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四章你就是神仙哥?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的要求,碧波心在一旁支支吾吾,似乎有話要說。 「詩會啊,獃子,呆瓜,傻瓜,臭瓜,難道你忘記了,今晚來的目的,就是參加詩會,順便見一見我的爹爹和娘親么。」碧波心心兒撲通撲通亂跳,希望那獃子能夠明...

「華哥兒,我求你了,我叫你哥,你快點走吧,天色都暗了下來,等會兒要是謝家的船隻開到西子湖上去了,我們就等著站在湖邊吹風吧。」

西子湖邊,杜荷顯得很焦急,都怪程處默昨晚要找陳華拼酒,結果他們兩人壯烈犧牲,陳華還跟沒事兒人似地,一個人在運河邊獨酌,後來三個人都喝醉了,結果就睡到今天中午才起床,胡亂洗了把臉,連飯都沒吃就馬不停蹄地趕來杭州城。

杜荷不敢不來啊,前幾天還答應了碧波心,今天要來參加謝家舉辦的中秋詩會呢,詩他都準備好了,今晚頭魁肯定是跑不掉了。

陳華知道了杜荷和碧波心的事,昨晚喝酒吃肉時候坦白從寬了,得瑟的就跟白撿了個大媳婦,男人那點小秘密,酒桌上三五杯就不打自招。以杜荷的年齡十六歲耍朋友,的確有早戀的嫌疑,不過,這年代的人早熟,說不定杜荷十歲的時候就已經閱女無數了呢。

老實說,謝家的詩會,陳華不想去參加。他不喜歡那種場面,而且,以自己的身份去了,肯定是眾心捧月,哪怕是寫一句狗屁不通的詩,都有無數人拍手叫好,官場上打交道什麼都是假的,當然,陳華也可以剽竊一首後世的名家名作,坐實他詩鬼的名號,只是抄多了,陳華也覺得太俗氣,甚至有犯罪感,總覺得對不起後世的人。

能有這種犯罪感,還證明陳華是個有道德節操的人。可杜荷就不同了,他是完全節操無下限,什麼東西好,就抄襲用來哄哄小女子,這廝就是好事大事做不成,竟干點上不了道的小事。

「華哥兒,前面就是柳堤了,我和波心約在那裡見面,然後一起登船遊覽西子湖。」杜荷巴不得現在就飛過去,離約見佳人的時間,都過去整整一天,杜荷遲到了,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面,終究影響不好。

不得不隨杜荷的激動加快腳步,陳華感慨「那個少男不發春啊1

來到了柳堤,杜荷那雙眼睛賊亮賊亮四處尋找。終於在一處靠近西子湖邊的石凳上,看見了碧波心,那小巧的瓜子臉蛋上,顯露出對某人的怨恨。

果然是惹佳人生氣了,想來也對,約會遲到大半天,誰都有點小脾氣,很正常!

杜荷以他的經驗,分析碧波心現在是不是還會見他。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忽然出現在碧波心的面前,希望給他一個驚喜。

「波心,我在這兒。」杜荷今天穿的比較倜儻,他把他壓箱子的衣服拿出來了,乍一看,還真像個俊面兒少年郎。他乍然出現,暴露了幾分浪蕩兒的天性。碧波心被他的突然驚喜到了,但是碧波心旁邊那個號稱「閱人無數」的小姨,卻對杜荷的第一感覺不怎麼好,總覺得他很輕福

杜荷看見了碧波心旁邊的女子!

美,比碧波心還美,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成熟的韻味。年齡不好說,但肯定是碧波心姐姐。

「姐姐好1杜荷這廝,臉皮就是無限厚,見人就是三分禮貌,和他良好的家教有關。

碧波心聽后差點暈過去,臉蛋紅彤彤的,羞澀道:「她是我的小姨,你叫她韞姨就行。」

靠,杜荷在心裡鄙視自己有眼無珠。靦腆道:「韞姨1然後,心裡一陣不痛快,自己長這麼大,還沒被人如此佔過便宜埃

謝韞看不出杜荷這傢伙一肚子的牢騷,眼神亮亮地看著他:「神仙哥,哦,不對,是你的老師呢,現在在哪兒?」

杜荷腦袋裡無數個問號,我的老師?難道韞姨說的是華哥兒。他們兩人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難道說,眼前的女人,是華哥兒風流成性惹下的債?

「呃1杜荷四處張望,對了,華哥兒不是和自己一起來的嗎?怎麼突然就不見了,難道是他提前看見了韞姨,所以偷偷溜走,這是個花邊新聞,值得回去大肆宣揚。

「剛才都還在我身後,怎麼突然一下子就不見了影子。」杜荷實話實說,華哥兒真不厚道,既然佳人有約幹嘛要躲起來。波心的小姨,又不是一隻恐龍,長的還如此漂亮,華哥兒怎麼就不喜歡呢。

「啊,神仙哥剛才都在?」兩個女子異口同聲道。表情都是一樣的驚奇。顯然,神仙哥的地位,她們心裡已經達到了不可高攀的地位。

他們吃驚的表情,坐實了陳華和碧波心小姨的關係。杜荷燦燦一笑:「韞姨放心,我老師他就在西子湖邊,他跑不掉,要不我同你去找。」

「好啊,好啊,神仙哥的廬山真面目,我還真想見識一番。」謝韞巴不得杜荷立刻帶她去找神仙哥,已經做好一副出發的準備。樣樣子,今晚一定要抓到神仙哥,然後逼迫他娶自己當娘子。

杜荷剛想答應謝韞的要求,碧波心在一旁支支吾吾,似乎有話要說。

「詩會啊,獃子,呆瓜,傻瓜,臭瓜,難道你忘記了,今晚來的目的,就是參加詩會,順便見一見我的爹爹和娘親么。」碧波心心兒撲通撲通亂跳,希望那獃子能夠明白自己的想法。

「哦,韞姨,我忘記了,我還要陪波心去參加詩會。」杜荷放鴿子道。

知道這對小情侶有自己的私事,謝韞眉頭緊蹙:「走吧走吧!我自己找神仙哥1

「謝謝小姨1碧波心拉著杜荷的手就往謝家跑去,希望能趕得上遊覽西子湖的燈船。

「真是女大不中留1謝韞無奈地感慨一句,看樣子,找神仙哥的事情,只能自己一個人辦了。

神仙哥,你在哪裡啊?

謝韞很期待見到那個被他徒弟說成神一樣的人。難道真有三頭六臂,會飛天遁地,嘴中噴火,目吒天雷的人?那種人,肯定是修道的老者。

謝韞發獃中,突然聽見好像有人踩到地上的樹枝,發出斷裂的咯吱聲。

在寂靜的夜晚,遠處只有幾艘燈船遊盪在西子湖,柳堤邊幾乎空無一人,出現這樣一種奇怪的聲音,多少帶著點驚悚!

「誰1謝韞膽子雖大,但還是怕遇見流氓潑皮無賴!

「我1一個帶著磁性的聲音,可以確定性別是個男人。

「你是誰。」謝韞眉目盯著黑漆漆的前方,走過來那個高大的身影。

「神仙哥!」這名字取的不錯,以後就用它來唬人!

「啊1確定是一聲驚叫!

謝韞目光專註,盯著那黑影從前方走來。

慢慢的,黑影變得清晰幾分,不過,黑夜中,也看不完全。

南方人一般比自己高出一點點,但此人,居然高出自己整整一頭,看著就給人一種高大安全的感覺。直到他走近了,謝韞才發現,這男人長身玉立,丰神俊朗,他長著一張輪廓分明的臉,劍眉入鬢,鼻如懸膽,面容正氣,不像潑皮無賴流氓更沾不上邊,青衫寬袖,腰間掛著幾樣不知名的飾物,打扮和一般的書生無疑,不過比起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更多了許多陽剛之美。

「神仙哥,你年輕的也太不像話了吧。」謝韞說話就暴露了她的性格和長相是成反比的!典型的俏顏性隨性,這種女子不多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