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七章吳郡現狀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第一站就是吳州.現在要走了.也得去看看那裡災后從建究竟開展到什麼程度.吳州以前的刺史蕭翼被調到長安當差.才上任的新刺史.陳華不熟悉.所以想趁著走之前過去瞅上一眼. 到吳州只需要小半日的路程....

杭州下雪了.立冬之後.的小雪.瑞雪照豐年.明年一定是個豐收年.

堤壩工程.已經到了收尾階段.給所有修堤壩的民工結算了工錢.派發了朝廷送來的救濟糧.放掉大半民工回家.留下一小半收尾工作.這被江南人形容為惠及千年的工程.終於要畫上圓滿的句號.

江南的人罵陳華罵的狗血淋頭.但不能否認掉他修運河的功勞.

什麼叫千年工程.就是和長城一樣.能經歷千年不倒塌.

外面的人以為江南人在吹牛皮誇大其詞.但當他們有幸乘船經過綿延江南數州府北連江都的江南河道.看到兩旁清一色碧玉垂柳十步一行.栽在水泥澆築固若金湯的堤壩上.很難想象.就算整條長江的水都灌到河裡.他們也絕對相信.堤壩一定不會決堤大不了漫過而已.但.有那麼大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嗎.答案是沒有.

江南以後再無水患.並不是誇大其詞.藍田侯做到了.這句話.在長安.肯定要引來一場激烈的辯論.

結束了.一切都快結束了.敲了半年石頭.整個人瘦了十公斤的程處默.終於可以好好休養身子.

他這兩天.老愛往杭州城跑.還拉上情傷未復的杜荷.程處默是吃貨.程咬金同樣也是吃貨.杭州城地大物博.西子湖特產藕粉晶瑩剔透.是居家旅行必備美食.程處默想趁著回長安之前.扛一車回去孝敬他老子.

杜荷也買了許多東西.不過都是紀念品.就好比他去了西子湖邊幾個比較著名的寺廟.買了很多木牌寫上名字掛在某棵姻緣樹上.

早戀是痛苦的.未成熟的果也是痛苦的.碧波心的離開.對他的傷害很大.但願天下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是杜荷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這孩子.徹底沒救了.因愛生恨.連陳華都不好意思給杜構交代情況.

所有人都在忙碌收拾行裝.程處默買大量吃的東西.杜荷專門買木牌買西子湖邊有紀念的小飾品.胡賬房忙著結算賬本.老韓買了十支昂貴的玉簪子.還給家裡的兒女定做了新衣服.江南的絲綢可是聞名天下.老韓顧家不會虧待自己家裡的親人.高寶藏偷偷買了幾包江南特產小核桃.因為嚴寬老頭喜歡吃果仁下酒.同時買了幾個精美的瓷器.蘇瑁院長有收藏的愛好.禮輕情意重.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打算.唯獨陳華最清閑.要送東西的人太多了.估計十輛馬車的裝不下來.回長安一切從簡吧.

工地上的民工走掉大半.謝韞的教學受到影響.立冬後下雪.天氣冷了.她索性就停了課.以後要給這群人上課.肯定是沒機會了.最後一堂課的時候.謝韞第一次體會到班主任面對畢業學生.感覺歲月流逝老師這個職業永遠在原點守候的失落.她眼睛紅紅的講完了《千字文》.嫡後嗣續.祭祀烝嘗.稽顙再拜.悚懼恐惶.然後跑出眾人用茅草搭建的掃盲班.沒看清路.一頭扎在陳華懷裡.她居然哭了「聽潮閣」.

以前謝家開設的學堂.都是那些有錢的人才能讀的起書.謝韞第一次教的學生.是一群什麼都不知道年齡比她大的人.但那些學生.很好學.很懂得尊重老師.他們親手搭建了一個茅草學堂席地而坐聽課認真.把謝韞那顆活潑的心撩拔成酸酸的.

哭過之後.謝韞很快恢復了精神.全世界.鄉村教師是最美的.因為他們接觸的學生是天下間最淳樸的學生.

「你越來越像一個教師了.一個有愛心.有奉獻精神的教師.」陳華一點兒也不開玩笑.他聽過謝韞在茅草屋下講的課.她一點也不怯場.也許和她性格有關.這個時代能夠站在一群老少爺們面前教書的女人.謝韞絕對是第一個.況且她講的特別好.百年教育世家的女子.哪一個拿出來不是滿腹經綸的才女.

「我不過像一位教師.而你卻可以讓全天下的教師都佩服的五體投地.」謝韞很感謝陳華做出來的黑板和粉筆.格物院的人.難道都是一群瘋子.只知道發明創造的瘋子.她都開始期待早一日去格物院開始新的生活那裡究竟生活了一群什麼樣的人.

陳華不想深入研究自己的人格魅力這個問題:「出去走走怎麼樣.」其他人都出去購買東西.自己實在無聊啊.乾脆攜美同行去外面玩幾天.

「好啊.」謝韞答應的很快.

於是早有準備的陳華.把謝韞帶上一輛馬車.馬車中用木炭作燃料放在銅盆中取暖.車中的溫度很暖和.走進去.立刻讓人感覺連耳根都跟著暖和起來.

車輪印在了淺淺的積雪上.留下兩行平行的線條越走越遠.一會兒就消失在風雪之中.

「我們去那兒.」車中的溫度很暖.謝韞臉蛋都燙紅了.

「去吳州.那是一個我很想去的地方.」來江南的第一站就是吳州.現在要走了.也得去看看那裡災后從建究竟開展到什麼程度.吳州以前的刺史蕭翼被調到長安當差.才上任的新刺史.陳華不熟悉.所以想趁著走之前過去瞅上一眼.

到吳州只需要小半日的路程.沒怎麼感覺時間在流逝.就到了吳州境內.

趕馬的車夫是新人.找不到去吳郡的官道.停在路邊.探明了路.才窸窸窣窣.趕著馬入吳郡.

吳州受災最嚴重的就是吳郡.設在吳郡的安置營.到現在都還沒有撤離.那個賣私鹽的畢圖.到現在還擔任著陳華派來管理這裡的負責人.

自從修堤壩后.陳華的心思就放在了河道上.有幾個月沒來安置營.特別希望看到巨大的改變.希望安置營內的災民.全部都已經回家安心種地重建家園.

馬車在安置營門前停下.這個分為.食堂區、住房區、醫療區、生活用品發放區的大營房.帶給了吳郡的人不少活下去的希望.它的設立從人性化的角度闡述了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愛心社會.不尊重災區人民的生命.已經成為過去時.以後如果那裡受了災.沒有設立安置營.都會受到全國人民的一片罵聲.

下馬車.首先映入眼帘是一棟棟刷白灰蓋灰瓦的小樓房.那些開墾出來的田野中.才露尖兒的小麥芽.被瑞雪層層覆蓋生機勃勃.

吳郡現在再也不是災區了.可以說.因為國家的重視.災后重建的工作全面開展.現在第二批住房都已經修好.並且統計了受災人數準備分房讓災民入住.冬天種植的農作物.由朝廷發放了種子統一耕種.現在小麥都抽芽了.前吳州刺史蕭翼雖然調走.但他遵照陳華的「海」吩咐.留下了一條已經安排好的路.接班人照著摸樣走下去.吳郡的興旺指日可待.

往安置營裡面走去.守門的兩個兵士攔住了陳華:「請公子出示證件.」

所謂的證件.就是一張牌子.當初設立安置營的時候.定性由官府強制管理.拒絕出現暴亂.起到維穩的作用.所有裡面的工作人員.每人發了一張木製的牌子.牌子下方刻著吳州府三個大字.

以前都是蕭翼把自己帶進來.蕭翼已經離開了吳州.想進安置營.獨闖是不可能的.

「勞煩通報裡面的畢管事.就說我陳華要見他.」陳華自保家門.他覺得報什麼藍田侯或者江南道巡察使太裝比了.別人也不見得相信.

「啊.你就是侯爺.」

「侯爺.小的給你磕頭了.你救了我們吳郡一郡的人.」

「侯爺.你等著.我這就給你開門.帶你進去找畢管事.」

守門的兩個兵士很乾脆地跪下去給陳華磕頭.旁邊站崗的兵士.也紛紛給他磕頭.安置營門前發生的事.很快傳到裡面去了.沒過一會兒功夫.就有許多穿著朝廷發下來抗寒的粗布麻衣的農戶.三三兩兩跑出來給藍田侯磕頭.

他們很尊敬藍田侯.吳郡有關藍田侯的傳說有很多版本.可以毫不誇大地說.沒有藍田侯.吳郡起碼要死超過五千的人.陳華在吳郡的口碑.比在杭州好上千萬倍.原因無他.禱蠲、幫助災民重建家園、就值得吳郡的百姓用一輩子去感謝.

吳郡的百姓.幾乎把藍田侯奉若救苦救難的神明.甚至有提議.要給他在吳郡修一座廟宇.供後世子孫拜祭.

有的人.做了很多壞事.他不會早死.也不會過得不開心.他活的逍遙自在.有的人.做了一件件好事.可以讓別人記住一輩子.放在心裡虔誠地尊敬.做壞事是缺德.做好事是積德.好人好報.說不定這輩子做多了好事.下輩子就是富貴命.

所以.做好事還是比做壞事更讓人有成就感.連陳華都覺得.自己以後一輩子都做好事.

旁邊的謝韞覺得自己這輩子.看到男人最成功的意氣風發.應該是面對一群穿著麻衣的農戶.真心誠意地磕頭感謝.而他不嫌臟地伸手扶起.還陪著歉意和笑意和他們寒暄問暖.她沒想到啊.江南貴族巴不得把他詛咒死的藍田侯.在吳郡.居然會受到所有人的尊敬.

謝韞覺得可笑.江南貴族世世代代得到的無非就是江南數不清的財富.而陳華得到的卻是江南農戶世世代代的尊敬和想念.千百年之後.曾經的江南貴族肯定連名字都留不到江南這快土地上.而他卻可以流芳百世.誰輸誰贏.一目了然.

↖^w^↗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