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六章膽子大的女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p> 陳華沒有拒絕,謝韞就當他默許了,然後撲過去,搶走最大的一個蚱蜢,一臉驚喜,就像獲得寶貝的小女孩:「這個送給我,就算當做紀念了。你這人,太悶了,也不說句話。點兒都不好玩1 陳華笑笑,我又...

陳華扯了一大把狗尾巴草拽在手裡,西子湖邊的雜草叢中,這樣的野草長勢較好,順便扯兩下就是一大捧。

穿著鵝黃羅裙素衣的謝韞抱膝坐在他身邊,瑩白如玉的雙手托著香腮,眼睛亮閃閃地看著他:「你扯這麼多狗尾草做什麼。」

陳華聲音硬朗道:「玩1

謝韞覺得這麼大一個人了,玩心還如此強,噗嗤一笑道:「你這人,說話做事,和其他人,還真有些不同。」

「你還不是。如果一個正常人家的女子,哪裡會夜半還和一個陌生男子相處在這以天為屋地凳的地方。」不矜持的女子,在這個年代,還真少見,就比如婉兒,和陳華的關係都那麼熟了,牽個手親下嘴,都有推脫,典型的保守型。

謝韞臉蛋兒飄紅,平添幾分醉色,面對這種赤言的話,她也不知怎麼回答。

難道說自己天生就不怕生人,或者膽子天生膽大如糧斗,天不怕地不怕,流氓潑皮無賴,他們都不是自己的對手。

謝韞悄悄地捏著自己裙邊一角,道:「我們猜枚如何?」她拿出兩顆玉石做的棋子早有準備。

猜枚,就是猜子。難度係數太低了。無非就是猜那隻手有多少顆棋子。觀察力好的人,一般都很少吃虧。

「換個別的1陳華的雙手在靈活地變換著,手中的狗尾草被他折來翻去,就好像要變花樣。

「那我們博弈吧,時間還這麼早,那些游湖參加中秋詩會的人,此刻都還沒散去呢。」謝韞又拿出棋盤和棋子,看樣子,她準備的很充分。

「圍棋不會,太費腦筋。」陳華在考慮,用圍棋的棋盤,下五子棋肯定好使。

「那我們就每人賦詩一首,然後相互評論,對方的詩寫的好不好。」謝韞試探性地問了一句。相顧無言的相處方式,謝韞覺得自己都快要瘋掉了。

本來,如果不出意外,現在的她已經在西子湖的燈船上參加中秋詩會,陪著某些閨蜜,約見某某才子,一起研究詩詞歌賦。但僅僅是因為某個人,謝韞跑了出來,恰巧又遇見一個不怎麼討厭的人,謝韞覺得,沒去參加中秋詩會,也沒損失什麼。

只是,她細心地發現,好像神仙哥不怎麼愛說話。

以往都是人人見了自己,巴不得能說上兩句話套親熱。可眼前的男人,就像悶聲葫蘆,他喝著自己拿來的酒,吃著自己搬來的果蔬,眼神空洞地望著他自己手上那一束狗尾草,迷茫、痴念、追憶,就好像這個世界與他無關,這裡的人都和他陌生,連自己在他眼中,放佛成了空氣,成了陌生人,他居然看不見。

不和謝小姐說話就算了,還把他無視。謝小姐第一次自己打開話匣子和一個男人套近乎說句話。

「寫詩?」陳華抬頭看了眼才女,他很想確認這女人是不是胸大無腦,怎麼看著挺精明的一個女人,就那麼有笨笨的感覺呢。現在不是很好么,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彼此坐下來,然後各做各做的事情,你不干涉,我不干涉你,這才是純潔的一夜情。

「寫詩不會。你要覺得無聊,就跑去前面的湖邊扔石子,我不會管你。」陳華看著自己的雙手說道,在他手上,那一束束狗尾巴草,很快被他編了成了一隻一隻的小動物。有蚱蜢,蛤蟆,蝴蝶。

整個童年和少年都生活在位處深山老林的盜帥門中,陳華練成了一雙巧手,只要他看見過的動物,總能用草葉子把它編出來。

謝韞注意到了陳華手中那些草編的蚱蜢和蝴蝶,真是栩栩如生啊,她眼睛一亮:「你編的?你居然會編這個?」

謝韞就像在海邊拾到貝殼的女孩,既驚奇,又喜愛。

陳華沒管他,繼續干著自己的工作。

謝韞伸手在陳華眼前晃了晃:「我拿一個?」有點調皮。她肯定很少在別人面前表現出可愛的一面,所以一點兒也不做作,從她身上能看到純真。

陳華沒有拒絕,謝韞就當他默許了,然後撲過去,搶走最大的一個蚱蜢,一臉驚喜,就像獲得寶貝的小女孩:「這個送給我,就算當做紀念了。你這人,太悶了,也不說句話。點兒都不好玩1

陳華笑笑,我又不是來和你玩的。要不是杜荷拉著自己,他還真不會來。

「對了,神仙哥,聽你的弟子說,你會講故事?你也給我講一個唄。以後,你可沒有這樣的機會,和我這麼一個大美人獨處一起了。」

「你想聽什麼樣的故事1動嘴影響不了自己的動手能力。這個要求可以滿足!

「愛情的,最好的凄美一點兒的。」謝韞雙手捧心,凝眸望著陳華。作為一個二十六未嫁大齡女子,她從來都是很憧憬愛情的,可惜,一直未遇到真正的如意郎君。杭州城的人常把她和吳若遠比喻成一對天作之合的璧人,但謝韞知道,她和吳若遠不適合,性格不適合。

陳華想了想:「那就講《白蛇傳》吧1

於是,陳華把一條蛇精和書生相愛的故事說出來。而且背景恰好是西子湖為開頭,斷橋飛雨,送傘傳情,珠聯璧合、水漫金山、得道成仙,從開頭到結尾,繪聲繪色,內容繁多,包攬了愛情、親情、友情,人鬼神妖,多種元素,說不吸引人,完全就是假的。

當講到白素貞和許仙雙雙得道成仙,飛升仙界之後,故事畫上了圓滿的結局。陳華的嘴巴,又老實地閉上!

終於在這一刻,四周又變得安靜下來。不知是被故事感動,還是另有所圖,謝韞眼睛里冒著星星:「神仙哥,你是不是經常看見白素貞和許仙?」

這哪跟哪啊,陳華義正言辭,道:「從來沒看見過1

謝韞失望:「你們都是神仙啊,怎麼就不碰面呢。」

陳華承認他的脾氣很好,但也有發毛的時候:「誰說神仙就一定要見面。」典型的無理取鬧嘛!,他都想拍拍屁股走人,然後把這丫丟在這兒。

謝韞一副無奈的表情:「你講的故事,和別人講的,的確有點不同。」

這句話,已經從李承乾杜荷哪裡得到證實,推後幾百年的故事提前出現了,這時代,肯定沒有第二個版本。

陳華不理,繼續編他的蚱蜢。

不知什麼時候,他完全致力於編東西的過程中,突然感覺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

回頭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頭青絲,和一張幾乎無可挑剔的精緻臉蛋,鵝黃色的素衣羅裙空蕩蕩的,可以看出她身體的瘦弱,她就這樣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得正香,似乎還有小小的鼾聲,有點小可愛。

「這女人的膽子還真是大,孤男寡女也能睡著。」

也許是出於憐愛,陳華將身體往裡面靠了靠,讓謝韞的身子順著他的胸膛,倒在了他的懷中。

明月當空,照著地上兩道連在一起的影子老長老長。

一道如夢靈搬的囈語咿呀傳出:「神仙哥是不是就是那個許仙埃那我是不是那個不瘋不魔的白娘子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