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九章除夕(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滿人間福滿樓.」 昨晚詠雪的時候婉兒要求寫一副春聯貼門上.寫對聯陳華是外行.好在寫春聯的要求並不高.只要有那種喜慶的意思就夠了.過年自然是求福求壽求合家歡樂吉祥如意.綜合以上參考.陳華想了這兩...

說實話.陳華不想起床.

就算他知道今天是年三十.他依然願意躺在床上.抱著香風軟玉假寐.

昨晚在亭子中玩的太晚.回來又和謝韞折騰了些許時間.一整天都在不停地消耗力氣.完事兒后蒙頭睡到天亮.現在他不想做任何事情.只想在床上躺一天.

今天是大年三十.也就是除夕.得老天爺照顧.外面居然沒有下雪.窗外天色大亮.而且還能看見久違的陽光.一股暖意讓人甘願窩在被子渾身慵懶.

「快起來了.」謝韞推了推陳華.臉有羞態:「昨晚玩的那麼晚.回來還折騰了那麼久.知道今天事多.還那麼掏力.給我起來.」

謝韞的玉手.在陳華腰間擰了一下.在床上找到昨晚扯下的貼身衣物穿好.她已經先起床對著銅鏡梳妝.

&nbw「海天中文」看最新章節sp木梳青絲.執手婉轉.流光側見.竟是一個百媚千嬌的可人兒.

陳華支起雙臂墊在後腦勺靠著床頭.他精赤著上半身.露出健壯的身體.銅色的皮膚.勻稱的肌肉.看起來像某個不良紈和某位良家好上了.完事兒后欣賞自己剛才耕耘的良田千畝.

「晚上我還來不來.」厚著臉皮問了句.男歡女愛.一旦好上了就一發不可收拾.

謝韞白眼.慢條斯理梳著自己的頭髮.

她這個表情.就算是默認了.

這兩天都是滄.可不能浪費了一兵一卒.

陳華一個激靈從床上跳起來.他的衣服簡單.就是頭髮有點難搞.頗有披頭散髮的狂野.得找個東西捆起來.

床邊銅盆里有打好的水.捧起來胡亂洗了把臉.神清氣爽倦意全消.自己要回東廂去換一身衣服.就不留在這兒看謝韞梳打扮.叮囑一聲讓謝韞早點過去吃飯.開了門.西廂的臘梅開得正鬧.聞著一股暗香.沿著走廊就回去了.

早飯吃的是餃子.新鮮的韭菜豬肉餡兒.婉兒早晨親自跑集市買回來.領著二丫.一面剁臊子.一面洗切韭菜.鍋里的水早就燒開.二丫肚子都餓的咕咕直叫.老爺都還沒起床.二丫本想去**.結果被婉兒拉住.瞪了一眼.小丫頭乖巧地蹲在飯廳門前挨餓楚楚可憐.

別人家都在準備中午飯了.二丫嘴裡可惡的老爺才慢悠悠走來.謝韞遲他一會兒兩人就像相約好來到飯廳.

「都餓了吧.餃子剛剛下鍋.立刻就好.」婉兒像一個任勞任怨的小媳婦.忙碌著給一家老小準備吃的東西.

二丫端著一個大碗排隊第一.嘴裡面的哼哼聲聾子都聽得見.小丫頭意見很大.主要是怪罪某人太能睡了.

餃子煮好了.盛了滿滿四大碗.除夕早晨吃餃子.是婉兒打小從自己娘親那兒學來的.窮人家的孩子.一年就只有過年的時候吃得上一頓好的.所以.婉兒比誰都看重.除夕早晨吃一頓餃子.是她一生美好回憶.

解「聽潮閣」,全文字手打決了五臟廟問題.吃飽了就立刻有精神.今天會很忙.非常忙.家裡所有人都要參與包括做年夜飯貼春聯守歲等諸多過程.由於沒有祠堂.最重要的祭祖就免了.不過婉兒強烈要求.就算不能祭拜陳家祖宗.改祭拜天地.老祖宗都會在天上看著他們保佑新年平安.

不得不說.婉兒考慮的很周全.而且頗有主婦的領導精神.

擺上幾盤果蔬點心.香燭紙錢樣樣不缺.就在侯爺府的院子中放上香案.陳華嗚呼哀哉對著天地長嚎幾聲.反正他沒干過祭拜的事.誰笑他不專業都不會影響心情.一番裝神弄鬼.最後向天作揖跪下磕頭.做完一系列程序.除夕祭拜祖宗的事就完成了.

最濃重.最壓抑的祭祖活動結束.接下來就是自由活動的時間.年夜飯肯定要早早準備.而且越豐盛越好.男人是不能進廚房的.所以想進廚房幫忙的陳華被婉兒趕出來.說他還有重要的事做.那就是貼春聯.

廚房裡面.謝韞幫不上忙.而且她也不喜歡進廚房.於是她就和陳華一起貼春聯.

陳華的毛筆字著實不敢拿出來貼侯府門前獻醜.好在有謝才女解難.謝才女書法專攻行書.寫起來自有一種落花流水的快意.她寫字的時候很認真.而且握筆的手看著有一股勁力.所以.寫出來的對聯.就連陳華這個門外漢都覺得寫的漂亮.

字好.內容更好.

「天增歲月不增壽.春滿人間福滿樓.」

昨晚詠雪的時候婉兒要求寫一副春聯貼門上.寫對聯陳華是外行.好在寫春聯的要求並不高.只要有那種喜慶的意思就夠了.過年自然是求福求壽求合家歡樂吉祥如意.綜合以上參考.陳華想了這兩句作為貼侯府門前的春聯.

謝韞負責寫.陳華負責貼.

貼對聯的時候.大門口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程處默趕著一輛拉滿竹子的牛車慢悠悠駛向侯府.

看見陳華在貼春聯.他立刻跳下牛車.屁顛屁顛跑來獻殷勤.幫忙搬凳子.拿春聯.臉陪笑意.純賤人一個.

「蹭飯的.」陳華用眼神問候他.都年三十了.還不忘記來蹭飯.

程處默捎腦賤笑:「華哥兒可誤會俺了.我是來給你送好東西的.」

「好東西.」

這三個字從程處默嘴裡說出來.陳華打死都不相信.

程處默故作神秘地探望侯府門前的牛車:「我家老子讓我去南山砍了不少竹子拉回來做爆竿.路過侯府.順便給華哥兒捎下一點.今晚守歲.在院子里點燃一堆火.把爆竿往火上扔去.里啪啦.那叫一個痛快.俺不是吹.每年長安城的爆竿.就數我們老程家放的最響.放的最久.」

程處默滿臉春光地說道.把他說的.完全是個爆竿高手.

陳華不相信程處默有那麼好心:「你就專程過來給我送爆竿.」

程處默愣了愣:「我老子說.讓華哥兒拿點婉兒姑娘用膠牙餳做的芝麻甜脆餅.今晚守歲吃.他老人家牙不好.吃不得其他堅硬的東西.」

程咬金指使兒子用爆竿換取侯府的芝麻甜脆餅.這種不等價交換也只有他做得出來.而且還用了一個如此蹩腳的理由.不知道他臉不臉紅.

「不行.」陳華直接拒絕.婉兒做芝麻甜脆餅很辛苦.自家都不夠吃.那有送人的道理.

程處默急了.他要是換不到東西.回去指不定要被一頓暴打.

「半車爆竿.換五斤杭州小核桃如何.」發誓不能空手回去.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陳華想了想說得很堅決:「爆竿我不要.給你兩斤核桃.愛要不要.我們家都沒多少了.過年也要吃.」

(PS:感謝美女san-er的票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