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六章農家少閑月(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經驗 會教會一批批的年輕人如何翻地播種 直到死去 農村就是如此一代代延續自食其力的精神 「侯爺 」老人家想要跪下 陳華立刻制止了 謝韞和公孫婉乖巧地讓開 老人家就坐在陳華身邊,皮...

幾十個農戶,端著酸梅湯,拿著肉餅包子,就蹲在路邊幾顆樹蔭下休息

他們嘴裡議論著 原來那位短打青衣的人就是侯爺啊 他居然親自送來中午吃的東西 看著年輕,說話和氣,不像有臭脾氣的貴族老爺,能在這樣的老爺眼皮子底下討生活也容易的多 於是農戶們心裡對侯爺一陣好評 酸梅湯喝著 就不感覺有先前那麼渴了,而且渾身充滿了力氣,等會兒幹活准能出成績

二丫找來一堆乾草鋪樹蔭下,然後拿著包子,餓瘋了,不顧吃相,抓了抓貼在額前的頭髮,喝一口酸梅湯吃一口包子,小丫頭賣之前,肯定受過苦,所以很珍惜糧食,絕不出現浪費的情況,連掉乾草上的餡兒,都要拾起來丟嘴裡吃了 婉兒和謝韞坐在了陳華左右手邊 兩個女人 都是屬於那種內斂美 胚生就是出色的美人兒 哪怕是和莊戶上農家女人穿一樣的荊釵素衣,天生麗質的陽春白雪是不會輕易被遮掩住的花容月貌,兩個小娘子羞羞答答,落外人眼裡 她們都是侯爺夫人 代侯爺到田裡勞作來了 農戶的眼裡,家裡能有一個這樣賢惠的婆娘 那就是一樁美事 侯爺一次就取了兩個,侯爺真是有福氣

莊子上 淳樸的農戶們八卦聲 小小地傳到了兩個女人耳里 兩個女人同時低下頭吃著餅子 不知道想那兒去了 耳根子紅的 就像那兒被人親了一口

都是臉皮兒薄的女人啊 一句話就羞成這樣 要是當眾摟摟抱抱 指不定變成一個紅人兒了

眯著眼睛 看著遠處田裡面掄鋤頭的程處默出賣勞力翻地 高寶藏打窩子 李承乾後面丟種子 三人儘管學耕地很生疏 不是泥土沒鏟碎 就是種子丟窩子外面 連忙用手刨 看他們喜劇的表演 老半天才弄出一行 陳華暗自決定 春種這一個多月 天天讓他們下山來勞動 還不愁改教不了

心裡決定了 就不會去想李承乾的太子身份程處默好歹也是個小國公 要是被人知道拉來種田,指不定上朝會被參一本 不過他們現在是玉山書院的學生 一切就得按照書院的教育模式培養成材,種田也是一種鍛煉

有個年老的農戶端著一碗酸梅湯過來,他見到了陳華,老人家臉上寫滿了歲月滄桑的皺紋,看年齡七十歲都不止,下地幹了活兒,比年輕人都還精神

這樣的老農 在莊戶上 就是一個寶 他有許多種地的經驗 會教會一批批的年輕人如何翻地播種 直到死去 農村就是如此一代代延續自食其力的精神

「侯爺 」老人家想要跪下 陳華立刻制止了 謝韞和公孫婉乖巧地讓開 老人家就坐在陳華身邊,皮膚松垮的手掌端著碗,渾濁暗黃的眼神愣愣地望著遠方:「灌溉農田的溝渠被淤泥堵住了,播了種的稻子,發了芽,要立刻放水灌溉,不然地燥天熱,兩天光景就會熟根,肯定要死一大撥 玉山不能開採玉石 莊戶上的男丁 稍微有力氣的 都到了作坊裡面賺錢補貼家用 留下老弱病殘,能把田裡面種上莊稼,已經不易,灌溉農田的溝渠,侯爺一定要想法子疏導通順,否則農戶們辛苦的春耕就白費了 」

老農閑聊家常一樣 和平易近人的侯爺聊著莊稼的事 畢竟莊戶上的農戶 都是在為侯府勞作 每年莊稼收成了,會拿出很大一部分上交侯府 說白了 這些莊戶 都是藍田侯府養的下人 只負責種田 收成了 留下很少的過活日子,根本就沒有餘糧

陳華承諾道:「明天 我就讓人把溝渠疏通 讓灌溉的水源流進來 」玉山書院有那麼多學生 帶著一批下來搞農業也是極不錯的選擇

沒想到侯爺爽快答應了 老農哆嗦地說了聲:「老朽代莊戶上百來口人 謝過侯爺 」老農說完就把手中碗放下 吆喝著吃飽了喝足了 就準備幹活了 貴人們能耍 莊稼漢不能休息 老農在這幾十號農戶中還是有威望的,他這麼一吆喝,許多人都拿起來工具,婦人們提上籃子,準備繼續耕種

日照當空,應該是正午時間,此刻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耕種也不忙這一時半會兒,就在那群農戶收拾工具,婉兒和謝韞也拿上了籃子準備一起出去勞作時,陳華看著他們成群結伴 全然不怕天空中的驕陽,這種天氣,老年人身體不好中暑了怎麼辦,於是自己出面 很人性化地說了一句:「大家都回來休息吧 等過一個時辰在下地 」

眾人面面相覷地看著侯爺 再休息一個時辰 貴人們不都希望莊子上的農戶一整天拚命的幹麼

陳華確信自己不是頭腦發熱 讓這群從小就養成早出晚歸 終日勞作的農戶適應所謂的午休 他也知道那群農戶全聽明白了自己的話

「休息吧 天氣太熱了 雖然是初春 但帶來的酸梅湯不多 等會兒要勞作到夕陽西下 時間那麼長 人疲了 種莊稼就會不上心 」這群農戶都是老弱病殘 偶爾有幾個男丁 年齡也在四十歲以上 陳華其實是不忍心看著他們現在就出去幹活兒,要干三個小時才能回去

先前那談話的老農看了看侯爺 終於說了句:「聽侯爺的 那就休息吧 養足了精神 今天晚點兒回去 」

老農是莊戶上的老把式 他說話眾人就聽 大家一致叫好 放下鋤頭籃子 許多人抱來乾草墊地 然後三五成群地躺在路邊樹蔭下休息

這面呼聲很高的休息聲 把遠處正在刨地的程處默羨慕的要死 李承乾熱著了 吐著舌頭 丟種子的時候老不專心 先前的新鮮勁一過 他就堅持不了多久 堅持了沒一會兒 終於丟了籃子 瘸跑過來

「累死孤了 華哥兒 孤也要休息 」李承乾躺在乾草上 看著頭頂的天空:「真藍 」

「太子覺得累 」周圍沒人 小聲說話 不會有人聽見

李承乾認真點頭 嘴裡面嚼著一根甜草根 是二丫給他的 瞬間讓李承乾覺得宮裡自己的妹妹 還沒有二丫一個人乖

「累 全身痛的要死 皇宮中 父皇和母后都開墾有一塊小田 每年春天會帶著我們一大幫兒女種田 說那是千百年傳下來的農耕不能忘 可惜孤從來沒像今天一樣賣命地干過 」

陳華細聲道:「那太子可知道 大唐有多少農戶 」

李承乾面露難堪 他雖然是太子 可從來就不參政 那裡知道大唐有多少農戶

陳華給陳華伸出兩個手指:「兩千萬農戶 」

「兩千萬 」李承乾吃了一驚:「那麼多 」

陳華點頭:「他們如今和你一樣 也在烈日下不停地耕種 甚至中午有的人連一口茶水和餅子也吃不上 」

李承乾聽了自覺愧疚:「那他們真累 」

「他們不累 」陳華反駁李承乾的感慨

李承乾坐起來 疑惑道:「他們怎麼不累 孤做一會兒就累了 」

陳華搖頭:「因為 你父皇還算是個明君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