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八章長孫的鴻門宴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休息呢.母后不必擔心.御醫已經看過了.只說偶感風寒.不適宜走動.」李承乾心虛地說道.甚至還偷偷看了看老李的眼神. 蘇嬋也就是李承乾的太子妃.不過關係嘛.外面盛傳兩人的相處並不融洽.都大婚一年了...

吃喝玩樂,賞花燈,逛夜市,猜謎語,看舞龍舞獅,都是元宵節盛大的節目.不過,眨眼間,元宵節的熱鬧,就在時間的消磨中,歸於平靜.

一年之計在於春.年後的日子.應該可以說是最忙的一段時間.李泰去吐蕃的日子已經定下.正月十八.據說是黃道吉日宜出行.加上車馬隨從和帶去的大唐工匠,有兩千人之多,隊伍龐大啊,已經讓吐蕃人感恩戴德大唐的友好.說不定寫史書的史官.肯定會大書特書.貞觀十年春.魏王李泰率眾入吐蕃.將大唐各種先進的科學技術和文化帶到了吐蕃.進一步促進了吐蕃國經濟文化的」發展.

元宵節哪天,長孫請進宮去吃鴻門宴,其實並不是借著宴會要對陳華來一曲項莊舞劍.她只是單純的把陳華和李泰.當然還有那個不成器的李承乾.甚至小小年紀就霸氣外露的李治.以及暴力女李藍藍一起請到後宮立政殿,還有其他一些小公主,就好比晉陽、長樂、新城.這些還沒嫁出去的人.說是宴請藍田侯,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家庭聚會,老李也抽空過來坐了一會兒.要說席間,斗的最火熱的,莫過於李藍藍和老李,以前還不怎麼覺得,乍一看,李藍藍是老李私生女的傳言肯定是真的,脾氣性格都一個樣,完全是不吃虧的主兒.長相也差不多.李藍藍的眼睛和眉毛特別像老李.紅唇兒小嘴很勾魂.生她的女人肯定是個大美人兒.

長孫的家宴.其實是很隨和的.吃吃喝喝.閑聊家常.老李坐鎮宴席.有他在.除了李藍藍.一群龍子龍女.都乖乖地溫文吃飯不敢大聲說話.吃飯完后.就是休閑時間.長孫把李泰叫到她身邊.淳淳教導一番.並且叮囑在外要好好照顧自己.猶有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的舔犢之情.李泰的兄弟姐妹也圍上來.叫著青雀哥在外面有啥好玩兒的都給帶回來.李治那傢伙甚至還欺負李泰.非讓他背著去李振殿轉一圈.不然以後就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欺負到了.

李泰為了撐起自己老大哥的形象.就帶著一幫弟弟妹妹去立政殿玩.李藍藍也不願留在這兒看老李那張討厭的臉也當孩子王.留下來.又不好意思撤退的就只有陳華、李承乾.這對難兄難弟.還有老李和長孫兩夫妻.

老李對李承乾的態度.就和李靖對李德獎的態度差不多.整天不務正業.丫.要不是看在是自己的血脈.肯定一頓亂棍打死.

有宮人送來飯後的果蔬和宮裡上好的香茶.果蔬是新鮮的荔枝和龍眼.還有些叫不出名字的果仁兒.當皇帝的生活就是享受.走那裡都是極講究的.如今這時節能吃上新鮮的果蔬.肯定是經過冷藏手段才保持的如此新鮮.

看著陳華那彆扭.不肯喝茶的表情.李承乾就偷偷暗笑.長孫終於在此時當了比較嚴厲地家長.語氣頗重地說了聲:「乾兒.今日為何不見嬋兒來用膳.「

「蘇嬋她身體不舒服.還在東宮休息呢.母后不必擔心.御醫已經看過了.只說偶感風寒.不適宜走動.」李承乾心虛地說道.甚至還偷偷看了看老李的眼神.

蘇嬋也就是李承乾的太子妃.不過關係嘛.外面盛傳兩人的相處並不融洽.都大婚一年了.甚至還沒圓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李承乾也被八卦成有史以來.第一位不近女色的太子爺.

老李一旁冷哼.長孫溫柔笑笑.後宮是長孫在打理.家事都是她去解決問題.「那你先回去照顧嬋兒吧.」

李承乾心裡真巴不得立刻跑到長孫懷裡撒嬌一番.膩歪著說甜言蜜語哄長孫開心.長身起立.對著老李拜了拜:「兒臣告退.」他腳底如同抹了油似地.飛快地逃跑.不過李承乾並沒有回東宮.太子妃可好著呢.沒病沒痛.只是李承乾不喜歡帶著她的身邊.他出了門.正好遇見李泰和一幫小屁孩.立刻就屁顛顛跑過去任人**.

李承乾死性不改.一天不被**一次.他都覺得渾身不舒服.賤皮.

李承乾走後.陳華就成了單兵作戰.在他面前的可是大唐朝最成功的夫妻.兩口子合起來.不管是男人女人.都歸他們玩轉整個天下.

正經八經地等著這對模範夫妻「噓寒問暖」.也做好了長孫拿自己發飆.順便坑自己一個月俸祿的事.畢竟李泰去吐蕃他少不了從中鼓勵.對方母親責問上門.只能挺胸脯承擔過失.

男主外.女主內.老李一般都是先說話的第一人.他和陳華談一些江山社稷的事情.就好比質疑陳華說索「海」的雜交水稻能夠畝產十石以上.冬天也能種出翠綠綠的蔬菜.火槍並不是最厲害的殺傷性兵器.用精鋼澆築口徑十寸的長筒.製作成火炮.能夠一炮轟開長安城大門.說實話.老李被陳華的言論嚇著了.感覺他就是個妖孽.腦袋裡想的東西.簡直就是天馬行空.老李接受不了.但心面也著實期待.自己的手底下還有這麼一個頭號智囊.大唐之福啊.

如果陳華能夠實現他說過話的.老李就是天天給格物院撥款研究都可以.他不能放著這個註定能讓大唐朝邁向前所未有輝煌的學院淪為沒有任何作為的腐朽機構.老李終於也開始慢慢相信.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這條古不變的定律.

談論完了國事.長孫就開始問家事.當然也包括陳華的婚配問題.淳淳告誡不能隨意行事.既然是貴族.就要有貴族的身份.長孫體諒陳華是從關外來到長安.一躍成為一個貴族的年輕人.想讓他進宮來學習貴族的禮儀和生活作風習慣是不可能.他已經滿了十六歲.不能「聽潮閣」隨意出入皇宮.只能好心地口頭承諾.撥給陳華幾個宮裡優秀的宮女.到藍田侯府改變那裡的風氣.

長孫估計是聽說了什麼.就好比藍田侯府的下人生活最優越.甚至還能偶爾聚眾小賭怡情.女僕也不怎麼管府中的事.洗衣做飯.甚至都是被一個叫婉兒的准侯爺夫人包攬.公孫婉這個民間女子.長孫肯定都有過調查.不然她不會說出婚配不能隨意.

當然.長孫的話.陳華都是左耳聽右耳就出.

同時.陳華也駭然.這個長孫還真是不一般的精明.就連坑他都是走不同尋常的路線.

↖^w^↗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