種子已發芽需要灌溉,從南山引水的溝渠已經疏通,惠及幾百戶農戶水利工程立刻開缺口灌水,農戶忙耕種,陳華自己也忙,今年播下的種子,因為不是玉山書院立志培育出來的雜交水稻,農戶們將去年留種的種子繼續種在地里,如果按照以往的管理莊稼的經驗,今年畝產肯定提不上去,於是陳華想了辦法,決定對所有的農田施肥

所謂的施肥 就是在稻子發芽后十天左右 給所有的稻田撒一層自製的肥料

現在的技術,弄出肥料還有一定的困難,但撒一些合成肥,則不存在技術性難題

莊戶上每家每戶,都堆著去年收穫了黃豆、綠豆之類豆類作物的莖稈堆放成草垛,平時主要是用來生火,柴禾直接點燃比較困難,拿一點豆萁合著燃燒很容易點燃火

用豆萁生火,這其實是大材小用了 侯爺的話語權,已經算是聖旨了,陳華在藍田縣放出一句話,藍田縣的農戶,家裡有豆類作物收成后莖稈扎困堆起來的人家,全部將這些莖稈切成細碎的顆粒,攪拌富含磷的礦物質,當然,碳酸鹽是由玉山書院提供,地理學知識非常豐富的蘇勖提供了長安周圍的某些地下溶洞,裡面能找到陳華需要的碳酸鹽礦石,然後按照每畝水田當量,按量潑撒,在沒有尿素和有機肥之前,這種方法是改善土壤富含礦物元素的笨辦法,增加畝產是必須的

施肥助長,是陳華想出來對付田裡面稻子增產的方法,也只有他的藍田縣,陳華才會如此用心去幫忙解決一些憑現在的技術能解決的問題,哪怕是到了秋天,每畝田能多收穫幾斗稻子,全部算下來 那都是高產啊,超過去年的總量 至少農戶們不用勒緊肚皮過生活

陳華乾的事情 都是莫名其妙的 往往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這樣做 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

當然,這樣中,也要找人詬病的 因為所處時代的差異 陳華做出另類的事 別人不理解 總覺得他在拿藍田千多戶人口的活命糧食開玩笑 只顧在田地裡面胡亂搞一通,就算出不了成績他也餓不死苦的是藍田的農戶 暗地裡有笑他瘋子的 也有笑他不知所云的 這些話 別人說說就算了 瘋子就瘋子吧 只要堅持稻子收穫之前 三道肥施下 出成績也不需要別人知道 反正秋天糧倉裝滿別人羨都羨慕不來

有人嘲笑陳華是瘋子 研究奇淫技巧上癮兒了 也有人說他太獨大 因為他的一句話 藍田縣每個莊子都要把豆萁切成顆粒攪拌某些不知道的從地下溶洞裡面采出來的礦石撒在田裡面

陳華這個瘋子,在藍田搞農業,李承乾成了一個瘋子,跟在他屁股後面鞍前馬後

撒肥料 李承乾非常拿手 一個木盆 裡面和著已經拌好的肥料 踩著水 往已經發芽露尖兒的稻田裡面均勻撒下 李承乾是相信陳華能創造奇的 說不定如此奇怪地搞了之後 田裡面的稻子坐花結果都能趕超以往絕對的大豐收

「華哥兒 孤算是服氣你了 有膽子頂住朝臣施壓給玉山書院的學生放假 還有膽子親自跑田裡面來照看莊稼 全長安那麼多的侯爺、公爺 你是第一個敢下田勞動的人 話說 這肥料撒下去 真的如你所說 每畝良田 至少增產三成 你不會是唬孤吧 」

手裡面是木盆 已經撒完了幾畝田 坐在田埂上 看著陳華挽著褲腿 在田裡面扶正那些長歪的稻苗 李承乾就唏噓感慨 他已經來玉山書院快大半個月了 自從上一次早朝一鳴驚人之後 李承乾繼續在玉山書院接受教育 每天和陳華下玉山 到田裡面滾打一番 中午送飯的是那個溫柔的婉兒師娘 頗有五柳先生筆下種豆南山的田園意境

「對了 華哥兒 哪天上早朝時 孤那番話夠不夠你說的王霸之氣 孤覺得 自從哪天上朝孤壯著膽子發表一番感慨之後 孤這心面就從未有過的興奮 你說孤以前是不是太惰了 不然為何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就要高興幾天 」

李承乾沒臉沒皮說著 草長鶯飛二月天 田埂上的草根還是頗多的 太子爺扯了一根甜草根咬嘴裡 抬頭望著玉山腳下的藍天 藍藍的天 白白的雲 暗嘆生活在藍天白雲下的人兒是多麼幸福

陳華白了他一眼:「快點把車裡的肥料撒完 完事兒后 陪我去南山那面一趟 」

李承乾「哦」了一聲 馬車裡還有那麼多華哥兒說的肥料 自己要加快進度了

「華哥兒 你去南山做什麼 」幹活兒的時候 閑著無聊 李承乾隨口問著 南山那兒盛產竹子 每年長安城不少爆竿都是南山竹做的 下面有一條流過藍田的渭水支流環山流過 圍繞著一個天然的馬場 裡面還可以打獵 幾年前 閑著無聊去逛了一番 至今印象不怎麼清晰 但記得打獵的時候 管理牧場的廄牧署那般馬官 把自己戲弄了一次

「南山那兒有個牧場 聖上決定將它交給我打理 想過去看看情況,聽說南山牧場,被廄牧署的人管理的烏煙瘴氣,每年都要賠不少錢進去,我得過去看看,南山牧場究竟是什麼樣子 開春以後 牧場的母馬幾乎都要產崽 要是現在都不抓緊接過手好好打理 等廄牧署那幫人把今年的馬崽子喂死一批 那就虧大本了 」

李承乾一聽就火大了:「廄牧署那幫人 那裡是養馬的 孤前幾年去的時候 南山牧場那兒就找不到一匹好馬 孤打獵時說要一匹腳力好的黑馬 結果牽來一批雜毛馬 還說是牧場最好的 笑死人啊 廄牧署那幫傢伙就該拉出去砍頭 對了 華哥兒 我聽說突厥人的牧場都有養豺狼虎豹什麼的 你要是接手南山牧場 也養幾隻大蟲在裡面 孤好過來打獵 讓你見識孤會挽雕弓如滿月 一箭射死一頭大蟲 」

「滾 」陳華直接開罵 還大蟲呢 真不知李承乾腦袋裡都是些啥天馬行空的思想 陳華沒好氣兒道:「要不要我給你養頭獅子 馴服的能聽懂人話 你讓它趴著 它就不敢站著 你騎在它腦袋上 它還低聲下氣乾嚎叫你大爺 」

「獅子是什麼 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

「比老虎還威猛的傢伙 」

李承乾嚇住 老虎已經是百獸之王 還有比老虎更厲害的動物,李承乾腦袋裡思來想去,就是不知道獅子從那本書跑出來的

陳華笑著說了一個「非洲 」然後就沒有下文 遠處 公孫婉提著食盒踱步而來 每天到了送飯的時候 公孫婉都怕陳華餓著 早早就做好了可口的飯菜帶來

她覺得陳華是個不聽話的孩子 叫他不要下田耕種 那是女人家的詩 結果陳華那傢伙理直氣壯反駁 不會耕地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公孫婉敗退辯論不過他 再說了 李靖老爺子也下地耕田 只是別人不知道而已 公孫婉作為他的女兒 這事兒還是紅拂告訴她的 軟耳根的李靖背地裡還有這些不為人知的事 又有那個敢嚼他的舌根子 李靖還不提著寶劍上門討教 過兩招 李大爺扛劍出門 深藏功與名

一到吃飯時間 李承乾就是餓死鬼投胎 施完肥立刻丟掉木盆跑過去迎接公孫婉 他嘴巴也甜 一口一個師娘 叫的公孫婉掩面羞澀 公孫婉知道李承乾太子身份 這種人都是高高在上存在 現在接觸多了 發現他連二丫都不如 至少二丫機靈懂得欺負人 李承乾是被人欺負,比起見過的李泰和李恪 婉兒心裡做了個對比,同樣是王子,寬厚沒有壞心眼,至少現在還是嬉皮笑臉的李承乾要討婉兒喜歡

所以 給李承乾準備的飯菜 也是份量最足的 每頓都有雞腿 玉山腳下莊戶上的農家養了不少雞 整天滿山跑 那肉做出來叫一個香字了得 欣然接受李承乾師娘的稱呼 做師娘的 愛護丈夫的弟子那是應該的

吃過飯,李承乾為了不打攪人家小兩口恩愛,自覺跑去收拾碗筷,拿著木盆裝上肥料跑田裡施肥去了

二月的天氣 陰晴不定 今天的天氣沒有往日的熱 乾草鋪在田埂上 坐著的時候也能感受春天的風吹過臉舒服

婉兒每次來送飯 走的時候 都要和陳華說會兒話 大多都是關於二丫的 二丫現在成了放羊的小女孩 過年的時候買的那幾頭羊羔 小丫頭趕著在玉山腳下四處放養 話題最多是罵二丫太懶 人賴 放的羊也懶 跑農戶小麥地裡面吃抽麥惠的麥子 吃飽了還不肯出來 還是幾個人抬出來的 你說氣不氣人 可氣的是二丫居然也在麥地裡面睡著了 可笑啊

二丫的故事 說三天也說不完 陳華笑著聽了之後 公孫婉的語氣兒突然就變得婉轉 頗有支吾:「我娘來信了 」

陳華愣住:「你娘 」

公孫婉看著他 大而亮的眼睛 那是多麼漂亮 她又一雙明亮的眼睛 如黑寶石鑲嵌在白玉上

公孫婉當然有娘 也有自己的娘家的人 只不多前幾年嫁到長安來了 這年代 嫁出去的女兒就如同潑出去的水 幾年不回家 不和家裡人來往也常見

「妾身家本是洛陽人 當年長安安樂坊白家有恩公孫家 所以妾身就嫁到長安來了 因為實在是無法抽身回去 妾身已經幾年沒有同家裡人聯繫了 」

陳華頓悟:「那你娘來信寫了什麼 是不是讓你回去 」

公孫婉抬頭 瓜子臉 精細眉 淡妝打扮 百看不厭 美人其實就是如此

她咬著牙 聲音很小:「我娘 我娘來信說 她不同意這樁婚事 說我私自做主私定終身 她沒這麼丟臉的女兒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