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三章李靖的愛情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子出身,能夠讓一位大貴人收為女兒是她的福氣. 陳華當然不能傻坐著.跟著婉兒隨了一句:「岳父、岳母大人.小婿給你拜年了.」說完.陳華先把手裡拽著的兩壇老白乾拿給李靖.李靖那小眼睛當時就閃光了.紅...

年初一打了一天撲克牌,年初二就「第五文學」,全文字手打要開始走親訪友拜年.陳華雖然是關外來的個體戶,但在長安還是有不少朋友,長輩一抓一打,他還不敢不承認.

先去拜年的是李靖老爺子家.那個自己從未見過面的紅拂岳母收了婉兒做乾女兒,老丈人家當然是第一個上門拜年的對象.

二丫留在家看屋,謝韞因為快要開學在家裡面備課,夫子通常都走在學生前面,何況她還是第一個女夫子,一定不能讓別人看扁了.所以.拜年的事就只有陳華和婉兒小兩口張羅.

婉兒收拾打扮簡直百分百大家閨秀,羞態萬千跟在陳華身後,像回門的小媳婦.

拜訪李靖不需要帶太多禮物.老爺子喜歡喝酒.尤其是烈酒.經過蒸餾六十度的老白乾送他兩壇准開心.至於那個紅佛岳母.沒打過交道.不過難不倒香帥美稱的陳華.那個女人沒有愛美之心.自己上次在水月庵後山小院偷摘的玫瑰製作的獨家香水.只能忍痛送她一瓶.

來到李靖府上.李靖和紅拂兩人都在院子里練武.他們是結拜兄妹戀愛私奔結婚.聽說還有一個大哥叫虯髯客.那可是天下風雲人物.一個人單挑十八好漢還不帶歇氣.武力值變態到令人髮指.不過十年前他就雲遊了.從此再也沒回長安.

迎接他們的是李靖的小兒子李德獎.好像在左武衛裡面當差,算是在李靖眼皮底下混資歷.陳華來拜年.這廝賠笑臉.陪說話.滿嘴姐夫喊得歡快.完全沒有李靖鐵骨錚錚秉性.倒像是杜荷一流.嘴皮子利索的緊.

李德獎把陳華和公孫婉帶到院子里.李靖遠遠地瞄了他一眼.老爺子雖然沒停下來打招呼.但那張板著的從來沒有笑過的臉居然奇地舒張開來.戰爭機器也會笑.簡直是奇.陳華確定自己絕對沒看錯.不打擾李靖練武.人老了就要鍛煉.所以大唐朝那批老幹部.身材保持最好的就要數李靖.

李靖喜歡用劍.死在他那把劍下的人不知道能堆多少人頭塔.紅佛用的是拂塵.據說岳母大人沒嫁給李靖之前曾經是前朝權臣楊素的一個侍妓,因為大膽瘋狂並且一見鍾情地愛慕上了李靖,和當是還是窮小子的李靖私奔.哪知道.那個當初並不出名的窮小子.後來成為了大唐朝的軍神.岳母大人慧眼識英雄.莫不成早就知道老爺子是潛力股.

偶爾客串狗仔,狗血李靖和紅拂戀愛的那段秘史.沒一會兒功夫.李靖練完了功夫.大步流星地朝陳華走來.他身後跟了位中年美婦渡步而來,穿一身紅裝裙裳,手裡拿著拂塵,有出塵意境,年輕時一定是一位顛倒眾生的美人,不然李靖也不會被她迷上.

老兩口過來.婉兒可沒陳華那麼隨意.起立委身:「爹、娘.」她叫的並不做作.甚至說話時臉上寫滿了尊敬.婉兒是窮苦人家孩子出身,能夠讓一位大貴人收為女兒是她的福氣.

陳華當然不能傻坐著.跟著婉兒隨了一句:「岳父、岳母大人.小婿給你拜年了.」說完.陳華先把手裡拽著的兩壇老白乾拿給李靖.李靖那小眼睛當時就閃光了.紅拂在旁邊咳嗽兩聲.老爺子垂涎的表情才收斂.氣管炎啊氣管炎.這毛病是改不掉了.

送老爺子美酒岳母大人有意見.陳華立刻獻上包裝精美裝有香水的盒子遞上去:「小小敬意.還請岳母大人笑納.」

奇葩的岳母大人紅拂當即拆開包裝,拿出裡面裝香水的小瓶子.

「好女婿.這是什麼.你別告訴我.瓶子里裝的是水粉.我都人老珠黃了.還在乎那些抹在臉上的東西么.你有心了.」紅拂一邊說著.一邊打開小瓶上的塞子.

婉兒在旁邊辯解:「不是.不是.娘親大人.這是我家相公親自做的香水.」

婉兒才把話說完.紅拂打開瓶塞.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立刻飄出來.

紅拂的鳳眼當時就亮了.抱著香水瓶子愛不釋手.如果現在讓她選著.寧願一腳踹開李靖.都要選著香水是她的最愛.

不管是十歲.還是四十歲的女人.都愛美.這是天性.香水是她們的剋星.

「娘.婉兒教你怎麼用.」親自體驗過的公孫婉當起了美麗的導購師.

紅拂拿著香水瓶白了眼兩個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婉兒.我們去房間體驗.這兒留給他們爺兩好好說話.」

紅拂的聲音簡直有種勾魂的魅力.李靖身體消瘦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等她們兩人微欣欣然離開之後.李靖把寶劍扔給兒子李德獎.李德獎立刻屁顛走開.只留下陳華李靖兩人在這裡.

私下沒有外人,李靖就打開話匣子,道:「制衡吐蕃的計劃.是你獻計的.」

李靖是老李手中的一把利劍.軍事上的行動通常都會第一時間讓他參謀.陳華坑害吐蕃的計劃老李早就原版告訴「海天中文」,全文字手打李靖.還能有什麼遮遮掩掩.做了就做了.陳華點頭算是默認.

李靖鐵砂掌拍在陳華肩膀上,讓他好生吃痛一番難受的滋味:「做得好.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制衡整個國家.別人都說我李靖當年三千鐵騎就能橫掃突厥.那是誇大.如今和你比起來.也足以自愧汗顏.」

這麼高的帽子.陳華可不敢戴在腦袋上:「老爺子是在取笑我了.」

李靖的脾氣特倔:「反正我李靖做不到.」

陳華被他打敗.服輸都還那麼理直氣壯.我又沒逼你非得承認.

「老爺子.大過年的.我們就不討論國事.」沒必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替老李分憂,現在是放假期間,所有工作免談:「老爺子,和你商量個事,你看,今年,要是你們家莊戶上的糧食豐收了,賣給小婿如何.價格肯定不會虧待老爺子的.」

李靖家有幾千畝地.莊上農戶有兩千戶人.比自己多出一半啊.而且李靖的封地.比自己藍田那貧瘠的地方更肥沃.肯定是產糧大戶.今年和米芳菲合作建設的作坊肯定要投入生產.原料若是就地取材.成本低廉賺的銀子會更多.就憑老爺子和自己的關係.能不照顧他這個女婿么.

李靖到是爽快地給了陳華答案:「這事兒.是你岳母大人說了算.家裡事都是她做主.你找她商量.」李靖慢悠悠說道.糧食不是他關心的問題.沒怎麼上心.尾了,他問了一句:「你買那麼多糧食來做什麼.雖說你的藍田產糧不高.但足夠你侯府一年的糧食供應,你不會想囤糧吧.」

什麼事都瞞不過老爺子的眼光,陳華道:「今年有幾單項目.由格物院牽頭承建.至於是什麼項目.老爺子到時候就知道了.」

李靖沒繼續深究.陳華拜年送禮的烈酒紅拂沒有收繳.剛練了功.口乾舌燥.李靖朝遠處瞅了瞅.確信紅拂沒有偷偷監視.才拿起一壇喝兩口.

被老白乾的烈性灼燒著嗓子.李靖舒服痛快做出滿足的表情:「小子.聽說你格物院來了一位老先生叫程丹陽.」

陳華點頭,確有其事.「程老先生才來長安不久.怎麼.岳父大人認識他.」

李靖喝著酒.細細吞咽:「曾聽大哥談過此人.名聲在外的中醫聖手.如果有機會.還請一定要把程老先生帶到府上.你岳母大人從小就有一種頑疾.每月都會發作一次.發作時神志不清疑是瘋狀.求醫問葯幾多無果.這是一塊心病.如果不能治好.老夫這兒堵著慌.」

李靖按著他胸口.大男人也有嘆氣的時候.外面都說他氣管炎.那裡知道.鐵骨錚錚的男人.俠骨柔情起來比誰都愛鑽牛角尖.李靖和紅拂的愛情有很多版本.但最真實的那一版.只有當事人知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