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七章話談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人,李靖都不會管他如何廝混,淡淡道:「你覺得,我們需要多少年,才能拿下盤踞在遼東的三國1 又是軍事上的問題,陳華頭疼:「不知道,至少要五年吧1 「五年。」顯然,李靖把陳華當成了一個可以...

紅拂被李靖抱進了房間,鐵漢子也有俠骨柔情的一面,眼中只有他老婆,雙手放在她後背和腿彎兩處,被人抱過的人都知道,這種抱人的姿勢是很享受舒服的,紅拂小鼾連綿,李靖溫柔地看著她,就好像第一次見面時候那種忐忑的喜悅。

愛情是很容易讓人回憶世間一切多年過去還是如當初那般璀璨。

「老天都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老爺子和岳母大人都是修了千年萬年的緣,才有今天這般恩愛,別人學都學不來。」功臣一般的陳華,被李德獎簇擁著走在李靖背後,軍神的情深意長有幾個人能看到,今天總算目睹了。

李靖把陳華拒在門外,等他抱著紅拂平放在床上,並且替她蓋上了被子之後,李靖才有空出來和陳華寒暄。

兩人走到國公府一處景色雅緻的園子中。

李靖沉默,陳華同樣沉默。

紅拂睡下了,做飯的事情落到婉兒身上,李德獎跑腿買菜招呼夥計,留下他們爺兩好好談談心。

「我們之間,不說謝1

李靖這句話雖然聽著不怎麼舒服,但是其中的感情,比說一千句謝謝還實在。

陳華很認真地看著他,嚴肅的表情,真是一個生活和工作都是板著臉的將軍。

「老爺子,如果有時間,找聖上談談心,以你的年齡,是該退下來在家裡養老了。」不說面子話客氣話,李靖的年齡是該退休了。

李靖看著他:「我退了,你來接班,若是你願意,老夫今日就向聖上交了權去1

好吧,陳華願意李靖繼續幹下去:「大唐不能缺了老爺子,遼東還有高麗、新羅、百濟三國,西面吐蕃也虎視眈眈,你還是繼續當你的大將軍吧1

「假。」李靖賞給陳華一個詞兒。

陳華欣然接受,和李靖談話,不像和老李說話還的注意分寸,完全就是長輩和晚輩,晚輩偶爾耍耍性子,做長輩的都能接受。

「嘿嘿。」陳華笑容燦爛:「不為別的,就為小子是老爺子女婿這一點,老爺子你再怎麼也得站在一線頂幾年1

李靖吹鬍子瞪眼:「準備好久成婚1

「還沒打算,不過,新娘新郎的衣服什麼的,婉兒都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1

「還是盡量早點,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藍田侯府,越來越家大業大,根基是自己打的,子孫後代總要有人享用才行,說白了,人戶活在世,就死為了生存和繁衍而爭鬥1

完全沒想到李靖還是一位看的比較透徹的人,陳華再想了想自己的年齡,nnd,二十六七在大唐的確算老男人了。

「那是,那是,小婿一定謹遵岳父大人教誨。」嘴上雖然這麼說,心面就不認為了,也不知謝韞那兒有好消息沒有,如果有好消息,那就證明自己一次中標,年底就能抱兒子了。

李靖白眼:「年後你打算怎麼走,畢竟你是才晉的新貴,根基薄,地位淺,要想在長安站住腳跟,就必須要靠無數的功勛積累,才能被人看在眼裡1

李靖這是在試探自己一年的工作計劃么。

「搬書院,修作坊,種良地,養駿馬,搞實驗,樂逍遙。」陳華心想,這總結肯定簡潔到位,李靖聽就能聽明白。

「胡鬧,大好男兒,豈能蝸居一縣之地,弄些不成文不成氣的玩意兒,改天,我就向聖上上書,讓他把你派到遼東去1

這老頭是不是早就想把我弄到軍隊去磨練他才肯放心啊,陳華鬱悶:「老爺子,格物其實也並不一定沒有用途,不防我和你打個賭。

「和你賭就是輸,太子、杜荷、程處默,長孫沖等人,在涼州的時候,那個沒有輸掉幾百貫銅錢給你,老夫俸祿少,沒那麼多閑錢和你打賭。」李靖板起臉,認真說話的時候,就感覺這老傢伙很不通情理,他要把陳華再次送到軍隊里去,不知道是不是想讓自己偷閑,心思還值得揣摩。

「老爺子不說還好,一說,我到想起太子還整整欠了我六百貫銅錢,這次進宮得找他把這筆前換來。」陳華想起了,李承乾還欠他的錢,今天恰好要進宮赴長孫的鴻門宴,順便把帳一併收了。

李靖不去管他們這些年輕人的瑣事,李德獎那賤人,李靖都不會管他如何廝混,淡淡道:「你覺得,我們需要多少年,才能拿下盤踞在遼東的三國1

又是軍事上的問題,陳華頭疼:「不知道,至少要五年吧1

「五年。」顯然,李靖把陳華當成了一個可以商談戰略的軍師級別人物,現在聽軍師都說要五年後才能去遼東一展抱負,李靖心裡就橫豎不舒服。

「五年還算少的,如果要穩操勝券,至少需要十年的光景,才能順利地拿下半島。」偶爾打擊一下軍事狂熱者也不錯,至少李靖被自己的話嚇著了犯起了嘀咕。

「半島,這名字,到是有趣,遼東三國的確處在一個三面環海的地方,叫半島沒錯。」李靖抓了抓自己的鬍子,問道:「軍事上,沒有絕對的勝利,就算評估了雙方兵力,地形,天時,軍心,國勢,後勤,戰場瞬息萬變,都不能真正說完勝,十年時間,就可以穩操勝券拿下半島,是不是太誇張了點1

陳華心裡覺得好笑,他說的十年時間,和歷史上唐太宗征討半島的戰爭吻合,不過,如今既然出現了他這麼一個妖怪,時間稍微往前面推一點點,那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看李靖如此狂熱戰爭,給他潑冷水罷了。

李靖若有所思地思考著,十年後,他是否還能領著兵去他一直渴望去的遼東征戰,這還是個迷,李德獎遠遠地跑過來,笑顏如花:「開飯了1

李德獎就站在遠處,面白兒的臉,的確遺傳了紅拂太多的基因。

李靖看了看他,沒說話,悶頭走著。

一輩子躲在長安城當太平兵,沒見過血,沒受過傷,就不是純粹的軍人,他還笑得出來,就證明從來沒有陷入過絕境,體會那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絕望。

「慈母多敗兒。」李靖很想說這句話,但是嘴巴動了動,終於還是忍下來了,李德獎於一旁沒看見老爹神態不佳,簇擁著陳華,屁顛屁顛跟後面說說笑笑,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