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章算計吐蕃的君臣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管理,連續幾年都在虧空國庫.既然是賠銀子.聖上還不如賞賜給臣.正好太僕寺管理的牧場在臣封地邊上.這賠本買賣.還不如讓臣來做.以後聖上的皇宮要是真缺馬了.臣可以開出最便宜的價格賣給太僕寺.」 老...

「按照你的方法.我們大唐派遣一位類似質子的王子去吐蕃傳播大唐文化.吐蕃人不見得不會再幾年之內成長起來.這樣做.會不會養虎為患.你可知道,那頌讚干布比你還年輕.一旦讓吐蕃人掌握了我大唐先進的冶鍊技術和農耕物種.以他們超強的生養能力.吐蕃每年的兵力增長同樣不容小覷.」

老李完全把陳華當成他的後備智囊團.玩政治的.哪一個不是狼子野心.松贊干布現在羽翼未豐.屁顛顛跑來請求大唐拿糧食把他餵飽,誰都很難保證他以後不會反咬一口.

而且.大唐要派遣國內一批優秀的工匠教吐蕃人冶鍊鋼鐵、學會看並發展農業和畜牧業.發展他們國家的經濟政治文化.提高吐蕃國民的整體素質.這是拿自己的錢替別人建設國家.有好往來和人道主義有屁用.弱肉強食才是老李這些當權者該考慮的事.

陳華現在完全搖身變成老李智囊團頭號智多星,老李的擔憂不無道理,他其實也害怕老李和方館那群外交官一樣,把自己的立場擺在世界老大的位置上,然後一股腦兒拿出國內最先進的東西和外人分享,雖然當老大哥照顧小弟的做法的確夠氣派,但這是在自掘墳墓,很顯然老李不會那麼做.

「聖上肯定聽過一句話話.不戰而屈人之兵.」

以老李的閱讀面.兵法、史書肯定是翻爛了.孫子兵法裡面用兵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費一兵一卒讓人投降.援助吐蕃我們可以啊.我們很樂意給你提供全方位全天候全年無休的工匠到吐蕃幫助你們建設美好家園.但是並不」代表.我們去吐蕃援助是在造福全人類讓大家共同進步.

老李覺得陳華關鍵時候就喜歡買關子.他都想走下來踹他屁股兩腳.他讀過孫武手抄板上面還有他寫下的心得體會,老李比陳華更懂這話的意思.

「有什麼建議快說.」

老李顯然等的不耐煩了.

「聖上當真要臣直言.」察言觀色.尤其是看老李那英俊猶存的龍顏.先確定他等會兒聽了自己的方法不會拍桌子踹龍椅.然後跳下來踹自己屁股.

老李覺得好笑.你陳華什麼時候膽小了.

「講.」老李把耳朵都豎起來.倒想看看這小子有如何妙計.

索老李的表情顯然是不相信自己.陳華義正言辭.道:「臣想說.聖上是否該考慮.給格物院撥一筆款項.用作教學設施建設.」

看了看老李茫然的眼神,還有他要拍桌子的手勢,陳華立刻解釋:「這個所謂的教學設施建設.它包括的兩方面.一方面是硬體設施.一方面是軟體設施.所謂的硬體設施,其實就是學校面積大小.教室的多少.操場有多大.活動中心多少.機械、簡單的醫療設備、體育設備是否齊全.實驗室專用設備是否完善.至於軟體設施呢,簡單說,就是師資力量是否雄厚.後勤服務是否滿意.教學管理是否嚴格規範.生活住宿是否溫馨.學校教學環境是否合理等等.格物院想要改變這些.都需要投入大量的錢財.當然離不開聖上的支持.」

「胡鬧.朕是在問你援助吐蕃的問題.你那格物院朕自會知會尚書省負責撥款建設.」要不是老李對陳華還有期待.他早就下去踹他屁股去了.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非得在重要事情上掉鏈子.

陳華一時語塞.難道是自己沒表述清楚.還是老李不知道.什麼叫科教興國.

不論是國防建設.還是兩國之間,小打小鬧搞醫藥戰略.食品戰略.航空航天戰略.海洋戰略,都離不開科學技術的支持.為了滿足這點.就必須花大力氣重視教育.

格物院是大唐唯一一所理工學院.別問它是幹什麼的.它是搞科研的啊.裡面培養的都是科研人才?

不要小看科研人才.那是一個國家的寶貝.抵得上五個師.

格物院的人動動腦筋.完全可以讓吐蕃人砍完山上所有的樹,挖完地里所有鐵礦,辛苦練出來質量非常差的鋼鐵.同樣可以讓吐蕃人辛苦一年.收穫的時候.得到滿滿一倉庫毒大米.讓他們的兒童每天喝最毒的羊奶.讓他們男人失去生育能力.讓他們的女人全都夢想嫁到大唐來.

「聖上.臣給你這樣講.你可能會聽明白點.臣打個比方.如果.我們大唐拿給吐蕃的種子.他們的種下去.有收成了.但是吃了之後.身體會出各種各樣的毛病.華佗孫思邈都束手無策.我們教他們餵養牛羊.然後擠出來的奶水是有毒的牛羊肉也是有毒的.他們的兒童吃了之後.腦袋會如斗那麼大和傻子一樣.我們同樣也可以教他們煉鐵.到了戰場上.他們的大刀就成了銀槍蠟頭.我們還可以給吐蕃提供鴉片、勾兌有毒的烈酒讓他們的男人失去生育能力,當然.聖上要是同意.每年派遣一些優秀的大唐好男兒去吐蕃遊學,順便拐帶幾個吐蕃女子回來讓吐蕃人娶不到老婆.最後一條是純私人建議.聖上可以不採納.」

自己是不是太壞了.史書上不會把自己寫成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奸臣吧.提出這麼多惡毒的方案.陳華懷疑他死後肯定要下十八層地獄.他在責問自己的內心.恩.從心底深處傳出地獄老大的聲音.小子.刀山油鍋已經給你準備好.再等你享福一萬年.就可以用得上了.

某人的心裡.產生了兩個聲音.一個是他的.一個是地獄老大的.

當然.現在地獄老大管不著他.因為.好人命不長.禍害遺千年.

能管他的人.此次此刻.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他.

這是在毀一國之根基啊.

「愛卿說的可是真的.」老李從龍椅上站起來.愛卿的稱呼叫特別親切.讓陳華受寵若驚.老李什麼時候變得平易近人了.

「如果聖上考慮給格物院撥一筆銀子.臣剛才說的.就能夢想成真.」一腳把地獄老大踹飛,靠.要從老李手裡拿錢.不替他辦實事他摳門的緊,我也是在為大唐的繁榮添磚添瓦,自古忠義難兩全.你讓我活過一千年再下來受刑.

「十萬貫夠不夠.」老李太大方了.開口就是十萬貫.可以讓格物院再開分校了.

「完全足夠.聖上重視格物院.重視科學.乃天下福氣.」說實話.老李對此事的重視.讓陳華小小震驚.不過他也明白.老李看中的是格物院帶給吐蕃的破壞力.

想想一個國家,大米有毒、蔬菜有毒、牛羊肉有毒、奶製品也通通有毒.那是一個百毒縱橫的世界.裡面的兒童經常出現大頭娃娃,男人全部不孕不育,得病就是患癌.那樣的國家.就算民風彪悍號稱半獸人.慢慢和他們打時間仗.拖個幾十年肯定是不戰而亡.

老李笑了.儘管不明顯.但沒有逃過陳華法眼.他整張臉看起來還是很威嚴的.濃眉闊目.虎相天威.儼然一代梟雄風範.

老李在兩儀殿中.很少因為和臣子商量事情.做出從他坐的龍椅處走下來親民的動作.

但是這一次.老李卻是龍行虎步流星點地來到陳華身邊.

站在老李身邊有壓力.陳華挪了挪身子.

老李就見不得陳華這傢伙不摻假的表演.不懂得拍馬屁啊.回去和長孫大人學習.遇到自己立大功的時候.那張嘴兒甜的和一罐蜜糖差不多.你不賞他幾畝地都過意不去.

「愛卿啊.你屢立奇功.你說.朕該賞賜你什麼才好.」怎麼感覺老李說話好假.

你把我升到藍田縣公.我是不會反對的.

當然.這句話.只在陳華心裡溜過.「臣還沒想好.」

老李聽后哈哈大笑:「那朕給你一個月時間.想好了.隨時來告訴朕.」

陳華感覺老李給他思考的期限有坑他的嫌疑.不能把老李想的太好.他號稱萬人坑.

「聖上.可不可以准許臣一個小小的請求.」

老李就喜歡陳華的直率:「你說來朕聽聽.」

「聖上犒賞臣江南之功.特賜良田千畝.牛羊馬匹各五百.食邑添到一千三百戶.加封金紫光祿大夫.臣覺得委屈.」天地良心良心.演戲要逼真.有眼淚最好.在老李面前就要使勁叫窮.他才會捨得割點身上的肉給你吃.

這小子哭窮的態度.簡直可以聘美程咬金、尉遲恭諸位粗人啊.

「那你覺得.朕該如何賞賜你.你給朕出個意見.反正你鬼點子多又新鮮.」

什麼叫我鬼點子多又新鮮.那是被逼的.叫食君之祿忠君之事.

「臣聽說.玉山往西八十里有個天然牧場.聖上交給太僕寺的廄牧署管理,連續幾年都在虧空國庫.既然是賠銀子.聖上還不如賞賜給臣.正好太僕寺管理的牧場在臣封地邊上.這賠本買賣.還不如讓臣來做.以後聖上的皇宮要是真缺馬了.臣可以開出最便宜的價格賣給太僕寺.」

老李聽不出陳華那句話真,那句話假:「好端端的.你跑去養馬作甚.」

「聖上其實不知.臣其實對馬匹頗有研究.當初在涼州攻打吐谷渾的時候.見過他們的戰馬比大唐戰馬高壯有力耐力更強.臣打算從格物院分出一批人.在那裡開設一個戰馬研究基地.為大唐培育優良的戰馬.」老大.你總該知道我是在為國為民吧.你看都想到培育雜交馬了.

老李想了想.道:「你改天抽空去太僕寺辦理接管手續.」

「謝主隆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拍老李馬屁必備辭彙.陳華說的非常順溜.

老李臉色一橫.大有看透陳華心中真實想法:「先別謝朕.朕不會撥一兩銀子給南山的牧場.養死了馬.通通是你賠錢.」

這回陳華很慷慨:「聖上放心.馬死了算我的.絕對不會怪聖上.」

「你還敢責怪朕.」

「不敢.不敢.臣就是隨口說說.」

「念在你有口無心.趁早滾吧.記得明日早朝.朕要見到你站在太極殿上.遲了一刻.朕踹你屁股.」

↖^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