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九章朝會(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買了十幾頭小綿羊回來等開春了就讓二丫放羊去。 原本肥溜溜看著很萌很呆的小綿羊,才買回來半天,就被陳華和二丫拿著剪刀剪成了草泥馬的怪物,當然他也收颳了不少綿羊毛,陳華把那些綿羊毛用酒精消毒漂洗干...

五更天,外面還下著鵝毛大雪,安樂坊的坊丁早已把官街鼓敲得「咚咚」響亮,作為上十天班,才有一天休息日的大唐朝幹部,每天天不亮就要去太極宮門前守著準備上朝,這是一種精神和身體上的摧殘。ttp//來有必要向老李推薦星期制度,肯定能得到眾朝臣的支持。

侯爺府的馬車把陳華送到了太極宮,去太極殿就要靠陳華步行。

太極宮號稱大唐最富麗堂皇的建築,冬天是看不出有啥稀奇,甚至還趕不上陳華的玉山別墅。漫天飄雪把太極宮高挑的樓角蓋上一層厚厚的銀白,宮裡的太監宮娥早早就從掖庭宮出發拿著工具開始掃雪,不然等會兒大臣上朝的時候會打濕鞋子,他們會受到管事太監的責罰。

勞動者永遠是早起在幹部的前頭,看著那些掃雪的宮娥太監,五更天才起床的陳華不敢有啥怨言,一個人自個兒走著,順便欣賞雪景。

半年沒受上早朝的罪了,陳華突然發現今天上早朝的人好像比以往要多,在他前面,密集走著幾批人,只怪天太黑,看不清楚,打招呼就免得,等會兒到了太極殿有的是時間寒暄。

唐朝的官服看起來是那種連成一體的袍子,面料是綾羅綢緞,大冬天穿身上再好看也扛不住凍,於是陳華自己帶著二丫去西市買了十幾頭小綿羊回來等開春了就讓二丫放羊去。

原本肥溜溜看著很萌很呆的小綿羊,才買回來半天,就被陳華和二丫拿著剪刀剪成了草泥馬的怪物,當然他也收颳了不少綿羊毛,陳華把那些綿羊毛用酒精消毒漂洗乾淨烘烤乾之後,就變成了和棉花一樣柔軟羊毛絨。侯爺府住著一位心靈手巧的未過門媳婦,陳華親自上陣一番指導頗有精通女紅氣勢,公孫婉連夜做出一件內夾羊毛絨的馬褂,現在的陳華,終於可以說上一句,自從穿了羊毛褂,冬天上朝再也不用擔心會受凍。

朝服都穿在裡面,外面披著馬褂,陳華這種裝扮實在是另類。

才沒走了多遠,長孫胖子腳步如風從後面追了上來。

「藍田侯今天這身打扮,還真是讓老夫開眼,其他大人都是趕山趕水往太極殿跑,侯爺倒是興緻高昂,居然一路閑庭信步左搖右晃,欣賞這太極宮的雪景。」長孫胖子直接看上了陳華穿在身上那件青色的馬褂。胖子是識貨人,一眼就看出陳華穿的馬褂能抗寒,不然大冬天,陳華上朝一定跑的,外面冷啊,進了太極殿就暖和了。

長孫胖子今天不當群臣模範了啊,居然起來的那麼遲,還排在自己後面才來上朝。

「長孫大人說笑了,今日怎不見大人早去太極殿侯著當模範代表。」陳華說話嘴巴就沒個遮攔,他當然知道長孫胖子笑口常開不容易生氣。

「哎,人老了,這精氣神兒就跟不上,一到冬天骨頭連著筋都在痛,我家夫人催促了我三遍,才趕著起床上早朝。」胖子平常說話比較實誠,不打官腔,在朝堂上人緣不錯,管理尚書省也得心應手,有不聽話都被他教訓了。胖子比老李長兩歲,話說要辦十大壽了。十歲的人說自己老,只能證明這個年代平均壽命只有五十歲。

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的陳華很同情胖子十歲不到得了不能根治的病,道:「長孫大人那是風濕病,天晴下雨,季節變化就會犯玻」

胖子才想起,陳華別的先不論,醫術方面有口皆碑:「老夫這病,還有的治?」

陳華搖頭:「徹底根治很難。」

神醫都說難,肯定就難了。胖子努力地笑出聲:「侯爺今天穿的這件青色褂子不錯,在長安城那兒買的,老夫改日也讓犬子沖兒去買一件回來。」

「這東西長安城恐怕沒得賣,改天你老讓長孫兄到我府上,我把製作這種褂子的方法教會他,長孫大人就能夠穿上了。」別人都把知識當成絕密私藏起來,全長安恐怕就只有藍田侯慷慨大方,不管家裡有啥新鮮的東西,別人只要上門求教,一定傾囊相授。

長孫胖子奇般地朝陳華拱了拱手:「老夫就先在此謝過了。」

「長孫大人就別客氣了,我和長孫兄情同兄弟,按照輩分,應該稱呼你一聲伯父,先前我都不好意思說,你口口聲聲稱呼小侄侯爺,小侄心裡慎得慌,長孫大人要是不嫌棄,叫我一聲賢侄,就是我的福分埃只可惜,小侄身上的長褂只做了一件,如果有多餘的,一定現在就送給伯父。」胖子是屬於那種屹立朝綱不倒的人物,雖然知道他是笑面佛、笑裡藏刀、笑聲可殺人,而且他還坑過自己一次做的滴水不漏,對上這種人就要保持能相交不決裂的態度。反正長安城認的伯父不少,多一個不多。

有句話叫什麼來著,親爹不如乾爹,親大伯不如干大伯,伯父多了路好走。

「賢侄說的哪裡話,見外了是不。」長孫胖子表情認真,好像對此事很在意。他難道想通過表情告訴陳華,其實在心裡一直把他當賢侄,只是你不認我而已。

陳華連連點頭:「是是是。」然後他也變成向日葵燦笑道:「伯父可知今天早朝有什麼大事兒么?剛才我看見好像上朝的人比平日多了不少,覺得有些奇怪。」

胖子小眼睛看陳華如同看怪物:「賢侄難道不知道,今日聖上在太極殿召見番邦使臣,這是一次盛大的朝會,賢侄不會不知道吧?」

老李昨日就沒告訴自己今天是外國使臣拜見他老李的重大日子。他還威脅自己不來就踹屁股呢。

說句沒有違背良心的話:「小侄還真不知道此事。」

無忌胖子笑道:「不知道也沒關係,沒什麼好緊張的,第一次參加這種朝會的人,說不定還覺得新鮮呢,等會兒你就知道了,那些番邦國家,哎,畢竟不是禮儀之邦,和程咬金有的一拼,說不定打起來都有可能,去年東瀛的使臣就和高麗的使臣,為了爭奪聖上賞賜的禮物打了一架,今年不知道他們還要不要約架,老夫這次可要和房玄齡賭東瀛人一定會輸。」

說著說著,太極殿到了,胖子和陳華走的很近,看起來相談甚歡。太極殿前那些八卦大臣,眼睛早就瞄上這一老一少。藍田侯從江南回來的消息他們早就知道,沒想到他今天居然來上早朝了,讓大多數朝臣都認為這是壞事。

希望他不要在外國使臣面前丟了大唐朝的顏面,眾大臣心中默念三百五十六句祈禱,因為有陳華的地方,就充斥著血腥、暴力、蠻橫、不講理。

r*^_^*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