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五章三個極品女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著她走進文具店買一支毛筆,都要臉紅耳赤和掌柜為了一文錢的價格爭論.陳華佩服這位大小姐為了省錢開始過上雞毛蒜皮的生活.在江南的時候.她肯定十指不沾陽春水.衣服也自有家裡的綢緞莊不定時送來新貨.文房四寶甚...

其實,以謝韞的性格,說出借種的話,並不是難事兒.

古靈精怪的二丫.勾起她心中深藏的母愛.像她這種超級大齡剩女.身體已經熟到不能再熟.談到生兒育女比那些沒長開的女子鎮定.她是經過深思熟慮地想過後才覺得.如果能找一個優秀的男人借種.等有了兒女自己就不那麼孤單了.

看著謝韞認真的表情.尤其是那沒有任何雜質的眼睛撲閃撲閃就像天真的少女.陳華問道:「你真那麼決定.」

他其實想說.古代女子不都是那麼保守的嗎.摸一下手都會認為要懷孕,失去貞操就要跳河自殺,未婚先孕更是要浸豬籠的,難道就不怕世俗眼光屑笑么?

謝韞讀懂了陳華眼中那些考慮.

不過她謝韞是誰?全天下都不能左右她的思想,她是一個自己決定自己做什麼事,不需要向誰交代的豪邁女子.

「如果你的身體沒問題.恰好.你這人也不算文盲.而且長相也不錯.那我剛才說的話還算數.」她把此事看的很平淡道.其實事情也不是陳華想的那麼嚴重.

好吧.陳華被謝韞的開放打敗.

他知道謝韞是個另類的女子.大唐朝找不出第二個.

如今.他對謝韞的認識更上一層樓.

她是個獨立強大的女人.

她自信到極致.是女人中的極品.

陳華覺得事情來得太突然了.他有點接受不了.更何況還關乎名節問題.為了證明他的身體很棒.正經道:「我這個人其實很樂意助人為樂.但是.我不願和沒有感情的女人上床.那是一種沒有情調的事.用一個老傢伙的口頭禪說.那是侮辱藝術.」

「這麼說.你對我沒有感情了.」謝韞仰著精緻的眉毛咄咄逼人.這時的謝韞是很美的.美到骨子裡.樸素的衣服.藏不住她渾然天成的俏容.言語間又多了鄰家味道.對男人是大誘惑.

陳華一時語塞:「你除外.」

他不否認對謝韞的感情.

謝韞燦然一笑:「我曾經看過醫書.算過等過兩天同房.能夠懷上的機會比較大.要不要給你弄得有情調點.讓你全身心地投入.醫書上說.魚水之歡.要求顛暖倒鳳死去活來.才能夠百發百中,其實,我也不想讓自己的第一次,過的索然無味.」

謝韞說的很坦然,傳宗接代,畢竟是性之初,與其遮遮掩掩,還不如光明正大的拿出來討論.

陳華合計著謝韞看得醫書應該是洞玄子之類的房術書籍.看不出這個才女還是博覽群書啊.居然懂得不少閨房樂趣.

頓了頓「聽潮閣」,全文字手打.陳華也不是柳下惠.這種事情人家女子都能提出來.他又怎麼會拒絕呢.拒絕了就是禽獸不如.

「你把時間算好.提前通知我.」自己肯定要提前幾天養精蓄銳.吃些有營養的東西.然後才能努力耕耘出一塊好田播種得到一個好收穫.

謝韞嗯了一聲.這種事.和一個男人討論.她終究是第一次.但想到如果自己真懷上了孩子.以後的生活就多了不少樂趣.她的臉上就有著一種幸福的喜悅.不過.還是有一絲落寞從她眼角中一閃而過.教子有了.相夫呢.

二丫這個活潑的開心果.見到稀奇的玩意兒就要去看.活脫一頭跑出馬房的小馬駒.陳華也懶得管教孩子的野性.否則以後長大了要被人欺負.他其實挺佩服一個人.老李的女兒李藍藍.同樣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但在男性為尊的世界她沒吃過虧.之所以對二丫放養態度,她現在正是形成性格的時候,以後會成為什麼樣的霸王,沒有誰能預測,可以肯定她出去后,能欺負她的人屈指可數.

在西市上看了夜郎雜耍.又去了裁縫店幫謝韞定做了幾件衣服.同樣也給婉兒做了幾件漂亮的衣服.雖然那小妮子心靈手巧.侯爺府賞賜那麼多綾羅綢緞她都能變成合身的衣服.但給謝韞買了.不給婉兒買.心裡上說不過去.當然二丫也添置了新衣.侯府的人一律不虧待.

謝韞不是一個天生就會買東西的女人.她甚至連開口討價還價都不會.看著她走進文具店買一支毛筆,都要臉紅耳赤和掌柜為了一文錢的價格爭論.陳華佩服這位大小姐為了省錢開始過上雞毛蒜皮的生活.在江南的時候.她肯定十指不沾陽春水.衣服也自有家裡的綢緞莊不定時送來新貨.文房四寶甚至朱釵首飾都有專人挑選配送.讓她突然有一天過上貧民小老百姓的日子她就會鬧許多笑話.

買完毛筆.從文具店出來.陳華問她又是何苦.侯府不缺錢.她成為格物院的夫子俸祿肯定不低.結果謝韞很開心地說了句.我的錢不多了都要留著養女兒.說完還一臉幸福.陳華敗退而歸.覺得自己好像化身陳世美.身邊放著無數的狗頭鍘.

想到自己未出世的女兒.居然讓她的娘親一手含辛茹苦養大.難道自己這個便宜的爹.就真的只負責耕種么.

答案是否定的.老陳家的孩子.不會挨餓受凍.不會受人欺負.更不會成為單親家庭長大享受不到親情.

這突然降臨的責任.壓得陳華心裡堵得慌.看什麼事都成了索然無味.恰好二丫要回去幫婉兒照看混沌攤子.二丫還是怕那個說話溫柔行事儼然慈母風格的婉兒.所以只好老實回去.謝韞買了自己想買的東西也不準備繼續無聊逛街.於是經過商議大家決定打道回府.

馬車在侯爺府門前停下來.下車的時候.發現侯爺府門前堆著不少柴禾.不僅如此.侯府前後左右.都堆上了柴禾.已經把侯府團團圍住.

很奇怪.喜歡看熱鬧的長安人.今天居然消失無蹤.這不科學.

不過.轉瞬看見能做出這種逆天行為的人.除了那個天殺的長安潑婦李藍藍.誰還有那麼大膽子敢公然跑到侯府門前放火.沒人捧場看熱鬧.也立刻得到理解.

穿一身藍色羅裙,手持火把,單手叉腰,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架勢的李藍藍一個狗奴才也不帶就那麼單槍匹馬橫站在侯府門前.

侯府的家丁早就作鳥獸散.他們不敢惹李藍藍同學.甘願當縮頭烏龜.讓陳華打算應該給侯府換一批外地來的壯勞力.他們不認識李藍藍.說不定就把她當瘋子抓了送官.

「藍田侯.本宮數到三聲.你要是再不出來磕頭賠罪.本宮就火燒侯爺府.」

李藍藍說話的語氣很沖.同時嘴裡面蹦噠有聲.

「一.」

「二.」

李藍藍已經等不及開始數三.數完之後.她就要開始放火.

不過.她最後一個三字.還沒吼出來.陳華已經如幽靈般來到藍藍同學身後.

陳華比李藍藍高出不少.伸手就捏住了李藍藍白玉般的小手兒.李藍藍的小手兒很滑.是不是大唐朝的公主手都那麼滑.跟天天泡了牛奶浴似地.

偷偷地摸了一下李藍藍的牛奶手.陳華已經準確地抓住了她手中的火把.

「小孩子.玩火是要尿床的.」陳華不羞不躁地說了一句.並且成功地奪下李藍藍的火把.

李藍藍措不及防被陳華從後面包抄.她獃滯了一會兒立刻有所反應.先是一陣大叫.然後雙手就握成繡花拳.

拳頭是藍藍同學最有利的武器.是她用來武裝自己打別人肚子的利器.

藍藍同學的拳頭正準備攻擊陳華的肚子.陳華一句話就把她所有的魂兒都帶走.「想不想知道吐蕃的事情.」

果然,再暴力的女人,也有溫柔的時候.

現在李藍藍的死穴是吐蕃.她不願當和親的公主.更不願嫁給一個一年不洗澡的吐蕃人.李藍藍威脅老李的話就是.寧願弔死在長安城的城樓上.也不願做一個空虛寂寞的女人.如果要把她嫁到吐蕃.她李藍藍就跑去當妓女.反正都是一樣為了取悅男人.和親的公主和青樓的妓女有何區別.

強大的藍藍同學.有支撐她不顧一切的信念.

她是一個不願接受命運安排的女人.

她是長安城的極品.

自己遇到的都是些什麼樣的極品女人啊.謝韞可以大方地說出借種之事說明她性格直爽勝過男人.李藍藍縱橫長安所長披靡被譽為長安之花名動宇內不過是為了改變命運.婉兒溫情善良居家賢妻深入人心依然淳樸地守著混沌攤子如塵世小野花.

三個女人.三種截然不同的人生.三類不同的性格.同樣的倔強.讓人記憶深刻.

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個謝韞.遇見第二個婉兒.碰上第二個李藍藍.

為自己的奇遇感謝老天,為自己能夠遇見三個極品女人喝彩.陳華腆著臉皮請李藍藍進屋一敘,道:「外面天氣d5wx「第五文學」看最新章節冷.別人看見了.以為我欺負了藍公主.傳到聖上哪兒終究好,我們進屋說如何?」

李藍藍拍了拍剛才被陳華捏過的手.對著四周畏畏縮縮走出來的侯府家丁.鄙夷道:「都不許把柴禾堆撤了.本宮要是進去談的不開心「六夜言情」,全文字手打.出來還要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