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八章除夕前夜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腦袋. 「哼.」二丫冷哼了一聲跑開了:「老爺說話不算話.不是說只下一盤棋就出來的嗎.」 「是下了一盤啊.」陳華說謊話不臉紅道. 二丫不相信.翻了翻白眼:「騙人.」 她說...

二丫陪著公孫婉從集市購買了年貨回侯府的時候,把侯府里裡外外都找了個遍,仍然沒看見老爺的影子,小丫頭嗓門亮堂,前院喚到後院,東廂嚷嚷到西廂,最終小丫頭很精明地來到了西廂第二間房前.

「咚咚咚.」二丫砸門:「老爺.你在不在裡面.」

「咯吱.」

房門打開.滿臉不爽地陳華看著眼中充滿疑惑的二丫:「老爺我正在和你韞姐姐研究學問.你跑來打擾幹什麼.」

二丫往房間里看了看.發現謝韞穿戴整齊地坐在凳子上.她面前擺著棋盤.神色正常.不像是發生過什麼事的樣子.

「我怕老爺做了對不起婉兒姐姐的事.所以就過來」小丫頭嘴巴犀利.簡直可以當抓姦偵探.

「好了.等老爺我下完這一局再來陪你們.」丫的.小小蘿莉.啥事都知道.看來古代女子早熟是有證明的.

二丫點了點頭.跨大步走.道:「我去幫婉兒姐姐收拾買來的東西.」說完就跑掉了.突襲查房.快速收隊.這丫越來越沒王法了.

狠狠地盯著小蘿莉老氣橫秋地路姿.輕輕地合上雙門.屋裡的謝韞已經很配合地收起了棋盤.整個人已經平躺到了床上.

陳華鑽上床的時候.謝韞自己解開了衣裳.並且不動身色地分開雙腿.

「明天除夕的守歲.我還要.」

謝韞的聲音很輕.卻讓某人聽后戰鬥力直線上升.

而且.更讓某人色心打動.謝韞指了指旁邊的枕.然後小聲地在某人耳邊說著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身上的衣服太束縛了.某人乾脆麻利地脫掉.整個人像被刮乾淨的大冬瓜壓在了一塊羊脂美玉上面.

一番**,幾度**.最難消受美人身.

紅被翻湧,歡聲婉轉,今夕剩把銀釭照.

==========

等待的時間,總是過得很慢.

陳華和二丫約定下一盤棋后就出來找她.結果老爺的一盤棋直接對弈到傍晚天快黑的時候.他才從西廂第二間房中走出來.

晚飯準備好了.婉兒親自下廚.做了不少的菜.二丫蹲在吃飯的客廳中托著香腮發獃.陳華來吃飯的時候.小丫頭居然不給他打招呼.顯然是生氣了.

婉兒還在擺放碗筷.侯府的家丁下人都很少.還是老李賞賜的幾個.什麼事婉兒自己都可以包攬.她就是個無所不能的賢惠妻子.趁這個時間.陳華就蹲在來逗著小蘿莉:「生氣了.」他覺得二丫生氣的樣子特別可愛.順手摸了摸她的腦袋.

「哼.」二丫冷哼了一聲跑開了:「老爺說話不算話.不是說只下一盤棋就出來的嗎.」

「是下了一盤啊.」陳華說謊話不臉紅道.

二丫不相信.翻了翻白眼:「騙人.」

她說了這句話.立刻被婉兒呵斥了一頓沒大沒小.婉兒是典型的嚴母類型.二丫就怕她認真的時候.立刻委屈地扁了扁嘴巴.麻溜地幫忙擺放碗筷去了.

謝韞比陳華還要遲點兒才過來吃飯.她換了一件寬鬆的坦胸裙子.很鄰家的感覺.走路的樣子有些彆扭.不過給人一種異樣的風情.讓某人考慮晚上是不是繼續過去播種.

一番擺弄.終於可以開飯了.

二丫雖然是丫鬟.但府中沒人把她當丫鬟看待.否則她上桌子和主人家一起吃飯.丟任何富貴人家.肯定要被打斷雙腿.

吃飯的時候.陳華問了婉兒今天去集市買了些什麼.身上的錢還夠不夠.有什麼需要他出面解決的問題.小事兒婉兒都能辦的很好.通通回答陳華暫時不用.只是說到某件事的時候.婉兒很小聲.幾乎是輕輕地問了一句怕自己提到陳華心裡的傷心事:「夫君,侯府裡面.為什麼沒有設祠堂.」

一旁的謝韞端著碗.同樣豎著耳朵.

好像是啊.侯府裡面真沒有看見祖宗祠堂什麼的.難道這個男人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不成.不然為何不供奉自己的祖先靈位.

這個問題,陳華很難回答,難道給他們坦白,自己來自千多年以後?

只怕自己說出來,在座的三個女子就嚇個半死.

拿著調羹.喝了兩口鮮美的雞湯.陳華把這個問題盡量淡化:「我們關外的人.不注重這些祭祖的事.祖先在心中.我們能夠記住就行.何必走形式裝模作樣祭拜.」

自己前世本來就是孤兒.陳華的名字還是盜帥門那個老傢伙取的.至於老傢伙的名字.很不幸.陳華不知道.如果要真建立一個祠堂.裡面供奉的祖宗靈位.估計陳華會把楚留香的名字寫上去.

一個桌子上的人.都感覺陳華言語中那種淡淡的悲傷.於是便不再討論這個問題.

吃過飯之後.二丫乖巧地收拾碗筷.陳華帶著婉兒和謝韞兩個女人來到院子的涼亭里欣賞雪景.婉兒白天買了不少糖果.府里其他蹭飯的人上門也送來不少果蔬特產之類的東西.涼亭中有石凳.拿幾個食盤裝上點心果蔬擺著.順便拿出程丹陽老先生的蒙頂山茶泡上一壺好茶.蜂窩煤做成的紅泥小爐被二丫提著來夜裡也不會那麼冷.侯府就只有三人.院子大感覺很冷清,落雪的聲音和臘梅開放的香味撲鼻,亭中的三人,各自望著外面夜中雪景各有所思.

就這麼坐著也不是事兒,得活動活動氣氛啊.

跳了兩顆核桃捏碎.然後交給婉兒和謝韞一人一顆.

兩人看著陳華.不知道該說什麼.眼神楚楚.如出一轍.

很清晰地從她們二女的眼中.看到那毫不遮掩的愛慕和關心.此刻的心情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於是朝著遠處喊了一聲:「二丫.給老爺把筆墨紙硯拿過來.老爺今天詩興大發.要吟詩一首.」

「明天就是除夕.夫君正好把對聯也寫了.讓婉兒瞧瞧夫君的文才.」公孫婉溫情說道.儼然一個出嫁隨夫的小娘子.

謝韞也不甘寂寞.起身道:「我回房去把長琴拿來.雪中撫琴吟詩.豈不快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