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三章存心給領導找麻煩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權交給陳華這個江南最大的官巡察使大人決定。 如果吳若遠出現在陳華面前,他肯定要把此人打成豬頭。 順便再問候他全家女性。 你這廝,是存心給領導找麻煩是不? (ps:如果不...

沒想到,中秋才過半月,江南就發生這麼多事。感覺自己像和外界脫軌了,謝家的事,也沒有誰告訴一聲,活脫脫百來條人命啊,說殺就殺,知道老李會對江南士族動手,沒想到卻是以謀逆的罪名直接砍全族,貪污受賄除了用來收拾官員比較可靠,可是殺不死那些根深蒂固的士族,謝家也算倒霉透頂,觸碰到老李的忌諱,當了出頭鳥。

只能看著謝家的人死了,陳華自認他還沒有那麼大的能力,能夠解決以謀逆罪論處的人。

救人,他是肯定不會救,江南士族必須有人死,死越多越好,最好江南八大姓氏的貴族,死光一半,一半老實聽話,才能滿足老李的要求。

在來江南之前,陳華一直都是不打算踩這灘渾水,他已經通過各種渠道,知道老李會殺人,而且還是大殺特殺,所以刻意和江南的貴族官員保持疏遠的態度,目的就是不想成為老李殺人的刀子,他名聲搞臭了,老李獲得天大的好處。

但是,沒想到,他最後還是成了一個幫凶。

而且,在江南貴族的眼裡,陳華就是葬送整個江南貴族的主謀沒有之一,他是罪魁禍首,因為有他,整個江南才會出現今天人心惶惶的局面。

江南人,把氣都撒在陳華身上。暗地裡咒罵他雙手沾滿鮮血,終衫,是禍國殃民的妖侯,謝家的人,會化作厲鬼索命,他回長安就百病纏身。

這些話,聽著讓人氣憤。不過,細細想來,或多或少,謝家全族的死,以及江南士族被削權,和自己都脫不了關係。

總是替別人著想,首先把過錯承擔一部分在自己身上。這不是責任感強烈,而是一種做人的態度。

一個拳頭打不響,自己不來江南治理水患,而且還治理的如此出色,朝廷隨便派一個庸才來,用老一套的方式和朝廷周旋,腰包漲的鼓鼓地,又討好了江南士族,完全是雙贏的局面。也不至於現在,江南士族根本就插足不了運河工程。反而因為朝廷徹查以往的河工治理,查出一批貪官污吏,其中以江南士族居多,這擺明了是一道漂亮的後手棋。

想到這些,陳華覺得心裡有愧,知道謝家的人會被統統押到長安菜市口砍頭示眾,不知道是秋後問斬,還是年後再斬,心裡也只能期盼和他們在長安能見面了,好歹送一杯上路酒聊表心意。

儘管知道,現在江南的局勢複雜。老李的打貴行動,正在有條不紊地開展。聯合了尚書盛工部、吏部、甚至還有兵部也參與其中,這些中央部門,死死地扣住江南這片地方,愛怎麼折騰,都是他們說了算,實際上,就連陳華這個江南道巡察使,都是被架空了,很多事,自己都是最後一個知道。

也許老李是怕自己血氣方剛,看不慣血腥殺人一幕,到時候學人鏡魏徵拚死直諫。老李不喜歡大唐多一個魏徵,他只希望,陳華辦實事的時候站出來當頂樑柱,他辦事的時候閉上嘴當啞巴,這就是老李認為的好官。

不說話就不說話,陳華選擇了沉默。

好在江南的動蕩,並沒有影響運河堤壩工程進度。

九月上旬,從江都到京口的運河堤壩全線修通,已經開始在栽垂楊柳。

十月下旬,京口到吳州的京吳運河段也全線修通,沿運河旁邊各州府郡縣,紛紛組織人力在堤壩兩旁十步為距開始種樹。

兩段運河段的修通,代表這項浩大的工程已經進展到尾聲,剩下的吳州到杭州由陳華負責的吳杭段運河,有望在十二月初就能夠完成。

當初老李給了陳華三年的時間徹底整治好江南水患,他不過才用半年時間,就完成了整個計劃的三分之二,還有三分之一,無非就是發展農耕,鼓勵商業貿易,陳華打算放手讓江南本地父母官自己去創造。

在這段時間裡,江南的官場發生了很大的變動,很多州府的刺史,紛紛下馬或者外調其他省,由吏部統一組織人事,把今年秋試考取進士的人,紛紛安排到江南這片土地,讓整個江南完全更換了新鮮血液。

不得不佩服老李步步為營的安排,這才剛削了江南貴族手裡的面權力和資源,下一步就安插自己的人馬入駐,這披人都是受皇恩浩蕩殿前欽點的進士,誰敢不盡心儘力為老李管理好江南?老李這招先殺鳥再占巢的妙計,被他運用的神乎其神,此時此刻,陳華總算明白,老李為何要給自己三年時間,受他剝削過的江南,幾乎就剩下肥沃的土地,一群才走馬上任沒有任何執政能力的新官,就算恢復元氣也要三年埃

看樣子,自己江南道巡察使的身份,一時半會兒甩不掉,就算修好運河,江南的爛攤子,老李等著自己幫他出主意恢復。陳華非常鬱悶,老李完全把他機器使用,太聰明也是罪啊,難怪古人常說,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陳華時常考慮,自己是否等幹完江南這一票,回長安就給老李告假,跑藍田養老做個富貴侯爺。

這一天,杭州新上任的刺史,陳華認識但沒見過面的熟人,今年科舉考取進士的吳若遠,寫來拜帖,請求巡察使大人過府一敘,商量謝家留下來在杭州城的田地房產,是否以拍賣的形式低價出售,換取銀錢納入國庫。

朝廷已經把謝家能收繳的,哪怕是貼在水缸上的金粉都給刮下來充公。謝家都已經被抄家了,房屋田地肯定是低價變賣變成現銀入庫。

有些時候,你偏不想去面對的事,偏偏就要突兀地跳出來。

陳華不想正面去面對謝家的事,這吳若遠,不知是存心,還是無意,硬是要把變賣謝家房屋田產的決定權交給陳華這個江南最大的官巡察使大人決定。

如果吳若遠出現在陳華面前,他肯定要把此人打成豬頭。

順便再問候他全家女性。

你這廝,是存心給領導找麻煩是不?

(ps:如果不出意外,8月1號,就要厚著臉皮上架了,回想這麼幾個月,的確是自己太懶,更新不給力,導致本書的成績很慘淡。上架了,就意味著,一分錢也是錢啊,這個年代,掙錢是件很不容易的事,那些訂閱的朋友,木瓜由衷地說一聲,謝謝,謝謝你們這些衣食父母。那些收藏送花的朋友,木瓜由衷地說聲謝謝,謝謝你們的鮮花收藏,因為你們是潛在的衣食父母,你們的一朵鮮花,一個收藏,是對我鼓勵,哪些點擊進來的朋友,也請你們停下腳步,看一看,闊氣大方地扔下一句評論,哪怕是打臉,也證明你們存在過,只要還有一個人再看,就絕對不會出現太監情況,已有完本保證,大家不用擔心。上架了,更新,肯定比公眾版要給力,請大家監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