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六章香水名動長安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隋唐好漢無第二個的裴元慶。 老程家的基因還算將就,但裴家的基因可是一頂一優秀,兩者結合生出來程處默這瓜貨,武力值上千,智商為零,他就從來沒想過自己要好好奮鬥,那兒好玩就隨那兒去鬧騰,無組織...

點址,請牢記回到唐朝當王爺!

虞世南徹底醒來,並且能下地走路,已經到了年初四,他兒子虞昶寫了帖子挨個派發府中設宴款待所有關心老虞的人,程丹陽老先生去了大慈恩寺,他有個死黨在那兒要過去拜訪,這個主治醫生早就看淡救人的大恩,感謝的話不用說,金銀財寶不收,名家字畫他會當場撕掉,一鎚子敲死,積陰德享福是後世,他性格洒脫說不來就不來八匹馬拉不住,拒絕了虞府的盛情邀請。請記住本站的網址:。

當然,虞府盛情邀請,陳華不能玩失蹤,他趕去去喝了杯酒,和老虞暢聊了許多閑事,都說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人,都非常珍惜餘下的生命,老虞的談話中,更多是關於養身方面的知識,至於他以往愛說的君啊臣啊三思啊,老虞就像被格式化的u盤刪除了這份文檔。

老虞恢復了健康的身體,陳華就不用天天往虞府跑,觀察老虞的病情,還有幾家沒去拜年,現在老虞能下床走路到院子里曬太陽,陳華心中重石放下,帶著婉兒,趁朝廷假期最後兩天,把長安城剩下的幾位叔叔伯伯府邸踩一遍。

程咬金是吃貨,陳華給他帶去自家莊子上供給侯府的腌豬腿,當然還送去一盒芝麻甜脆餅,說實話,陳華心痛,婉兒為了做芝麻甜脆餅手都弄紅了。

去拜訪程咬金的時候,陳華感慨萬千,超級大地主的宅子真tm大,自己的侯府比起來就是雞肋,裡面有多少雕樑畫棟的房屋,曲徑通幽的亭台,雙手雙腳都數不清,程咬金一個大粗人,住的地方應隨性格建成牛棚,不過國公府的精緻,處處匠心獨運,恐怕也只有自己的玉山書院能夠在建築的新穎上趕超一籌,裝修的材料上略顯寒酸,因為陳華用不起大理石地板。

剛踏進盧國公府,程處默那小子完全淪為李德獎一類的賤人,屁顛跑出來,笑的和向日葵似地,穿著打扮,風騷至極,鮮衣鮮賞,束髮紫冠,大腮鬍子刮的乾淨,不是以前的藏獒,反倒成剃了毛的松獅。

陳華不想多看他一眼,沒理會他。

程處默皮子厚,人至賤,一個人胡天海地唾沫橫飛講起他去相親的事,女方家是自己一個表妹和他母親一個姓叫裴翠,模樣一般,身材一般,性格一般,綜上所述加起來的綜合素質就不一般,程處默十七歲,早到了拉出去配種的年齡,所以立刻淪陷愛海。

對於這種眼睛里全是春意的男人,最直接的鄙視就是不理不問。

挺著大肚腩的程咬金,是從內院一路笑著走出來迎接陳華的,程咬金五大三粗,腰都有水桶那麼圓,但陪在他身邊的一起出來見客的夫人裴翠雲卻是一位細眉細眼品貌如花的美婦,水藍色的羅裙,適合美婦穿在身上,大方貴氣,裴翠雲有旺夫相,而且身材是程咬金看重的能生養類型,胸大臀厚,體態豐腴,提到裴翠雲可能沒人認識,但她的弟弟可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虎人,單挑宇文成都,獨扛李元霸三錘,隋唐好漢無第二個的裴元慶。

老程家的基因還算將就,但裴家的基因可是一頂一優秀,兩者結合生出來程處默這瓜貨,武力值上千,智商為零,他就從來沒想過自己要好好奮鬥,那兒好玩就隨那兒去鬧騰,無組織無紀律,還需要磨練幾年才能成熟。

不管眼前站的是誰,陳華是晚輩,拱手拜年是必須的,婉兒也隨他委身一拜。

「伯父,伯母,小侄給二老拜年了。」陳華心裡安慰自己,都姓陳,稱呼上不吃虧。

「你這小子搞得那麼正式幹嘛,愛來咋玩兒就咋玩兒,俺老程去你侯府,還不是那麼隨意吃吃喝喝就沒約束過。」程咬金是粗人,講究的就是一個豪爽,他說話口無遮攔,被裴翠雲瞪了一眼:「有什麼樣的爹,就有什麼樣的兒子,瞧瞧賢侄多懂事1

父子二人不敢喘大氣兒,氣管炎和母管嚴說的就是盧國公程咬金一家。

拜完年,淳樸的婉兒裴翠雲見一面就喜歡上了,拉著她下去嗑叨家常,程咬金和陳華屁股後有個小跟班程處默,原本程咬金打算讓陳華見識自己當年威震天下的三板斧,結果陳華沒好意思拒絕大過年動刀動槍不吉利,他兒子程處默直接找借口說自己肚子痛想去茅房,陳華笑了,程咬金瞪眼讓程處默滾,順便今晚抱著斧頭睡覺,誰讓他不珍惜程家家傳絕學,活該受罰。

過年除了寒暄,就是寒暄,程處默沒滾,他滾了,今晚抱著斧頭睡,程咬金帶著陳華參觀完盧國公府的無數個大觀園,到了吃飯的點兒,就熱情拉著他入席喝酒。

李靖喝酒要經過紅拂許可,裴翠雲在這方面不怎麼要求老程,她甚至都要喝幾杯。

放開了肚子吃吃喝喝,醉倒一個程處默,程咬金髮誓以後再也不和陳華拼酒,迷迷糊糊回房睡覺,陳華跟沒事兒似地只能向清醒的裴翠雲告辭。

滿臉酡紅,更增添幾分美婦風情,裴翠雲杏眼迷迷,連說話都是醉的:「好賢侄,下次記得經常到府上做客,你拿給衛國公夫人的香水,如果有多餘的,就送一瓶給我1

裴翠雲說話很妖,是不是年齡大的女人都是這,摸樣,一言一語都有不可拒絕的魔力,撓著年輕男人的心。

陳華嚇出一聲冷汗,自己那個紅拂岳母還真不是省油的燈,才兩天時間,她就拿香水徹底轟炸了長安。

去了程咬金家,下一家就是秦叔寶那兒。

聊天、聊天,再聊天,喝酒,喝酒,再喝酒,放翻秦家老少爺們,出門往左街轉,敲的是尉遲恭家的門。

傻大個尉遲寶林和黑面閻羅尉遲恭兩父子出門迎接,尉遲恭的黑白二夫人也終於有幸見到,都是閉月羞花的人物,年齡比尉遲恭小了至少十歲,一個穿白衣,一個穿黑衣,風情款款,頗有制服誘惑,於是陳華髮現一個問題,歷史上留名的偉人都喜歡玩年輕的姑娘。

有人做過統計,中國人的過年就是在美酒和美食中一餐一餐過完,做統計的人說了句良心話,陳華深有體會,他已經赴過三家的宴席,肚子都快要撐爆了。

硬著頭皮把尉遲恭家的酒喝完,不出意外地又放倒兩父子,今天的拜年就到此結束,給肚子歇口氣兒,明天繼續拜年,繼續吃吃喝喝。

加上虞府那頓宴席,一天時間赴宴四家,陳華終於感覺自己胃脹胃酸消化不良,至今腦袋昏昏沉沉,現在給他一張床,他都可以倒下去立刻睡著,不管天色早不早,他都向尉遲恭的黑白二夫人告辭。

兩位夫人送客出門,當然,這兩個長得並不像雙胞胎的女人,做出了雙胞胎姐妹一樣的神情,一樣的動作,連說話聲音都一樣:「能給我們姐妹二人一人一瓶香水么1

陳華暴走,紅拂的宣傳能力也太強大了吧,難道整個長安城都知道自己手上有女人最愛的香水么,

點為你提供精彩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