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二章三件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平、謝隱,斷腿的、痴傻的、瞬間白頭的,都發生在他們三兄弟身上,就連謝家三代子孫,除了謝仕林死了之外,也陸陸續續死了好幾個子弟。 一時間,謝家就像突然被施了魔咒一般,人人都不願意靠近,也有人懷疑...

一直住在運河的工地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施工遇到了啥難題,或者工程進度受到阻礙,陳華總是最先出現在施工一線。他不是坐在屋子裡凱凱空談的理想者,而是一位腳踏實地的實幹家,想他堂堂侯爺兼江南道巡察使,其實可以完全不用管運河修築的情況,交給下面的官員打理只需要每天喝著茶聽官員彙報情況就行。他負責吳杭段的運河堤壩,比起其餘兩段,取得的效果太明顯了,不僅是手下幹事的官員擁戴他,就連那工地上的民工,都覺得侯爺不像是當大官的人,而是和他們一樣都是農戶,光腳丫子就敢往泥裡面踩,換成其他當官的,不見得能做得出來。

每天除了和水泥砂石打交道,晚上就只有清風明月陪伴,這日子愜意,完全就是一門心思要弄出全大唐最堅固的運河堤壩造福子孫千百年。不知道後世的史書上,會不會記錄江南運河堤壩會和秦朝都江堰一類的水利工程相聘美,功過自由後人評,現在能做的,就是不偷工減料,修一段華麗的水泥堤壩,兩邊統統種上垂楊柳,完成之後絕對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

不問外事,一心只搞水利工程,陳華現在的生活,就和工部某些秘密研究變態武器的專家一樣,成了與世隔絕的那類狂人。他在運河邊的工地上深居簡出,全然不知道,半個月的時間內,江南發生了幾件翻天覆地的大事。

第一件大事,江南士族居首的謝家完蛋了。

先是謝家長孫,謝仕林暴病而亡,接著謝家上一代家主謝弦因喪孫之痛,沒活幾天也得了一場大病去了。謝家第二代謝安、謝平、謝隱,斷腿的、痴傻的、瞬間白頭的,都發生在他們三兄弟身上,就連謝家三代子孫,除了謝仕林死了之外,也陸陸續續死了好幾個子弟。

一時間,謝家就像突然被施了魔咒一般,人人都不願意靠近,也有人懷疑,謝家這是在棄車保帥,自毀家族總能保留血脈延續。

江南的人原本以為謝家死了那麼多人,朝廷對江南謠傳謝家謀逆罪會過往不究,畢竟是謠言,謝家現在又那麼慘,不值得為了一個喝醉酒的人說幾句瘋話就要殺人全家。

但是所有人低估了老李的憤怒,一道聖旨,謝家所有男丁,三代以內,統統斬首,女眷發配邊關,稍有姿色的,送入教坊司充作官妓。

你要奪我江山,我就要你全族的命!

謝家的下場,讓天下所有的貴族,再一次認識到,能夠親手宰了自己兄弟登上王位的老李,是一個絕對可以讓你九族消失在世上的狠人。

當年山東士族血淋淋的教訓,再次從演。不過,這一次,砍謝家全族的腦袋,緣由為何,聖旨上隻字為提。僅僅只有,謝家謀逆,殺之以儆效尤。

霸道的十個子,老李親自寫的,天下人看到了他已經羽翼豐滿,再也不會像剛剛登基那幾年,做事兒都要給出所以然堵住悠悠之口,現在的老李不需要那些借口,謀反就是死罪,簡單的一個殺字,全家玩完。

伴君如伴虎,最能感到岌岌可危的是天下所有的貴族。此刻,連他們也覺得,自己不過是別人圈養的一頭肥羊。

第二件大事,江南道有超過半數的官員,調離的調離,革職的革職,砍頭的砍頭,流放的流放,總之,江南現在是一片腥風血雨。

調動一道州府的官員,原因也沒說,僅僅因為兩個字,貪腐!

第三件大事,其實也說不得是大事,不過是比起前面兩件都是殺人流血的事情,第三件事,比較讓人聯想翩翩。

藍田侯視察江南,治理吳州水患,從修江南運河,以仁愛之心,倡導天下募捐,為保後世再無水患,征地種樹,解黎民苦難,如此為國為民,為君分憂,乃群臣之模範,國家之大幸,百姓之福音。特賜良田千畝,牛羊馬匹各五百,食邑添到一千三百戶,加封金紫光祿大夫。

這是對藍田侯個人業績的肯定,他在江南辛苦了幾個月,終於為自己換來了千畝良田,牛馬五百,家裡的戶主又增加三百戶,還有一個一文錢不值的散官金紫光祿大夫。

從長安發往江南的聖旨,並不是直接送到陳華手上。

這三件大事,陳華一直都不知道,還是吳州的蕭翼,接到長安的聖旨,馬不停蹄趕來告訴了陳華。

看到了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侯爺,蕭翼心中感慨,外面都快鬧翻天了,他居然還有心情在工地上散步。難道他不知道,現在,全國上下,幾乎都把他藍田侯,稱為藍田妖侯,他就是一妖怪,走到那兒,那兒就要死人,而且還是死很多很多的人。

「妖侯,快回你的長安吧,這兒不適合你1江南的貴族是如此稱呼,全國的貴族也統一口徑。甚至有把陳華的摸樣畫成畫像,扎在稻草人身上燒,總之,恨他的人,比喜歡他的人,要多十倍。

蕭翼把聖旨交給陳華,他就準備回吳州開展自己的工作。

江南變天沒有影響他,反而他因為救災有功,說不定還有可能往上面更進一步的機會。蕭翼背後代表的蕭家,在謝家發生慘劇之後,很識時務地認為,蕭家的權力過大,家中的天田地,和祖上得到的爵位完全超出,甘願自降爵位,把多餘的田地都分出去,同時聽說朝廷有擴軍的意願,捐出了蕭家在江南的兩個牧場,還捐出不少銀子支持朝廷擴軍的想法。總之,就是要順著老李這頭獅子,乖乖的砍下自己的腿給他吃。

至於江南其他家族,在受到謝家被滅族影響下,全部乖乖地,很聽話地交出了手中不少的權力。可以說,這次因為謝家,江南士族元氣大傷,恢復的機會微乎其微。

江南的貴族非常恨陳華,恨這個從長安來的妖侯。他來了江南,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不敢恨老李,只能拿他當出氣筒,把所有的責任,包括謝家被滅族的事,都推在他頭上,總之,他加官進爵,又是封地,又是賜牛羊,他是整個事情的受惠者,他是主謀,他是劊子手。

陳華是儈子手么?

他什麼都沒做,甚至都沒和江南的官貴接觸,沒想過滅誰全家,讓誰下台。

但口說無憑,有字據為證。

老李那一番賞賜,看著是在歌頌他的豐功偉績。其實,是把他推到了前面當擋箭牌。

千畝良田很多麼?自己那藍田縣還有不少荒地沒開墾,用不著要那麼多田,用來荒廢!

五百匹牛羊很多麼?藍田縣雖然不產牛羊,但五百頭牛羊,還不夠一個莊戶上的農戶養!

最可氣的是那個金紫光祿大夫!

聽到封的這個官,陳華想詛咒老李立刻就得腦中瘋。

他藍田縣侯,本來就是從三品的官銜,這金紫光祿大夫也是從三品,相當於沒封,不過在外人眼裡,終究是得了個官,尼瑪,原地踏步也叫走啊?

這是一個由老李挖的巨大深坑,讓那些被老李剝削了的人,很容易產生仇視的念頭,去憎恨那個封了官的人。

那個人就是陳華。

所以,陳華很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