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六章格物院明年的展望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柔點.我可以當你的小駙馬.白天你騎我.晚上我騎你. 長安潑婦的負面新聞.從來都不缺題目.李藍藍這一次火燒侯爺府最後不了了之.在長安的貴族圈子中.私下閑聊總會出現關於她的話題.大家都看到了李藍藍...

李藍藍是在侯爺府吃過午飯才走的,侯爺府的飯菜,把她的胃留下了,所以她走的很勉強,如果主人允許,說不定李藍藍還想在侯府蹭了晚飯才走.

李藍藍的想法和侯府蹭飯大軍的人是一致的.他們天天錦衣玉食.為何會對侯府的飯菜情有獨.原因是侯府的飯菜獨特.他們幾乎從來沒吃過.

李藍藍殺氣騰騰地來.回去地時候.腦袋裡可愛地回憶起剛才吃過的那道獅子頭的菜,至今都感覺唇齒留香.那個糖醋鯉魚也不錯.都是自己喜歡吃的味道.每一樣菜都香飄四溢色香味俱全.比起宮廷的御膳.侯府的菜肴簡直就是做給天上神仙吃的.

以後經常來蹭飯肯定是必須的,誰叫那侯府留住了本宮的胃,回頭看著有點小受苦逼的藍田侯府.李藍藍美目精湛湛地發出幽光,然後踩著輕快的步子回宮去了,沒帶走一片雲彩.不過留下了長安城最勁爆的驚天八卦.

李藍藍火燒侯府鎩羽而歸.

李藍藍也會失敗.

李藍藍也是女人.

李藍藍也有愛.

藍姐.我愛你.你要是溫柔點.我可以當你的小駙馬.白天你騎我.晚上我騎你.

長安潑婦的負面新聞.從來都不缺題目.李藍藍這一次火燒侯爺府最後不了了之.在長安的貴族圈子中.私下閑聊總會出現關於她的話題.大家都看到了李藍藍的失敗.而且很恐怖地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藍田侯府.有關藍田侯府是不是住著神仙.藍田侯是不是會法術.傳的沸沸揚揚.

長安城的新鮮事.只會和天上的雪一樣越來越多.那些為忙碌的生活添情加趣的閑談.沒有遭到刻意的封鎖.它流傳在各個坊間的大街小巷中.無論販夫走卒還是王公貴族.沒事兒就嗑叨幾句.為自由之都添一筆淡墨.

尚書省頒布的春節放假日期以文件形式送到三省六部,標誌著唐人最注重的節日春節正式拉開帷幕.雖然假期為短短七天,但已經足夠讓人體會到大唐的人性化.

放假的日期從除夕頭一天到新年的初五初六上班.任何朝代.放假通知通常都是光速傳遞,而且必定會被人拿著說事兒.

尚書省的政令剛剛出爐,格物院的陳華就已經收到,是歐陽詢親自過來告訴的,老虞生病而且還不見好轉,歐陽詢暫代弘文館館長職務.格物院挂名弘文館下屬單位.老領導親自上門打招呼.讓格物院的一大幫夫子感受到組織的溫暖.那個熱淚盈眶啊.不過.歐陽走的時候.死皮賴臉想要走後門得到一間玉山別墅.然後他就被格物院那幫翻臉不認人情的傢伙直接送客.

開玩笑.據說現在的玉山書院.房價已經炒到上萬貫一棟房子.歐陽老頭兩三句話就想要得到一間小別墅.除非他來格物院當夫子否則免談.玉山別墅是教職工的住房.那是福利.不能走後門送人.

格物院一致抗匪.氣的歐陽詢跺腳遁走.

歐陽走後.格物院的夫子開始坐下來交談.放假了心情就好了.個個相談甚歡.程丹陽老先生還特意拿出蒙頂山茶.替每人泡上一杯.議論著今年春節的節令假該怎麼過.

老爺子家在蜀中.長安又無近親.陳華準備邀請老爺子去自己家做客.但卻被老爺子拒絕.他告訴陳華已經找好下家,來長安之前就和這邊的朋友通了書信,過年正好去友人那兒小住.

老爺子已經有去處.陳華不便多問.拿著茶杯抿上一口蜀中蒙頂山茶.舒服地享受現在閑暇時光.現在格物院的幾個夫子都喜歡上了草木味道的茶水.而且還準備合力寫出一本關於茶葉種植採摘煎茶的書籍改變唐人的喝茶習慣.

很欣慰看著格物院朝欣欣向榮發展,照此趨勢,以後和國子監一爭高下成為必然.當然.陳華的目的是把格物院建設成世界一流的學府.這才是他的願望.

借著今天朝廷放假通知,恰好沒有人缺席.蘇勖、嚴寬都在.格物院夫子不多學生不多.但一年下來總做過不少事.於是由他發起先進行自我工作總結.

自從接管格物院之後.陳華都一直在江南.格物院都是老蘇負責.陳華愧疚說自己不稱職.結果被老蘇訓斥一頓.

好吧.他也不能繼續謙虛.否則老蘇要把他罵的狗血淋頭.

於是陳華把明年格物院搬遷玉山.和洛陽米家合作修建作坊.聘請程丹陽老先生為格物院特級教授.江南才女謝韞為格物院女夫子.以及聖上對吐蕃的援助建設都提了一遍.然後說到朝廷撥款十萬貫建設格物院軟硬體教學設施,有了這筆錢,格物院現有的學科更應該細分.一些沒有的學科也要建設起來.並且廣開門路招納專業夫子教學,而且格物院自身也應該攻破的幾個科研難題不能讓人看笑話.尤其是工部.現在對格物院的意見很大.有上門挑戰的念頭.我們來者不拒.

陳華的來年工作展望說的很詳細.都是自家人.他也不隱瞞什麼.不過他才剛剛把來年的工作說出來.然後他身邊的幾個人通通傻眼兒.

程丹陽老先生不停地喝茶.突然冒出一句:「這是要逆天啊.」

嚴寬老頭弱弱地問一句:「會不會跨度太大.格物院承受不了.」

蘇勖很鎮定地淡淡問一句:「要不要老夫再想辦法去別處挖牆角.老夫還有幾個至交好友.可以想辦法都把他們挖過來當格物院的夫子.」

好吧.陳華被他們三個怪人打敗了.

明年格物院的工作的確比較多.但他相信.一定能夠完成這些工作.這不是吹牛皮.而是一種自信.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格物院還能建設成世界一流的學府么.

「我相信.我們一定能行.」看著格物院三個夫子.陳華堅定不移地說道.他的堅信.讓在場的三位都感覺到陳華身上那種不顧一切的拼勁兒.

「呵呵.」擔子和任務壓得氣氛緊張的時候.程丹陽老先生如同頂樑柱一樣用笑聲給了大家信心:「我也相信.陳侯一番話.能夠得到實現.老夫從蜀中前來.無非就是想讓自己在死之前不寂寞.在瘋狂地干一件大事兒.看樣子.老夫的願望要得到實現了.」

老先生氣定神閑地說著.嚴寬老頭喝了他的茶.嘴巴也跟著變甜.點頭認可道:「再干一件大事.我就退休回家抱孫子去.」

他這句話.惹得眾人哈哈大笑.一場格物院來年展望的茶話會開的其樂融融.

團結就是力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