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七章掃塵日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的味道.更能觸動某個發情地男人氣血翻滾. 「床呢.」進屋的某人.開始迫不及待地找躺下的地兒. 謝韞從後面進來.然後輕輕地合上房門.她胸前起伏不定.臉上的酡紅.就像天邊的雲霞. ...

春節是唐人最喜慶的日子,不管窮人還是富人,都喜歡趁著過年往家裡面添置新東西,寓意著一年更比一年好.長安城的集市.成了最火爆的貿易地點.幾乎天天都是擠爆狀態.可想而知整個長安有多少人.要買多少東西過年.

公孫婉的混沌攤子,在陳華三令五申近乎逼迫下,終於掛上了歇業的牌子.公孫婉不是一個賴人.能靠雙手掙錢.她比誰都知道勞動創造價值生活最美.過年過節正是小商販生意紅火的時候.為了此事.公孫婉還和陳華鬧了兩天小情緒.不過陳華說今年侯府要購置不少年貨.他一個大男人真不知道從何處入手.二丫更指望不上.謝韞除了打掃家裡衛生.讓她去買東西就是坑.三言兩語.公孫「六夜言情」看最新章節婉也不和陳華慪氣.領著二丫奔走長安兩個集市,像個居家小媳婦.

除夕前一天開始整個侯府的大掃除,婉兒和二丫去買年貨,陳華和謝韞自然留在家打掃衛生,每一年的掃塵是必不可少的習俗,侯府雖然才裝修完,依然要走這個過場,本來陳華想抓兩個壯丁來當免費苦力他在一旁喝茶監督,結果到了年末家家都有不少事要辦,程處默被他老子派去了莊子上看望農戶,杜荷被他大哥杜構留在家裡和陳華一樣苦逼打掃衛生購置年貨,杜家現在還沒有女主人,男人操辦這些事,可想而知杜荷這幾天是如何苦逼.

抓不到免費勞動力.就自由自己動手.謝韞在打掃衛生方面很有經驗.謝家以前在江南是首屈一指的顯貴人家.過年的那一套程序.謝韞身為一個以後要嫁人的女人.肯定是接受過專業培養.就好比掃塵.要不是謝韞提醒讓下人去南山砍一批竹子回來.削掉一部分d5wx「第五文學」看最新章節丫枝.用來掃庭院高處的角落.陳華肯定要累如狗施展他那獨步天下的輕功飛檐走壁只為打掃房屋死角.

&w「海天中文」看最新章節nbsp房子太大也不是好事,光打掃衛生就花去大半天的時間,中午的飯菜都是草草對付,忙到下午事情才算完工,香汗淋漓的謝韞有些別捏地看著陳華,然後臉蛋紅紅地說要去洗澡,陳華不解風情地哦了兩聲,整個趴在侯府大廳的桌子上休憩.等到謝韞跺著腳離開的時候.陳華放佛想到什麼似地.前兩天謝韞給他說過.過年的兩天正是播種的好季節.他怎麼把此事兒給忘了.難怪謝韞走的時候眼神如刀凌遲著自己.她說的洗澡.不會是想弄出點情趣來添油加醋.要真是這樣.自己剛才豈不是錯失了一個鴛鴦戲水的良機.

現在摸過去.謝韞肯定把門從裡面鎖死.那女人性格就是如此.問一次不行.肯定是以為陳華沒準備好.要想馬後炮補上絕對沒戲.剛才錯失良機.只能等下一次好好把握.到嘴的鴨子飛不了.

歇息了一會兒.陳華也跑去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換上一身乾淨的居家衣服.手裡抓著一把杭州小核桃脆吱吱地嚼著.反正下午沒事.他決定去找謝韞談談理想談談人生.說不定那啥就把事情給辦了.自己這兩天都沒少吃高蛋白東西.早已經是彈藥充足火力兇猛.

謝韞住在侯府西廂院第二間房,婉兒住的是第一間,陳華一個人住在東苑,東西兩院中間就連著一條走廊一個花園,還有一片假山假水亭台樓閣的人工湖.

來到西院的時候.正巧看見謝韞打開門.往外倒熱水.女人洗澡洗的慢.但洗過之後絕對全身香噴噴的.而且絕對給人一種熱血噴涌洗盡鉛華的鏡頭出現.

濕漉的頭髮盤起用簪子別在腦袋上,穿著薄薄雪色絲質輕衣窄袖長裙.衣身寬大.下長曳地.腰間束著絲帶,露出凝白高聳的胸脯和一截白皙的玉頸,讓人暗自吞口水想到「粉胸半掩疑暗雪」

那位寫詩的聖手,肯定是竊玉偷香的高手.乃我輩學習之楷模.

眼神有點飄飄然.至少在某些方面已經做好準備的陳華.用手捏碎一顆核桃.挑出裡面比識嘴裡.靠在連接廂房的迴廊柱子上.目不轉睛地打量著謝韞.

「我準備好了.」直接進入主題才是王道.什麼花言巧語都弱爆了.謝韞的性格肯定不吃那套.

謝韞白了他一樣,有這麼賴皮的男人么,剛才的機會不好好把握.謝韞心裡不舒服.但還是悄悄挪動身子.她的身邊.已經空出一個可以進去她房間的位置.

要是謝韞的小動作.陳華都還不能理解.那他可以去死了.

有些猴急地往裡面沖.進屋了.發現裡面還有不少氤氳熱氣沒散去.估計是謝韞剛才洗澡往裡面加熱水.造成整個房間雲霧繚繞.而且.閨房一側.用屏風擋住的地方.還能隱約看見一個巨大的木桶冒著氣兒.幾件女子貼身的衣裳搭在屏風上面.房間里的元素有點tiaoqing的味道.更能觸動某個發情地男人氣血翻滾.

「床呢.」進屋的某人.開始迫不及待地找躺下的地兒.

謝韞從後面進來.然後輕輕地合上房門.她胸前起伏不定.臉上的酡紅.就像天邊的雲霞.

然後她開始輕輕地解開系在腰上的雙耳絲帶.

她只是輕解羅賞,立刻就感覺自己的身子好像飛到了天空輕飄飄的.

某人已經從正面將她抱起.而且還是托著她臀部.將她的整個身體.都死死地扣在身上.

謝韞的呼吸開始急促.雖然她早有準備.但畢竟是第一次.全身都開始輕微的顫抖.

然後她感覺自己的脖子開始熱起來,胸脯也開始熱起來,嘴裡發出一些細微的聲音.

這種感覺持續了一會兒.直到她被放平在床上,腰間的絲帶被抽開,整個身體觸碰到一陣涼意,尤其是胸脯.好像最先被人剝開遮住的衣服.某個非常敏感的凸點被一片溫熱包住吸允.

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只能本能地瑟瑟抖動.來抵禦身體受到的刺激.

感覺到身體上男人的動作越來越大.謝韞終於閉上眼,死死地抓著她能抓到的任何東西,顫抖地說了兩個字.

「輕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