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章正道大昌

作者:木瓜  |  更新時間:2013-08-21 03:20  |  字數:3614字

?唐朝的佛教文化,可謂最鼎盛的時候,正統的和尚,也就是官僧,是屬於鴻臚寺下轄單位僧録司負責僧籍、度牒、戒牒的管理,同時僧録司還負責官立大寺院住持的任免,和尚也是吃官家飯的,每年從朝廷獲得大量的白銀細軟,朝廷養著他們的肥膘,大多數幹不了啥大事,只有少數幾個人,能夠忍受清規戒律為佛教文化的傳播做貢獻。網

辯機醒來的時候,他的師父道岳,慈恩寺現在的主持,在他房間里輕敲著木魚,嘴裡念著晦澀難明的經書。

道岳的年齡,沒有誰猜得出。

三年前,辯機在洛陽遇見他,被他三言兩語騙成了出家人,到現在就沒見過他老過,就連辯機都不得不承認,道岳是那種越看越英俊的男人,他親眼看見過長安城不少官家夫人偷偷在慈恩寺中對道岳暗度秋波,這些道岳都無動於衷,整天拿著木魚敲來敲去,辯機經常懷疑這妖怪是不是連自己都變成了木魚。

「你醒了。」道岳端來了一碗草藥熬成的中藥:「你曾記得,當年為師在洛陽遇見你時,給你說的那句話么!」

辯機把放在被子里的手悄悄地伸進了褲襠,那裡至今還隱隱作痛:「徒兒沒有忘記,師父說,徒兒命犯桃花,如果不度入空門,活不過二十歲!」

「你今年多大!」

「過了年,已經十六了!」

「你可記住了這句話!」

「徒兒,徒兒。」辯機結巴說不出話。

「孽障啊,孽障,我命中注定要當你師父,這是我的劫,醒來之後,去大殿面壁一年,抄寫《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直到面壁結束。」道岳盯著辯機的時候,讓他感覺自己的師父眼中一閃而過的痛恨,辯機還是第一次看見道岳有感情地對待一件事。

「把草藥喝了。」道岳端著中藥坐在床邊,親自服侍辯機喝葯。

辯機聽話地張開嘴,任由道岳把非常苦的中藥灌在他嘴裡。

「師父,可是你曾經也說過,如果有人欺負了我,你會替弟子出頭的。」辯機痛苦地含糊不清說了一句,中藥苦味,嗆翻了他的五臟六腑,他甚至在想,道岳是不是給自己喝的毒藥。

道岳灌完了辯機中藥,面無表情地端著碗出門去了,這個長得比辯機還英俊的和尚,不知道有沒有聽辯機的那番話不予回答。

「辯機,其實你命中還有一劫,為師只不過沒告訴過你。」道岳臨走時,留下一句話,「宿命劫,但凡對你好的人,都逃不脫慘死的命運,你如果從今天開始,潛心修行,或許會擺脫你的宿命!」

房門輕輕關上,留下房中的辯機目瞪口呆。

這老妖怪不會唬自己吧,三年前,就是他在洛陽碰見自己,並說自己天生靈根與佛有緣,當時還是乞丐每天飯都吃不飽的辯機被道岳一句每天能吃上飽飯就騙到長安慈恩寺來了。

這三年日子過得不錯,朝廷每年都會派發不少金銀,辯機終於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吃美味的包子,雖然衣服是袈裟,包子是素菜,終於不再飽一頓餓一頓,而且辯機還發現,長安城太多的人信佛,那些平日里難得見面的官家太太小姐,你只要胡亂編上幾句,就能夠讓她們主動把纖細雪白的小手兒伸過來讓你摸,如果不是辯機知道道岳不近女色,他都懷疑這妖怪是不是故意扮成和尚然後好非禮女人。

辯機並沒有被道岳臨走那句「你是天生宿命節,親近你的人都不得好死。」要真是這樣,第一個死翹翹的就是你道岳了。

辯機對道岳沒啥感情,唯一感謝道岳的事,就是道岳把曾經是洛陽的小乞丐的他帶到長安見識了大世面,讓他知道,自己要開始好好養膘,以後有大作為。

褲襠里撥弄著胯下那根越來越大的傢伙,痛,很痛,那個看著人畜無害的男人簡直要廢了他的命根子。

「我要你死,我要你的女人成為我辯機的玩物,我要把你的命根子給你廢了!」

辯機咆哮著把他心中最痛恨的人罵了一遍,下半身的劇痛,讓他不得不乖乖躺在床上,他記住了那人的相貌,他要讓那人生不如死。

=============

謝家被砍頭的事已經過去有幾天了,謝韞的精神也在一天天的好轉,前兩天還不願意說話,笑容也不肯施捨,這兩天人變得開朗起來,偶爾還能聽見她在房裡彈琴,雖然都是些哀傷的曲子,總比不聲不響把自己封閉起來鬱鬱不樂讓人放心。

二丫被婉兒帶出去當童工,謝韞又不愛陪陳華到處遊手好閒,格物院要過完年,預計二月份等搬遷到了玉山才開學,所以,全長安的官,都羨慕格物院那份差事兒,因為過年有大把的時間在家休息。

玉山書院的裝修和美化工作正在加班加點的進行,李泰要在離開長安之前交給陳華一個最完美的玉山書院,他是總設計師,要親眼看著一件可以傳世的建築出現才能完全放下心來去奮鬥另一個新的起點。

這兩天,陳華都常往曲江池跑,他不知道哥抹布希么時候能到長安,或許現在已經到了,一直聯繫不到自己,所以他乾脆去當初和哥抹布約定的曲江池茶亭中蹲點守候。

當初和哥抹布見面的茶亭,現在的生意更加火爆,連外面的石板路都擺上了幾張小桌子,佔道經營是不被罰款的,小老百姓過自己的生活,不偷不搶不危害社稷江山,所以沒有穿著官差衣服的惡霸去掀攤子。

記得去年說書的老頭身邊帶著個小丫頭,但今年茶亭說書的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