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章其樂融融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了國家的顏面.同樣不能讓外國使臣以看不起大唐朝.一些負面影響傳出去.以後還怎麼讓其他想要建交的國家 「藍田侯.擔得起逸群之才.字稱表.我等去過大唐朝以外諸多國家.見過不少奇聞趣事.但也比不得他...

請使用訪問本站。 解決這些外國使臣的問題不難.就怕他們不安好心.不遠萬里跑來盜取國家機密.

給李義表的交代.無非是讓他下去和方館的外國人好好溝通.至於他們提出的考驗.擇幾個比較簡單.又不會透露國家機密進行回答.

就好比大食國的考驗.回答他們就等同於打臉.我大唐人比你們更早認識阿基米德.你還有臉來考驗皇冠問題.

至於高麗人的問題.回答的時候把九宮格數字遊戲是從中國傳過去的再次提一遍.免得他們數典忘祖了.他們要是敢狡辯說九宮格是他們高麗人發明的.對不起了.大唐朝的炮火就會對準你高麗的大門.外交方面不能示弱.打不起也要賣弄嘴皮子.況且現在的大唐還沒有那兒不敢打的地方.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侯爺的淳淳教導.讓方館的幾位官員學到不少.他們都還是單純的想把大唐朝最好最富足最強盛的一面展現在世界面前.根本就沒明白有些國家裝孫子.肚子里的歪心思不少.差點著了他們的道道.

李義錶帶著方館的官員恭敬地告別侯爺.外國使臣的考驗被解決了.壓在他們頭頂的烏雲風吹飄散.這幾天.他們拜訪了那麼多處地方.最後解決問題的.居然是以前名不經傳的格物院.

走出格物院大門.李義表和他三位同僚並肩而行.吃外交飯的人不容易.和外國人打交道.既不能折了國家的顏面.同樣不能讓外國使臣以看不起大唐朝.一些負面影響傳出去.以後還怎麼讓其他想要建交的國家

「藍田侯.擔得起逸群之才.字稱表.我等去過大唐朝以外諸多國家.見過不少奇聞趣事.但也比不得他一個人見多識廣胸有溝壑.」說話的是同文館的王玄策.這傢伙一向自傲.很難佩服人.此刻也忍不住把心裡話說出來.

都亭西驛的監官蔣師仁在一旁思考道:「王兄看人一向極准.藍田侯.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單憑他此次幫忙解決方館外國使臣的考驗.我等上報朝廷.其功不可沒.你們可知.這藍田侯.才從江南修運河回來.功高勞苦.可謂居功至偉.我們何不趁此機會進宮面聖.讓他功上加功.這兩份功勞合在一起賞賜.估計這爵位.」

蔣師仁話有所頓.

方館的其他三位幾位官員同樣驚駭.

侯爵之上.便稱公.

還沒到而立之年.位國公之列.開國17年.他足以稱得上升遷最快的傳奇人物.

通事舍人李義表看著方館幾個監官.想了想道:「還是先回去解決了外國使臣的考驗.再面聖也不遲.」

王玄策、蔣師仁對望一眼.頓陷無聲.

格物院送走了方館那批上門求救的外交官.立刻就像新年提前來到.留下來的學生包括夫子.圍著才從江南趕回來的正牌院長.唧唧咋咋說個不停.

程丹陽老先生不苟言笑地坐在太師椅上喝茶.似乎他很喜歡喝那種油膩膩的毒藥.而且喝的時候還特別享受.茶水在嘴裡面品了幾次才吞下去.看的旁邊的陳華一陣雞皮疙瘩.

老先生九十高齡.還能從蜀中翻山越嶺來到長安.瞧那面貌精神.頗有仙佛之氣.他的養生之術肯定高超.堪比第二個彭祖.活張三丰的年齡不成問題.

先前和程老先生交談過.得到的結果就兩個字.大儒.絕世大儒.他說的每句話都富含哲理.一個人能從平常說話中.就能隨口說出生活的道理.不是絕世大儒還是什麼.

就好比程老先生拿喝茶說事兒.喝茶其實是一件小事兒.說白了就是解渴.幹嘛非得要弄出許多花花繞繞.說道這裡.這老頭沖著陳華神秘笑著.問他是否以為自己喜歡吃鹽巴.陳華的確有這種想法.誰叫你老剛才端著一杯加滿香料精鹽的茶水喝的不亦樂乎.程老先生笑著誇獎陳華誠實.然後說道.他只是想看看長安城的茶是什麼味道.結果喝過之後才知道長安人喜歡喝尿.趕明兒他拿點私藏貨蜀中蒙頂山上摘的茶葉.泡成茶拿給大家品嘗.還問陳華要不要茶葉.純私人關係贈送.

蘇勖給格物院請來一個老神仙啊.程丹陽老先生是一位妙人.陳華點頭說要.他和程丹陽老先生都喝不慣尿.只能喝茶葉泡的茶.

嚴寬老頭厚著臉皮也想程丹陽老先生施捨他一點蒙頂山茶.結果被程老先生指著他鼻子罵想得美.弄得滿屋子哄堂大笑.就連一直沒怎麼笑過的謝韞也掩嘴輕笑百媚叢生.格物院太好玩兒了.親切的就像一家人.結果程老先生看見了謝韞.笑著說.這咪猜真漂亮.要生在我們蜀中.絕對是一隻討人喜愛的金鳳凰.十里八鄉的咪多都會愛上你.

謝韞的臉那個紅啊.偷偷地躲在了陳華身後.程老先生說話怎麼那麼不靠譜啊.

這一切多麼熟悉.曾幾何時就出現在夢中.一家人聊聊家常.磕叨閑事.聽得最多的就是滿堂笑聲.

過年就該有這種氣氛.處處歡樂多.

還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膀子被扯了扯.守在一旁的蘇勖.已經急不可耐地把陳華拉到一邊.頗有怨言.道:「你小子可算回來了.格物院這攤子.我也該交給你了.」

不會吧.第一天來.就想讓我接班.老蘇.不帶你這麼想從院長位置退下來的.

「這不都放假了嗎.院長的位置.開學了再交給我也不遲.你看.我不是才從江南回來.這還趕著回家呢.一路奔波連飯都沒吃.真想現在就回家洗過澡好好睡一覺.」能推一天是一天.推不了就只能走馬上任了.

蘇勖想罵人.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走吧.走吧.你家那小娘子.天天要跑來格物院看幾次.都快變成格物院門前一塊望夫石了.你回來的消息.她肯定不知道.」

婉兒那痴情的女子.每件事做的都那麼暖心暖窩.陳華笑容燦爛:「那我先回家了.」

「晚上去你府上蹭飯.」蘇勖雙眼放光.看著怪嚇人的.從他口中能說出蹭飯二字.看來以前沒少幹這種事.

陳華還不明白他走之後.長安城怎麼流行蹭吃蹭喝了.那應該是他的專利啊:「什麼是去我府上蹭飯.喂.老蘇.別搞得神神秘秘.快告訴我啊.」陳華都不叫蘇勖蘇伯伯了.直接稱呼老蘇.敢去我家蹭飯.根本沒情面可講.

陳華一臉不知所謂的茫然樣.讓蘇勖笑的歡快:「你家那小娘子心靈手巧.做出來的美食.不知道每天都好多朝中的大臣都跑去你藍田侯府蹭飯.我們關係那麼好.蹭一兩頓.那是沒得問題吧.」

靠.陳華很光榮地聯想到.他的侯爺府.肯定每天都是高朋滿座.

這是要把我吃窮.還是咋整啊.

↖^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