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一章外面天翻地覆與我何干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用幾條木棒,定做了一個算盤,並且寫出算盤使用的口訣,教給胡賬房,讓他節約腦力勞動。 拿到算盤的胡賬房,在摸透了算盤使用口訣之後,驚奇地發現了一個廣闊的天地。 那是一個只靠五根手指,就能...

秋冬兩季,是枯水期,對修築堤壩是很有利的事。因為有朝廷的支持,各路官府大開綠燈,一切所用的材料,絕對是第一時間快速補給,所以,運河邊工地上的民工全部加足馬力日夜搶趕進度,眼看著就快要到年底了,他們都希望修築堤壩的工程能在年底前結束,這樣就能趕回家和家人團聚。

不得不說,勞動的人民最美,他們這股幹勁兒,傳遞了一種勞動美德,比起當年隋煬帝毫無理由徵調民工修大運河弄得全國怨聲載道,藍田侯在江南徵調十萬民工修築運河堤壩,相反得到的卻是一片讚美。

從來沒有那個徵調民工的大官,會得到上至官員下至百姓的讚美之聲。

的確,所有的民工都知道,藍田侯是個體恤百姓的好官。

幹活不是白乾,每天有銅板可拿。修河也很隨便,不會強行逼迫過度勞累,真正的把民工當人看,沒有嚴管的吏目跟在身後拿著鞭子抽打,也不會要求沒日沒夜地勞作。甚至隔三差五還會休假,簡直就是勞動者的福音。其實他們都不知道,就憑他們每天堅持工作八個時辰,已經讓藍田侯覺得在壓榨廉價勞動力。

當然,勞動力三個字兒,只能偷偷地在陳華心面過濾。這種超前的思想,還不適合只能小打小鬧的大唐子民,否則會在他們心裡生根出某種可怕的種子,到時候陳華可不能那麼容易剝削任何一個人了。

運河的工程,就沒有受到任何官方的約束而停止。相反,朝廷派發的物資,反而越來越多地運來江南,支援著受災的地方。

以前那裡受了災,救援的物資,朝廷都是越往後,派發的越來越少,因為國庫消耗不起,無論是救助災民,還是河工治理,都是有固定的一個數目。就好比老李當初撥給陳華四十萬貫銅錢,這已經是朝廷能拿出來的最大數目。

但是,從各個州府報上來得到朝廷撥來的銅錢,合計起來遠遠超過了四十萬貫。

這並不是因為老李慷慨大方,而是,在這個時候,陳華終於知道,由他提議的全國募捐,取得了一個多麼震撼的成效。

朝廷發起的全國募捐,在全國各道州府中取得顯著的效果。尤其是像江南道這樣富庶的地方,募捐的資金,更是恐怖的嚇人。

江南從不缺乏富商,有錢人就和湖裡面的魚一樣多。整個大唐十道,江南道募捐得到的資金,就佔了一半。整整四十萬貫,全國其他各道,加起來整整百萬貫之多。

由魏徵管理的募捐署,可沒有貪污一文銀子,經過眾多精通會計的官員統計得出,全國募捐得到的銅錢,的確超過百萬貫。這一數目報上去,頓時全朝堂鴉雀無聲,文臣武將傻眼兒了,心裡納悶,怎麼大唐朝的貴族,突然間那麼有愛心了呢,以往就是要他們捐一個子兒都要哭鬧一番。

不得不承認,這是有史以來,國庫第一次獲得那麼多現銀入庫。同樣,也讓很多人心面詛咒那個身在江南最好掉運河裡淹死的藍田侯,天生的馬屁精,不費口舌,就打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愛心招牌,順理成章地收颳了百萬財富,像他那樣聰明的人,要是生在前朝,就那麼在楊廣的面前獻上一策,好大喜功的楊廣,一句話,封國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咒罵、嫉妒、崇拜,反正長安城一直都是在那種環境中年復一年,誰也見不得誰好,誰也沒扳倒誰,這是實話。

不用猜也知道,老李肯定連睡覺都會笑醒,就因為陳華的一個建議,老李的小金庫又收颳了不少民脂民膏,而且還不是巧取豪奪,是別人樂意掏腰包送來,老李拿人手短的程度,趕得上他臉皮厚的程度,肯定是統統納入懷中。

老李陰險狡詐的嘴臉,陳華懶得去想,也好在老李沒缺心眼,江南這兒,也的確花了他不少銀子。不然,天下第一個有話要說的就是陳華,他一定要華寫奏章,讓老李犯頭痛病是必然的。

誰說身在江南,就不能讓老李得頭痛病埃

就是寫一篇十萬字歌功頌德的文章,老李看也得看頭痛,這還是小把戲,大把戲,陳華都不屑用,就好比他現在拚命向老李要錢,使勁地要錢,不要臉地要錢,老李一定會抱著腦袋頭痛如裂。

當然,陳華知道,他這樣做的後果,回長安,功勞肯定要被剋扣大半。所以,不能讓老李抓自己的把柄。

胡賬房最近天天在算賬,很少去打攪侯爺。他身為侯爺委派的首席會計師,不能出一個子兒差錯,大賬目,一個子兒,就是萬貫的出入,胡賬房丟掉老命都可以鞠躬盡瘁死而無憾,丟侯爺的面子,比讓他七十歲光著子圍著運河跑都還要羞愧。

胡賬房的敬業奉獻,直接影響他為了算賬,三天不離開房間,每日每夜和數字打交道。沒有計算機的年代,算術是讓人頭痛的事,胡賬房這樣廢寢忘食,讓陳華很擔心他的身板別累倒了。

於是,陳華苦心冥想,終於搞定以玉石作為珠子,然後用幾條木棒,定做了一個算盤,並且寫出算盤使用的口訣,教給胡賬房,讓他節約腦力勞動。

拿到算盤的胡賬房,在摸透了算盤使用口訣之後,驚奇地發現了一個廣闊的天地。

那是一個只靠五根手指,就能夠算盡天下的領域。

那是一個可以在分分鐘之內,就能算出某個龐大的數據。

比起工部專門算賬的官員,手拿一張算盤可以頂他們十個人。

所有,胡賬房,很愛惜地保管著侯爺拿給他的算盤,他還知道,侯爺回長安之後,會在格物院內開設這門功課,胡賬房覺得可以讓自己的孫子去學習,以後好繼承他的衣缽。

算盤,只是一個簡易的計算機。不能創造太多超時代的東西,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還是能讓它提前幾百年面世。就好比工地上那些滑輪組成的吊裝工具、抬動巨石的槓桿、方便運送物資的獨輪車,只要是能省力省時的,陳華知識儲備裡面有這些東西,他都願意分享出來。

世界並不是為一個人而改變,但自己,完全可以改變世界一角。

外面天翻地覆,與我何干,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於心無愧。

這是陳華繼中秋之後,養成的獨立思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