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八章謝家最瘋狂的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熱情相邀。她的相公碧揚名也在旁邊附和,道:「還請侯爺不要推脫,讓下官一盡地主之誼。」 「夜已然深了,就不來討擾。你們都回去吧。」陳華腦袋裡總是在回憶謝韞離開時那種恨恨的表情,她怎麼會恨自己呢,...

碧揚名並不是腿發軟,也不是突然得了啥重病頭腦昏昏。他很正常,也沒發瘋,任憑謝靈和謝韞兩姐妹推拉,他始終跪在地上,不敢自作主張起身。

自己不過是一個負責運糧食的江淮轉運使,在侯爺面前,就是一芝麻小官。侯爺沒發話讓自己起來,就是跪在地上一輩子,他也不敢起來埃

也不知謝韞這丫頭,是從那裡結識了侯爺,看情況,兩人還並沒有相互告知身份。

「侯爺1碧揚名的稱呼,把陳華的身份暴露了。整個江南就只有一個侯爺,那是世人皆知的事。

謝韞不知所然地望著自己的姐夫,然後再望著陳華。好像要親耳聽聽,自己認識的朋友,難道就是那個不給謝家面子的藍田侯?

自己幹嘛不去參加中秋詩會,是因為藍田侯。沒有想到,陰差陽錯認識的朋友,他居然就是藍田侯。這世間,那有那麼多巧合,偏偏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討厭他,遇見他,還和他在外面待了大半夜,甚至心中已有念念不舍!

謝韞咬著嘴巴,眼睛紅彤彤的,好像有許多委屈要說!

「起來吧1

陳華的回答,彷彿抽走了謝韞全身的力氣。

他真是藍田侯?

他就是那個不來參加謝家詩會的人?

他就是自己討厭的那個人。

但此時此刻,自己怎麼一丁點兒也討厭不起來了?

「姐姐,我有點不舒服,想先回去了。」藍田侯怎麼樣,不給你面子,連禮都不會給你行。謝韞轉身離去,零落的身姿,宛如被情傷的女子。

此刻的謝韞,就像帶刺的黃玫瑰,誰摘蟄誰!

謝靈牽強地笑笑:「侯爺不要見怪,舍妹就是這種性格。侯爺既然到了謝府外,不妨去舍下小坐。家父和家兄都希望侯爺能夠光臨謝府。」

謝靈比謝韞識大體,知道不能得罪了貴賓,熱情相邀。她的相公碧揚名也在旁邊附和,道:「還請侯爺不要推脫,讓下官一盡地主之誼。」

「夜已然深了,就不來討擾。你們都回去吧。」陳華腦袋裡總是在回憶謝韞離開時那種恨恨的表情,她怎麼會恨自己呢,無冤無仇,自己又沒占她便宜。

侯爺不想去赴宴,碧揚名夫婦總不能強行拽著他去。碧揚名甚至給自己的夫人使了顏色,讓她去把老丈人請來,看能夠留住侯爺。

「我去看看韞妹怎麼樣了。」謝靈找了個借口離開。

在她剛離開時,陳華也同時道:「恰好,我也要去找人,碧大人,就此別過,還請帶某向謝老爺子問候一聲安好1

轉身,洒然而去!

碧揚名苦笑拱手相送。

侯爺不願意進謝府,這不是他的過錯。

哪怕謝府就在眼前!

===========

謝韞剛回到謝府,臉有怒氣,橫衝直撞朝自己的廂房跑去。她哭了,淚水順著臉頰,匯成一滴滴小珍珠,落在地上,沒有人看得見,因為她只要看見迎面有人,就刻意避開。還沒嘗過眼淚是什麼滋味的她,第一次知道,原來,哭也是一種倔強的性格。

為什麼不當著他的面哭,為什麼要偷偷的背著他哭。

難道自己喜歡上他了嗎?

不可否認,穿著青衫,像極了一個鄉野教書先生,身上似乎有著淡泊名利的洒脫和淵博的學識,笑談之間頗有東晉文士的風華,陳華留給謝韞的第一印象是極好的,至少她不討厭他,喜歡和他說話。

「咦,韞兒回來了?」坐在廳堂中,謝弦正在和一位穿圓領白儒袍的看起來穩健隱忍頗有官相的男子攀談。見到謝韞從門前跑過,謝弦立刻叫住她,道:「吳若遠公子就在府上,還不快進來見一見1謝弦是有意撮合吳若遠和自己的小女兒。謝韞都快二十七歲了,像她這種年齡的女子,還有一個青梅竹馬一直追求的人,著實的不容易。加之,吳若遠今年秋試,成了欽點的進士,謝弦就更看好這們親事了.

謝韞理也不理,繼續我行我素。現在,別說是吳若遠,就是天王老子,她都不見。

她現在只想睡覺,狠狠睡覺,醒來的時候,就忘記了中秋節發生的事情。同樣,也忘記了那個人,她一直不願提起的人。

討厭穿青衫的人,討厭回憶他的笑,討厭腦袋裡一直有的那個《白蛇傳》的故事。討厭西子湖邊的柳堤,討厭狗尾草編的蚱蜢。

謝韞的淚水,就像斷了線的珍珠,一顆顆飛快落地。

這個女兒,居然不聽自己的話,讓謝弦如同吃足了火藥。大半夜晚歸回來,沒有前來道一聲安,居然避客不見,簡直沒有家教!

「安兒,平兒,你去把韞兒給我叫到大廳來。」謝弦吩咐他兩個兒子前去擒妹。

這時候,謝靈從外面回來了,她好像很著急的樣子,看見自己的兩個哥哥,朝小妹的房間走去,謝靈上前問明了情況,知道他們是去找謝韞出來見吳若遠公子。謝靈讓他們先回去,自己也一併隨著他們去見爹爹謝弦。

「爹,小妹的事,你先不管。有件事,女兒要同你說。」謝靈急口道。礙於吳若遠公子還在旁邊,她自然不敢說小妹出去約會男人的事,這不是有損自家小妹的清白么。

三女兒一向都是端莊沉穩,連她都如此焦急,事情肯定不簡單。

「快說,是何事。」

「藍田侯,就在謝府門外1

聞言,謝弦已經坐立不住,立刻從座位上站起來,就連一向沉穩的吳若遠也如受驚之鳥。

「當真?」謝弦問道。

「千真萬確,相公現在還在和侯爺攀談。」謝靈哪敢說謊!

「走,隨我一起去拜見藍田侯1謝弦帶頭,謝家人一齊跟在他後面朝著府外走去。

他們正好和回來的碧揚名碰面。碧揚名一臉喪氣,似乎頗有不開心。

「夫君,侯爺呢?」謝靈焦急問道。

「走了1侯爺想走就走,自己還能留得住嗎,碧揚名道。

謝弦一臉陰沉,顯然是不悅。

這藍田侯是什麼意思,如此不給謝府面子。

謝家一家人,包括未來的小女婿吳若遠,全部聚在一起。對藍田侯過府不進之事,各有所思。

這時候,一個小廝,從遠處著急忙慌地跑來。

「老爺,老爺,不好了,不好了,大少爺他在西廂院,瘋了、瘋了。老爺你快去看看吧。」

小廝跑來的時候還摔了一跤,但並不影響他傳遞出的消息。

小廝口中的老爺,自然就是謝家現在的家主謝安,至於他口中的大少爺,自然就是謝家第三代長孫,謝安那個不成器的兒子謝仕林。

西廂院是招待賓客的地方,謝仕林居然在那兒發瘋,這還要不要謝家的面子了。

謝安臉色陰沉地冷哼一聲「孽障1,謝平、謝靈、碧揚名,一個個皺起了眉頭。東廂院還住著那麼多貴客,要是謝仕林在那個大吵大鬧,豈不是全江南的人都知道了,謝家的家醜肯定遮不祝

謝弦是主心骨,頗有臨危不亂的樣子,問小廝,道:「你說清楚。仕林少爺,究竟怎麼回事兒?」

小廝不敢撒謊,道:「仕林少爺和幾個同窗好友覺得賞月歸來,未盡心,然後就讓小的準備酒水果蔬,今晚他們準備暢飲通宵達旦。仕林少爺好像有心事,酒喝多了,就在西廂院大唱大鬧,手舞足蹈,敲碗擊桌,還嚷嚷著要小的去杭州城的窯子里,給他找幾個姑娘。仕林少爺,還說還說1

小廝隱言,不敢說下去。

謝弦怒聲道:「他還說了什麼?」

小廝被嚇的不輕,道:「他還說,謝家用不了多久,就是他的了,到時候,整個江南,他就是名符其實的第一人。坐擁謝家高門宅邸,要什麼樣的女人會得不到。然後,少爺就跳到凳子上,指著天上的月亮大罵,舉頭紅日白雲低,五湖四海皆一望,哈哈哈,狗屁的紅日白雲,你以為本少爺會放在眼裡么?」

「放肆1謝安一聲怒吼,嚇著小廝連忙跪地扣頭!然後他龍行虎步,朝著西廂院方向走去。

剛剛走進西廂院,就看見謝仕林醉醺醺地抱著一壺酒,正站在一張凳子上又唱又跳。

「哈哈哈哈1

「一上一上又一上1

「一上上到高樓上1

「舉頭紅日白雲低1

「五湖四海皆一望1

「哈哈哈哈,狗屁的紅日白雲,老子就不服輸怎麼樣。」謝仕林如同瘋了一樣,開心至極。

他身邊,圍著一些同樣喝大了的狐朋狗友,連連稱讚:「好詩,好詩,仕林兄此詩,當屬絕句。」

謝仕林打了一個酒嗝:「好個屁1

下面一陣鬨笑。

西廂院一些歇息的客人,此刻早已打開房門,看見了謝家大少爺謝仕林胡鬧的一幕。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謝仕林酒後寫的那首一上一上又一上的詩,也被眾人聽進了耳里,有些人高興,有些人不悅,暗中都在議論,這謝仕林今晚太放肆了。

謝安走來的時候,謝仕林還在凳子上跳著。

他一把奪過謝仕林手中抱著的酒瓶,謝仕林急了,瞪眼瞧著他,覺得眼熟,道:「你是那個混蛋,也敢搶本少爺的酒喝?」

「畜生1謝安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謝仕林臉面上,直接把謝仕林打翻在地。

謝仕林爬起來,鼻子嘴裡都是血。依然笑道:「打啊,打得好。今日你敢打我,等我那一日做了謝家家主,我就百倍千倍的打回來。你這奴才,也敢打本少爺。」謝仕林是喝多了,全然不認識眼前的人,就是他的老子。

謝安氣的半死。看見旁邊一張木凳子,直接拿起來,「」砸在謝仕林身上,邊打邊道:「今日,我就要活生生打死你這個畜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