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八章有人砍頭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后.謝韞就再也沒要求陳華同房.不知道她懷沒懷上孩子.如果沒懷上.下個月肯定要繼續播種幾天. 從玉山回侯府,剛進門,謝韞恰巧正在往外走,神色匆忙,她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臉色蒼白了許多,頭上戴著...

\盡在\盡在格物院玉山新校區已經初步建成,總設計師李泰已經吩咐工匠開始進行後續的裝修工作.二月中旬老格物院的全體師生就要搬遷到玉山,留給李泰的施工時間不多,他幾乎都忘記了休息,甚至除夕夜都沒回皇宮吃上一頓年夜飯.據說為了此事.長孫還偷偷抹了幾次眼淚.慈母都希望過年兒女能陪伴在身邊.李泰的不歸家.讓長孫整日挂念.只差沒親自跑到玉山抓他回來.

再次來到玉山的時候.陳華已經被李泰開闢出來的鬼斧神工震撼住.

他只給了李泰玉山書院的圖紙.具體的布局和安排.甚至園林的美化.都是李泰一個在運作.青山綠水間.出現一抹規模頗大的別墅群和一棟高聳入雲的教學大樓.每個人到了玉山腳下都要抬頭仰望.玉山書院的修建.要說不出名幾乎不可能.

和李泰碰頭的地點.是玉山書院頗具古風的書院大門后靠左側一塊開闊的地帶.那裡是進入書院的必經之處,李泰正在負責讓工匠把一尊足足有五米高的石碑立起來,石碑上請了當朝書法巨擎歐陽旭老先生寫上格物院院訓:願格物院所有的學子.都有探索未知領域的冒險精神.都有追求思想自由的純真之心.都有不受固有羈絆的瘋狂執念.所有的人.都能成長為國家的棟樑之才,都能成長為社稷的安邦之才.都能成長為人民的服務之才.都能成長為海宇內的可敬之才.

這塊立在格物院校門進門就能看見的開闊地帶,讓每一個格物院的學子入學之後,都能為這句話包含的意思而奮鬥並且自豪.

在石碑的後面.還有一面榮譽牆,牆上已經刻下7個人的名字,領頭者是大唐朝英俊神武的君王,沒有他就沒有格物院,順位第二人是格物院第一任院長陳華和他的簡介,其次是副院長蘇勖夫子,嚴寬夫子也佔據了很小一塊,蜀中來的程丹陽老先生也佔了不少篇幅,格物院的修建者李泰的名字也被刻在上面,甚至還出現了大唐朝第一個女夫子謝韞的名字.

榮譽牆和石碑是挨在一起.旁邊還有塊小牌子是玉山書院的簡介.放眼整個玉山書院,園林式學院的布局.看起來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衝擊.比起古板沉默的國子監.玉山書院已經在教學設施上.完敗大唐曾經最高級的書院.

指揮工匠安裝石碑的李泰看見了站在遠處駐足觀望的陳華.他立刻小跑過來.先拜年說幾句吉祥話.主要是過年幾天他都太忙.沒來得急去陳華府上.然後就帶著陳華處查看玉山書院已經竣工的項目.

巨大的操場.已經開始移栽草皮.用作踢足球的球門也裝上了,球網是用羊毛編製的漁網狀.游泳池也在開始灌水,學校可以蕩舟划船的湖泊,也開始種植蓮藕和放養鯉魚,教室里桌椅板凳已經安放好,黑板也正在製作當中.從南山移栽過來的奇花異草,統統種在校園裡.

談到這些已經完成的工作.李泰頗有成就感.不過.唯一美中不足.就說所有的教室都沒有安裝上玻璃.為了此事.李泰特意找過李恪.李恪那裡雖然找到燒制玻璃的材料.可惜一直無法製作出巨大的窗戶玻璃,如今他都準備回長安城一趟找陳華商議.既然今天他親自來到格物院.李泰就把自己最大的難處說了.

玻璃的事.陳華原本是打算讓那個南洋人哥抹布提供.只是都過去大半年了.他還沒有從南洋回到長安.不知道是不是遭遇海盜了.如果沒有玻璃.格物院的教學大樓就缺少現代氣息的美感.陳華也很在意此事.

他讓李泰放心.玻璃的事自己會解決.然後就和李泰提到了去吐蕃的事情.

把老李要派一位皇子.去吐蕃實施制衡吐蕃計劃的事給李xt,泰說了一遍.李泰陷入沉默.十五歲的少年.論起要殺一國的人.心裡總會有愧疚感.

不過.很快李泰就恢復精神:「夫子先前是不是提過讓我三哥去吐蕃.三哥的性格太溫柔.不是吐蕃人的對手.想來想去.此事還真只有我一個人去.」

「你要是不去.你母后一定會幫你推掉.」陳華想到那個疼愛李泰的長孫.賢妻慈母說的就是長孫.那個漂亮美麗的女人.總有一個溫暖強大的心.管理好後宮和老李眾多的孩子以及大臣家那些不聽話的孩子.

李泰堅定道:「不.我要去.我覺得.要出去遊覽天下.才能找到更好的靈感.說不定以後我會修出比玉山書院更漂亮的房子.吐蕃.就是我去歷練的地方.在哪裡.我可以感受不同人物風俗.給創作的靈感帶來新鮮的元素.」李泰最近花功夫讀了不少建築當面的書.他是老李最聰明的兒子沒有之一.幾乎是過目不忘.已經儼然有一派建築大師的氣場.

「過完元宵.就出發去吐蕃.你就看不到玉山書院正式成立那一天.心面有遺憾沒有.這可是你親手一磚一瓦修建起來的.」只是隨意一句,如果李泰覺得沒有參加玉山書院的正式成立是一件遺憾,他可以向老李請求寬限幾天,等李泰參加完玉山書院掛牌成立的日子再離開長安去吐蕃.

&p索「海」nbsp陳華的一番好意.李泰能從他字裡行間中體會到.李泰笑道:「我已經在玉山待了大半年時間.早已經熟悉了這裡的一草一木.玉山書院.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成品.書院的榮譽牆上.已經刻下我李泰的名字.比起三哥.我始終要先他一步名垂青史.他輸給我兩壇上好的老白乾.改天找他喝酒去.」

都已經聞到了老白乾的醇香.李泰情不禁動了動嘴唇.和半年前.那個還在長安.帶著一幫子狗腿處作惡的紈.李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他和李恪之間.如今已經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兄弟.常常蹲一起喝酒聊天.一個喜愛上了建築.一個喜愛上了看著許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從作坊里弄出來.兩人都找到了自己的愛好.正朝相應方向去努力實現理想.

李泰想成為一個建築大師.在大唐各地.都修建一棟能夠流傳千百世的房子.李恪只想一心搞發明創造去改變這個世界.兩人都懷揣著似乎不靠譜的夢想.漸漸遠離了他們宿命中的劫.

既然李泰自己都答應要去吐蕃歷練.興趣愛好千萬不能掐斷.說不定就毀了一個揚名世界的大建築師.為了支持他去吐蕃.陳華道:「在你走之前.我送你一樣東西.或許對你以後有用.」

李泰被激起了興趣:「夫子要送我什麼東西.」他很期待.陳華要送的東西.那絕對是無價之寶.

玉山太大.只轉了一小半.陳華就決定不打攪李泰工作.先回長安去了.臨走時.李泰看著他.然後很正式道:「老師.記得給弟子留一間別墅.以後我還常來玉山小住.」

這個小小的要求.當然是完全答應:「你現在自己選一間.然後鎖上門就行了.」

離開玉山前.在大門口逗留了許久.或許.格物院就需要多培養出幾個李泰這種甘願放棄榮華富貴.為了一個理想而處奔波學習的學者.

==========

公孫婉不是一個飛上枝頭變鳳凰后就養尊處優的女人.年初五過後.無論陳華多麼央求.她依舊把那個名叫必勝客的混沌攤子生火開張.因為過年生意火爆.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來.二丫也被她帶出去幫忙.侯府里連個和陳華說話的人都沒有.謝韞關在房裡自從除夕之後.謝韞就再也沒要求陳華同房.不知道她懷沒懷上孩子.如果沒懷上.下個月肯定要繼續播種幾天.

從玉山回侯府,剛進門,謝韞恰巧正在往外走,神色匆忙,她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臉色蒼白了許多,頭上戴著白花,身上穿著白素衣,大過年的,整出守喪裝備,這是要鬧哪樣.

「要去哪兒.」才恢復了幾天精神.不帶白花.不穿孝衣.如今又整來穿身上.陳華攔住謝韞的去路.聲色嚴厲問道.

謝韞看來看他,眼睛里紅紅的:「去西市獨柳街.」

陳華沒弄明白.你去西市獨柳街幹嘛非得穿一身白衣啊.謝韞立刻補充道:「聽外面的人說.今天那兒有人砍頭,好像是因為謀反全家被斬.」說道這兒.謝韞說不下去.眼睛更紅了.隨時都可能把裡面因為倔強不肯落下的眼淚擠出來.

陳華恍然大悟.西市有人砍頭,他怎麼不知道啊?難道砍謝家滿門男丁的腦袋?大過年,老李的屠刀就伸向江南曾經首屈一指的貴族,這算不算給天下所有的貴族敲響一個警鐘.

現在.天下的貴族斗知道.老李砍頭.是不分時間的.

「走.我陪你一起去」都說一個男人.要陪著女人渡過最難過的日子.才會得到那個女人的真愛.陳華覺得在理.愛她就要陪著她一起瘋.

↖^w^↗

無彈窗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