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章李家兄弟的近來情況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只要陳華一句話.立刻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靜若處子做出楚楚可憐狀. 這個買來的蘿莉.成了侯爺府的開心果.獲得眾人喜愛是必然的.李靖和紅佛經常給她帶好吃的.兩口子的兒子最小的李德獎都已經成年了...

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 長安大害陳華回來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兩天功夫就傳遍了整個長安城.

長xt,安城的貴族開始惶恐了.有陳華在的地方.他們就不能感覺到一絲一毫的安全.這快過新年了.居然傳來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那廝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在江南過完年再回來要死啊.況且江南運河不是還沒修好嗎?他這是擅離職守,按律當斬!

很顯然,長安城的貴族不待見陳華,聽到他回來的消息,如同老鼠見了貓.

想想陳華到長安后幹了多少件大事?

侵佔玉山商鋪,教唆學生毆打貴族,逼瘋許敬宗.以一人之力單挑工部揚言天下從此再無水患.人在江南還把魔掌伸向長安要求貴族捐款不捐不行.

他們心裡都覺得那些事肯定是小打小鬧.說不定他以後還會鬧出更逆天的事出來.他就是一顆隨時都可以爆炸的爆竿.說不準就在你腦袋上開花.你只有花錢看病.

現在這傢伙又回來了.大家說該怎麼辦吧.

是聯合去聖上面前請求讓他繼續流放外省.還是晚上偷偷朝侯府大門潑髒水潑大糞.

有人恨你.當然也有人願意親近你.

長安城可謂侯門深似海.貴族一大打.恨陳華的人偷偷地躲在家裡罵他,然後看看家裡庫存了多少銀子,夠不夠他再坑一次,而那些知道他回來的人,把侯爺府的大門都踩爛了,天天打著登門拜訪的幌子蹭飯.

如今的藍田侯府.突然就像變成菜市一樣比以前更加熱鬧.二丫天天端一張小凳子坐在門口白眼那些來蹭飯的大唐老幹部.諸如程咬金、尉遲恭、李勣.這些臉皮厚上門不帶禮物拜訪的傢伙.二丫會攔著他們不讓進去.小丫頭牙尖嘴利說話不帶刺兒.任那些歲數大的老妖精臉皮厚通通招架不住她那刀子嘴.當然.二丫也有看人的時候.就好比虞世南、歐陽詢、魏徵、蘇勖.這些能說會道耍嘴皮子的文官.二丫就不為難他們啦.而且還熱情地端茶遞水.博得眾位知識分子一番讚美.不管多大歲數的女人.都喜歡聽漂亮的話.這還真為難了那群舞刀弄槍的老妖精.因為專業特長方面他們天生就不會討女人喜歡.

瞧人家侯爺府的小千金.說話做事深得侯爺真傳.小小年紀就頗有父風.以後長大了絕對又是長安城數一數二的女流氓.

自從有了陳華這個比親爹還親爹的老爺背後撐腰.二丫就是天空中快樂生活的鳥兒.天多高就飛多高.有時連公孫婉都約束不住.不過只要陳華一句話.立刻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靜若處子做出楚楚可憐狀.

這個買來的蘿莉.成了侯爺府的開心果.獲得眾人喜愛是必然的.李靖和紅佛經常給她帶好吃的.兩口子的兒子最小的李德獎都已經成年了.兩老口又把婉兒收為乾女兒.也間接把二丫當成孫女兒疼愛.李靖經常都是板著臉不愛說話.在朝中除了幾個當兵的死黨兄弟.文官那一派根本就沒交集.老傢伙孤傲一身.但偏偏在二丫面前活脫變了個人似地任憑他騎著玩牽著跑不怨言.

受二丫欺負的還有李承乾那傢伙.他是侯爺府蹭飯大軍中最常見的一個.要不把侯爺府的小管家伺候好了就甭想進門.李承乾現在都還沒有太子的覺悟.把自己定位為大唐朝以後的國君.不讀書、不謀政、不思進取.老李都賴得批評他.直接動腳踹子.李承乾天生欠打.越打越痞.反正他每天除了上早朝.閑下無事就處晃蕩.偶爾去長孫那裡捶背捶腿孝敬母親趁長孫不注意偷吃老李的特供果蔬.然後在宮裡溜達被裡面一群小霸王呼來喝去騎大馬裝老虎扮小丑.等被那群霸王欺負夠了,就溜出宮上藍田侯府呆一天吃飽喝足回他東宮睡大覺.和太子妃的關係很僵,據說至今還沒圓房.

你說李承乾一天都幹了些啥事兒.這廝混吃等死的態度.比陳華還惡劣.看來有必要讓他學會玉不琢.不成器,不學.不成行這句古話.

就在陳華回長安哪天.李恪和李泰從藍田連夜突襲趕回來.兄弟兩就像商量好的.進了侯爺府.一左一右就攀上陳華的著膀子鐵了心當樹袋熊.拜託,李恪你今年有十六歲了吧,李泰也過十五歲該成年了吧,怎麼兩人都沒個王爺樣.特別是李泰.衣服上還沾著水泥.鞋子也磨出洞了.皮膚黑不少,看起來像個建築承包商.李恪更扯淡,穿一身樸素的藍衣短打勞動裝,這傢伙是要準備當民工還是咋整?

兩兄弟是夜裡趕回的長安城.蹭飯的人都走了一大潑.他們口中天底下最溫柔的婉兒師娘又親自下廚做了頓好吃的款待兩人.半年不見自己的老師.兩人都有話要說.也就拉著陳華秉燭夜談了一夜.

格物院新修的教學大樓已經完工.正在加班加點裝修內部的教學設施.蘇勖院長找了太史令李淳風選了黃道吉日,大概明年二月中旬就可以搬遷.

說到格物院的新校區.李泰就滿臉自豪.那是由他經手一磚一瓦修起來的園林式書院,蘇勖院長說了,他李泰的名字,會伴隨著玉山書院的掛牌成立,會被刻在書院裡面單獨豎起的一面榮譽牆上.只有對書院做出重大貢獻的教師和學生.才資格讓他的名字刻入玉山書院的榮譽牆流芳百世.

想想就覺得意氣風發,十五歲之前,李泰都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仗著自己是王子,整天帶著一幫貴族子弟打架鬥毆尋釁滋事無惡不作,現在想來,以前的他真是胸無大志之人,浪費了不少青春.過幸好遇見了自己的老師,他給自己尋找了一條理想的道路,玉山書院不過是自己一生當中的起點,只要他肯努力,以後一定能修出更多比玉山書院漂亮的房子.

李泰在改變自己的人生觀.李恪又何嘗不是.燒水泥、制玻璃.冶鍊鋼鐵.那一樣不是在謀福大唐.他已經喜歡上了現在的工作.如果逼迫他做其他的事.李恪一定會斷然拒絕.並且義正言辭說道.我要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科學.

很欣慰地能夠看到自己兩個弟子變化如此大.也恭喜他們找到了自己喜愛並且忠誠一生的工作.如果按照歷史的發展.李恪和李泰的結局都逃不脫悲慘二字,不過現在歷史的前輪好像偏離的軌道.

師徒相見,徹夜聊了一整晚.而且兩小子的酒量見長不少,六十度的老白乾要喝幾瓶才滿足,弄得陳華要讓他們徹底盡興,非得把自己也喝的醉醺醺的才行.

ps:謝謝和時間賽跑同學的一百張p票.)

↖^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