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三章無良紈敗家子李承乾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育的人.呵.那我們可真是天涯淪落人.」 謝韞沒見過李承乾.見他頭上包著紗布.杵著拐杖.腿兒明顯是瘸.玉山書院有很多長安城的紈子弟.身後都有通天的背景.像.杜荷、程處默.之流的人.謝韞都見過...

李承乾腦袋上包著紗布.杵著一根拐杖.腿兒走路也不利索.他就這副傷殘人氏的裝扮.被人送到了玉山書院屬於陳華單獨休息的房中.淚眼婆娑.滿腹委屈地把老李將他狠狠揍了一頓的故事說了一遍.

他那裡知道.平日里看起來不會動怒的父皇.怎麼突然就施暴了呢.而且自己的母后出面勸解.結果都被呵斥了出去.任由父皇將他打了整整一個時辰.直到他自己哀嚎不出任何聲音.父皇才扔掉了棍子.憤憤罵了聲:」不成器的傢伙.以後再說這種話.直接打死.」自己才倖免厄難.

李承乾覺得自己委屈.好不容易實話實說.自己不想當太子.結果就引來如此強烈的反彈.

不當太子也有錯啊.自己本來就不是當太子的料嘛.

李承乾甚至還想反駁.如果自己當太子.以後成了昏君.步前朝的後塵.這種背負千古罵名誰來承擔.

越想越覺得委屈.傷殘人士李承乾乾脆道:「華哥兒.你給孤想個轍.孤如果不想當太子.有啥辦法搞得孤名聲狼藉.然後群臣都會在朝堂上彈劾孤.」

陳華正在吃著核桃.同情他又覺得他活該.如今聽李承乾破罐子破摔.他選了一顆核桃.砸李承乾腦袋上:「你脫了衣服.去長安城裸奔一圈.你的太子之位自然就被廢了.不過.你以後也沒臉見人了.」

李承乾:「」

都不知道該怎麼教育李承乾了.丫.多少人想當太子.還沒機會排到他.自己身來就是儲君.還不懂得好好珍惜.偏偏要和老李較勁廢儲.這不是在老李的臉上打耳光嗎.李承乾這傻缺.還真不知道.儲君的廢立.會引來朝臣的恐慌.甚至一國的社稷安危么.

「聖上讓你來格物院辦班學習.這事兒.你自己看著辦吧.聖上下了死命令.如果回皇宮之前.你還沒有任何改變.我也要連帶受罰.」今天下朝的時候.老李私下請了自己去兩儀殿.把李承乾送來玉山再教育的事情提了一遍.老李暴打李承乾的事.經過諸多封口.知道的人不多.畢竟是醜事兒.可不能像八卦消息外傳.

李承乾瘸著腿.找了張凳子坐下:「華哥兒.你看看孤現在的樣子.腦袋被打破了.腿也被打瘸了.渾身上下.外傷內傷大小十多處.你說還能放下心情學習么.孤就在你玉山休養幾個月.皇宮也不回去了.免得看見了父皇.他指不定又要打孤.再說了.父皇也不是沒給孤請過老師.弘文館那麼多學士.幾乎每個人都教過孤.不過孤太朽木了.學不進去.打骨子裡就覺得.整天被宮裡那群小霸王欺負.日子就這麼過著很好.你說孤這人是不是天生欠拾綴啊.孤乾脆改名叫李拾綴得了.」

「里啪啦.」一陣核桃雨在李承乾身上落下:「我不管你是不是朽木.既然你現在來到玉山書院.就別想活著走出去.聖上今天下了死命令.你要是改變不了.我也一併受罰.我可不想陪著你死.你是聖上的兒子.我是臣子.到時候.我一定比太子你死得慘.」

李承乾苦笑:「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他才說完.核桃雨又下了:「你這身體.先休養幾天.過幾天.我帶你去過好地方.」

李承乾眼睛一亮:「華哥兒果然夠兄弟.孤在你的玉山書院.簡直就是避難好地方啊.你放心.孤絕對忘不了你對孤的照顧.」

陳華很想讓李承乾傷上加傷.他也終於明白老李為什麼痛下狠手要把李承乾狠狠收拾一頓.就李承乾這種混吃等死.整天不務正業的德行.老李怎麼放心把江山交他手上.還不三兩年就荒廢了.

頭痛地看著李承乾撿起地上的核桃咬破咯吱咯吱吃著.陳華覺得李承乾已經是一塊砍了十八年的朽木.完全沒得救:「西院給你找了間房.以後你就住那兒了.」

「哦.」李承乾吃著核桃含糊道.

「給我爭氣點.滿朝文武.都知道你太子被送到玉山書院來了.你可是玉山書院第一批外招的學生.以後出去別丟了玉山書院的臉.你可是大唐朝的太子.以後的國君.你要是沒有作為.玉山書院的招牌就被你毀了.」重語氣地狠狠說了李承乾一通.陳華就準備把這傢伙趕出去.

李承乾懷裡兜著一捧黑桃.一隻手杵著拐杖.一瘸一拐往外走:「房間在那裡.孤也累了.想好好睡個三天三夜.你不知道.孤住在東宮.整天要面對一個不喜歡的人.每天晚上都會失眠.寂寞深宮冷啊.」

嘆了一口氣.陳華道:「出門找嚴寬夫子帶你去吧.要不是看在你是太子.身份特殊.早把你安排到南院學生宿舍和那些學生住在一起.你肯定更要失眠.」

李承乾咬著核桃一瘸一拐出去.

他還真把玉山當成避難的地方.

李承乾離開時.謝韞從外面走了進來.謝韞穿什麼衣服.都有一種才女的氣質.兩人碰頭的時候.傷殘人氏李承乾為她讓開了路.並且燦笑道:「姐姐好面生.也是玉山書院的學生么.不過.看姐姐的年齡.難道也是和我一樣.被流放到玉山書院再教育的人.呵.那我們可真是天涯淪落人.」

謝韞沒見過李承乾.見他頭上包著紗布.杵著拐杖.腿兒明顯是瘸.玉山書院有很多長安城的紈子弟.身後都有通天的背景.像.杜荷、程處默.之流的人.謝韞都見過.她皺著眉頭.把李承乾的樣子記下后.連招呼都不打一聲.直接邁進了陳華的房間.

李承乾沔后笑笑.咬著核桃繼續走著.

謝韞進了門,陳華正在裡面吃核桃,她隨意問了問:「剛才出去的是誰.」那人.她覺得好奇怪.被打成那樣了.居然還有心情吃核桃.居然還笑得出來.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

陳華回答:「一個無良紈敗家子.啃老族.送來玉山書院再教育.他身上的傷.就是被他老子親手打的.」

「嚴父出孝子,不打不成才.只是下手太狠了點.連腿也給打瘸了.如果以後一直是瘸的.那豈不是害了他一生.」謝韞坐在了陳華身邊.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若有若無地襲擊陳華的鼻子.讓陳華心痒痒.都想開口問那事兒究竟成沒成.沒成繼續接著完成.

陳華咬破一個核桃.聞著空氣中那淡淡的香味.心曠神怡道:「我要是他老子.我也這麼打.不成器的傢伙.多少人想著要把他捧上去.他自己自甘墮落.」

「他老子是誰.」

「老李.」

「老李是誰.」

「李世民.」

「」

謝韞想起了剛才走去的那個年輕人.他居然是太子.太子也能被打成這種慘樣.誰說帝家不嚴.簡直就是充斥著比外面豪門更血腥的殘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