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二謝家一家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就算不能來,也捎人帶信,他倒好,直接不來,擺明是瞧不起謝家。不就是一個侯爺嗎,本小姐還瞧不上你呢!謝韞心裡鄙夷道。 謝韞腦袋裡在想象著藍田侯是不是那種肥頭大耳的中年人,對這個沒見過面的人,心...

謝家舉辦的中秋詩會,地點設在了西子湖畔,一處屬於謝家產業的宅子中。全天下都效仿長安城每年中秋節會在皇家林園舉辦賞月詩會,江南地處文墨盛行的地方,由謝家牽頭舉辦的中秋詩會,舉辦的時間不是一年兩年。謝家雖然出仕的人不多,平日也不顯山不露水,族中子弟都是文墨愛好之輩寄情山水不問世事,看不出他江南第一士族的名頭是否言過其實,但謝家的號召力是毋庸置疑,整個江南道各個州府郡縣達官貴族文人雅士都邀請在列,而且沒有一個人拒絕。

杭州的西子湖,景色秀美,風景宜人,被譽為江南的明珠,尤其是中秋時節,秋高氣爽,滿隴桂雨的桂花飄香十里,撐一艘船,游湖賞月,放佛人在水中如魚兒遊盪,美酒、美景、明月,都能讓人對酒高歌。如此良辰美景,也給那些憋了大半年的騷人,提供了宣洩心中情感的機會。

幾乎可以說,謝家每年在西子湖畔舉辦的中秋詩會,很受江南貴族的追捧,謝家老大的位置,也跟舉辦的詩會也有關係。

謝家今日在西子湖邊的宅子簡直就是高朋滿座,報唱的小廝,一會兒念出某某大人來到,一會兒又高唱某某大儒來訪。府中家丁忙著準備晚上宴請賓客的瓜果點心游湖的大船也添上燈油,丫鬟忙著端茶遞水照顧好客人,一派繁忙的景象,讓謝家平日獨居世外的冷清,變成枝頭髮騷的紅杏,鬧鬧嚷嚷,好不歡騰。

宴請的賓客,都安排到宅子中休息的地方,中秋詩會一般在晚上舉行,等太陽落山,月亮掛在天邊,就可以泛舟西子湖上賞月吟詩,彼此交流一年來的趣事,這是一個江南貴族私底下交往的圈子,貴族間都有利益牽扯,舉辦這麼一個中秋詩會,能方便大家更好的交流。

謝宅后宅主人住的地方,這是一間獨立的小院子,謝家上一代家主謝弦就住在小園子中。

「爹,賓客都已經到了,都在外面客廳招呼著,發了請帖的人,有幾個不能親自前來,都稍人帶了口信。你要不要出去和大家見見面,畢竟有些都是你的老朋友了。」謝弦的大兒子,也是謝家現任家主謝安站在謝弦身邊說道。謝老爺子的腿腳不利索,才六十多的光景,就坐在椅子上,進出都要人抬著,不然他也不會早早把謝家的大權交代謝安手裡。

「安兒,平兒,隱兒,靈兒,韞兒,你兄妹五人,再念一遍我謝家祖訓。」謝弦生了五個兒女,大兒子謝安、二兒子謝平、三女兒謝靈嫁給了江淮轉運使碧揚名,四兒子謝隱,還有一個小女兒,是他四十多歲時候才生下來的,可謂老來的女,取名謝韞,謝韞二十有六,至今還未許配人家,在這年代,已經是老掉牙的老處女了,不是別人不敢娶,也有向謝老爺子提親的俊傑,結果都被謝韞打發掉了。原因無他,能爬上江南第一才女謝韞床上的夫婿,必定是人中龍鳳。

「莫為榮華之爭,而不仁不義。」

「莫為富貴貪婪,而巧取豪奪。」

「莫為權力慾望,而鑽營仕途。」

「不求顯赫門庭,甘願沉寂,脫去塵心,以游物外。不爭不鬥,得以保存!」

兄妹五人,齊聲念出謝家的家訓,這段話,在他們五人兩歲時候,就已經被謝弦拿著鞭子逼著背誦,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兄妹知道,就算生在富貴人家,也隨時有可能朝夕不保。

謝家的家訓,是上幾代,謝家在經歷一次大清洗中,家族某個前輩寫下讓後代時代牢記的祖訓。沒有千年不敗的家族,這是鐵律,為了讓家族一直延續下去,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棄榮華富貴,退出權力爭奪的漩渦,才能置身事外,這也是謝家為何作為江南第一大士族,卻不曾看見謝家的人有出仕之人。謝家完全可以靠在江南的田產,養活家族一代代繁衍下去。

聽了自己五個兒女念出的家訓,謝弦滿意地點了點頭:「你們記住了就好,下一代的人,我管不了那麼多,就你們兄妹五人,能撐起謝家,就已經足夠了。安兒,這次朝廷募捐,你把謝家一半的家產捐出去,靈兒,你夫婿碧揚名生為江淮轉運使,負責江南一帶所有漕運,你最好叮囑他別和其他家族有私底下的來往,出了事,謝家幫不了他。」

謝弦看了自己的大兒子和三女兒,五個兒女中,也只有這兩人讓謝弦滿意。至於那個寧願一輩子當老姑娘的小女兒謝韞,謝弦管不了她了,她的事,就讓她自己做主吧。

「爹,還有一件事,兒子覺得該向你提一提。」謝安猶豫不定道。

很難看見自己的大兒子還有處理不了的事:「說1

「江南道巡察使,沒有來參加今天的詩會。」謝安終於說了,陳華沒來,是他心中最大的一塊玻要知道,今天所有邀請的賓客,只有來自長安的藍田侯身份最特殊。但是藍田侯居然沒來,謝安已經差人,親自駕著馬車去杭州城外的運河親自恭請藍田侯大人,要不是府中繁忙,謝安都決定親自跑一趟。

「想來的總會來,不想來的,無論怎麼請,都不會來,聽天由命吧。只要我們不得罪藍田侯,他也拿我們沒有辦法。長安城的李家,手也伸不到那麼遠,管的著我們1謝弦很平淡地說著。

「哼!這藍田侯擺明了不給我們謝家面子。」謝韞冷哼了一聲,音色很美,她本來就是一個美人胚子,年齡雖然大了些,卻是已經成熟的美人蕉,別具一番風情。

謝安和謝靈望了小妹一眼,這妹妹,還是那麼厲風厲行。

「你們看我幹什麼,難道我說錯了嗎?這藍田侯狂妄自大,目中無人,難道我謝家堂堂大戶,還配不上他下踏嗎?」謝韞為自己討厭藍田侯辯解。事情也的確是這樣,別人拿到帖子,都已經來赴約了,就算不能來,也捎人帶信,他倒好,直接不來,擺明是瞧不起謝家。不就是一個侯爺嗎,本小姐還瞧不上你呢!謝韞心裡鄙夷道。

謝韞腦袋裡在想象著藍田侯是不是那種肥頭大耳的中年人,對這個沒見過面的人,心裡已經厭惡到了極點,她本來就是嫉惡如仇的女子,這點兒從來沒掩飾過。

「夠了1謝弦的威嚴還在,一句話,立刻讓四周鴉雀無聲。「都隨我一起出去見客人吧。」

謝弦讓謝安和謝平兩兄弟把他抬起來,謝靈和謝隱跟在後面,跟在尾巴上的謝韞就像受了委屈那樣,一臉倔強地看著走在前面的四個至少大她十隨的哥哥姐姐。

「有什麼好見的,不見了。」從來都沒重語氣說過自己的爹爹,今天居然為了一個外人對她凶,謝韞覺得自己受了委屈,繞過幾人,奪門跑了出去。

謝弦氣的哭笑不得:「遲早要把你嫁出去,讓你夫家來管管你,省得成天在外面瘋,連一點禮數都失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