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九章老李的憤怒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都不敢在輿論最鼎盛的時候,出來說上一句話。 看來,謝家是選擇了沉默! 這也許是最聰明的選擇! ======== 江南運河堤壩加固,工程進度已經進行了一半,爭取有望在年底...

謝家第三代長孫,謝仕林,酒後撒潑,胡言亂語,指天罵地,目無尊長的醜事,就像洪水一樣,沒幾日就席捲了整個江南。有些貴族世家,甚至還專門拿謝仕林的瘋病作為教育子弟的素材,經過謝仕林這麼一鬧,謝家算是丟盡了面子,甚至,讓謝家更加頭痛,不是謝仕林出醜一事,而是謝仕林說過的哪些話。

「舉頭紅日白雲低,五湖四海皆一望1

有心人,拿著謝仕林念的這句詩做文章,贊謝仕林胸懷天下,想做白雲紅日之上的第一人,要知道,世間只有一個人敢肩挑日月,背負星辰,那人就是老李,其他人把謝仕林捧到這麼高的位置,是在想把他摔下來,摔成粉身碎骨。謝家是教育世家,知道文章中一字一句,都有可能要人命。人言可畏,文字更能殺人無形,謝家幾乎傾全家之力,都在為謝仕林闖下的禍擦屁股。

有了謝仕林這檔子事,許多人紛紛猜測,謝家之所以一直隱忍,是不是有所圖謀。三人成虎,原本謝家根本就沒有做過的事,也生拉硬套欲蓋彌彰讓謝家背黑鍋,被懷疑成居心叵測,八卦無處不在,更不分朝代,江南本來就是思想自由的地方,言論自由,甚至走在長安的前面,文人墨士、販夫走卒、達官貴族,閑著無聊,就把話題引到謝氏一族的頭上,你一言,我一語,把謝家推到了風頭浪尖。

壓死駱駝,只需要一根稻草,謝家雖然勢大,也不敢和整個江南反抗。自從謝仕林發瘋病之後,謝家幾乎是謝絕了所有訪客,府門高閉,謝家所有的人,都不敢在輿論最鼎盛的時候,出來說上一句話。

看來,謝家是選擇了沉默!

這也許是最聰明的選擇!

========

江南運河堤壩加固,工程進度已經進行了一半,爭取有望在年底時候,就能夠全線完工。

無論是救災,還是治理河工,藍田侯率領的江南道官員,日夜奮戰在現場一線,和數十萬民工同吃同睡,取得的效果是顯著的,工部的人每隔五天,就會把工程進度,往長安工部彙報,由工部尚書段綸整理后,在早朝的時候,向老李宣讀江南運河的治理情況,每次彙報的時候,段綸的臉上都是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抽了幾巴掌,尤其是看見聖上那接連蹦躂出來的讚美詞,朝臣交頭接耳議論說藍田侯還是有本事云云,段綸感覺自己被孤立了,他的工部尚書就好像吃閑飯,從來沒幹過實事兒。

同樣,江南道各個州府的刺史,也會趁機上書朝廷,把自己管轄的地方提一提,修運河的情況,添油加醋的誇大幾分,總之,就是一派大好,此次藍田侯率領江南道官員從修運河堤壩,百年之內,絕無決堤的可能。

每個朝代都總會出現,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正能量報告。

實事也的確如此,用水泥澆築的堤壩,抗洪能力是毋庸置疑地。單看吳郡那些用水泥修起來的房屋,比起土胚房,就不是一個檔次,讓吳州旁邊相鄰的幾個州府,好生羨慕了蕭翼管轄的吳州,經過此次水災,因禍得福,得到朝廷撥款大力扶持,災民們從建家園修起來的房子,簡直成了整個江南首屈一指的漂亮村落,清一色唰石灰紅磚青瓦小樓房,要不是戶籍限制嚴格,許多人都想跑到吳州,當一個災民!

水泥這個詞,已經無數次出現在太極宮上早朝的奏章中。滿朝文武早已耳熟能詳的知道水泥的作用,有的甚至私下找到了待在藍田的李恪,看能否通融搞點水泥用來修房造屋。

今天,太極宮的早朝,還是和往常一樣,以無忌胖子、魏徵、房玄齡,幾個老資格的資深大臣,早早就守在宮門外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每十天休息一天「荀假」。,以及盛大節日的節令假之外,這群老頭從不缺席早朝,老李應該很體恤地頒發一個敬業奉獻獎給予安慰。

五更上朝時間,宮廷樂曲響起,太極宮們緩緩打開。

有點奇怪,往常老李都是踩好點等眾人走進太極宮后,他才慢悠悠地走來。今天,老李似乎把時間提前了,眾大臣走進太極宮的時候,老李已坐在龍椅上,手裡面正拿著一份奏章。老李昨夜就在研究這份奏章,研究了一整晚,就連長孫穿著了一件來自西域的透明羽衣,他都沒有興趣看一眼,一個人拿著奏章一整晚沒睡,黑眼圈都有了。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老規矩,上朝必備辭彙!

老李沒讓他們起來,一臉不悅,他殺人前,一般都是這樣,性格都被人踩准了。

眾大臣暗道,又是那個不長眼的,要聖上親自下砍腦袋的命令,是不是又是一位皇親國戚啊,自從藍田侯走了之後,長安城太平了許多,也沒聽說過那位貴族惹事。也不知聖上要砍那個倒霉鬼。

「諸位愛卿,朕有一事,想不明白。自朕登基以來,天下歸心,四海一統,開科舉,均授田,輕徭役,薄賦稅、緩刑罰,勵農耕,重商賈,朕自問,所做一切,無愧於天地於心,但是,朕如此,卻還是得不到天下的擁護,甚至,日里,夜裡,都有人巴不得朕從這個位置上退下來1老李嘆氣,怒目環視,難怪他不讓所有大臣平身,他倒想看看,這天下,終究是自己一個人說了算。丫,演戲太逼真了,可以評選貞觀年間最出色的世界見丫也不嫌臉紅,自吹自擂,自己的豐功偉績,足見老李臉皮之厚,長安城城牆都過猶不及。

群臣惶恐,聖上這話,說的他們心驚膽戰。

就連朝堂刺頭魏徵,這次都不敢站起來,說老李身為君王,就該戒驕戒傲,志言為本,塑君王氣度。但今天,他龜縮一旁不敢說一句話,涉及到皇位問題,魏徵縱使有十個膽,也只能當啞巴。

連刺頭魏徵都不敢發言,其他人,只好安靜地跪著。

老李把手上的奏章合上,奏章是杭州刺史連夜八百里加急送來的。並且把最近有關江南士族謝家謝仕林一事,詳細地記錄在上面,包括謝仕林念過的那首大不敬的詩,以及民間的諸多流言,全寫在奏章里,老李是個瘋狂到偏執的迷信家,他不會允許,哪怕是一句流言,會影響到李家江山的事出現,在老李的政治生涯中,因為一句謠言殺人乃家常便飯。

準確地說,看到這份奏章,老李憤怒了,而且動了殺心。

不論是誰,只要對王位有窺測者,老李都必殺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