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章月有陰晴圓缺(中)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揣在兩隻丘貉屁股上,讓他們協助下面的官員,把修運河的民工安排回工地上去。要是耽擱了工程進度,就把兩人關小黑屋。小黑屋那可是比監獄還恐怖的懲罰。關裡面,三天就成瘋子,程處默和杜荷寧願死都不會進小黑屋關一...

修建運河堤壩的民工正在工地上忙忙碌碌,有條不紊地用混泥土和石塊修築堤壩,忽然天空中一陣巨響,就像晴天霹靂,毫無一點徵兆,在南方,打雷是常見的事,但今天的雷聲有點怪,就像整片天空都炸開了鍋,秋雷不會如此霸道,眾人心裡隱隱有不安狀況,難道又要下一場大暴雨?

大家都在擔心,才修好的堤壩還沒完全凝固,經不起大雨的沖刷。緊接著,這一片區域,天地都好像要顛倒過來,大地滾滾,就像下面有巨物在翻身!

「不好啦,是地龍打滾,大家快找個空曠的地方躲起來,不要被地龍吃了1有一個人起鬨,其他人立刻反應過來。在古代,都把地震稱為地龍,意思是地下有龍在翻滾,地上的人一不小心就要被地龍吃了。歸根結底,還是對自然科學的不理解埃

工地上亂作一團,修河的民工早早丟下工具往開闊的地方跑。

「大家不要慌,不是什麼地龍,是侯爺在試驗火藥,份量放多了,動靜兒比較大,等會兒就沒事了,大家先靜一靜。」跑出來闢謠的是工部員外郎王睿。這老頭給陳華送來了火藥,親眼見證了原來世上真的有人可以憑藉一己之力移山倒海。剛才的爆炸聲,說實話,王睿嚇的兩腿都直哆嗦,他還是站在百丈開外觀看火藥爆炸產生的巨大威力,當然受到的影響很小,不像負責點火的陳華,估計陳華他現在的耳朵都震聾了。

杜荷和程處默來到工地的時候,發現修河的民工都站在遠處,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討論剛才工地上發生地龍翻滾的怪事。這些人的眼見都不高,一點稀奇古怪的事,都能津津有味地說一整天。

「肯定是華哥兒的火藥實驗成功了。」剛才天空中的巨響,他們也都聽見了,心中一致認為,華哥兒的火藥終於面世了。杜荷和程處默同時加快回去的腳步。。

兩人終於見到了陳華,出乎王睿的意外,陳華一點傷都沒受,耳朵也沒有震聾。讓王睿都懷疑,陳華是不是妖怪啊,這麼大的爆炸聲,他居然屁事沒有。

掏出耳朵里塞進去的紙團,這東西硬邦邦的,陳華的耳朵不好受,要是有棉花就好了,做這種危險的爆炸試驗,高分貝的聲音刺穿耳膜的幾率很大。下次再也不冒這個險了,火槍那種小型的熱武器還能掌握那個度,研究這種能夠炸掉一座山的炸藥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若不是為了解決修堤壩需要大量的石料問題,陳華絕對不會涉及這種危險的行業。諾貝爾為了研究炸藥,貢獻出了全家人的性命,陳華還算是比較命大,第一次試驗基本沒有人員傷亡。

「華哥兒,這就是炸藥?我靠,威力那麼大,隨便往那兒一扔,還不炸的人仰馬翻啊1看著前面炸開的天坑,程處默嘴裡塞了雞蛋,目瞪口呆!

陳華真想罵人,以為這是手榴彈啊,拉引線就能扔出去炸人。

「回來了?」他看了眼杜荷,出去鬼混了三天,臉色都容光煥發了,杭州城的水真是養人埃

杜荷燦燦一笑,就像一個逃課出去貪玩的學生,突然遇見自己的班主任,不得不低頭聽他的訓導。

陳華肯定當不成長舌婆,說一大堆大道理教育杜荷出去玩記得不要夜不歸宿,誰聽埃像杜荷這種出身根正苗紅,十歲肯定就已經懂男女之事,要讓他管好自己,不出去胡天酒地,那是不可能的。

「回來了,就跟著胡賬房下去統計用了多少水泥和石料,好拿出一份預案,把後面要用到的材料都算出來。」不能讓每個人都閑著,要教會他們知識。杜荷好歹在格物院混了一學期,是騾子是馬拿出來溜溜。讓他去做統計吧,杜荷天生就是做統計的料。

沒有罰關小房子,也沒有圍著工地跑三十圈,更沒有鋪撐一百個,只讓下去做統計,這是最輕的懲罰啦。

杜荷偷偷高興自己運氣好,遇見華哥兒心情順暢的時候回來認錯。程處默不服氣地哼哼兩聲,想到他犯錯的時候,體力活沒少干,常常累得要死不活,心裡就覺得華哥兒偏心。不過,程處默要是知道,杜荷做統計要做厚厚的一冊子,他估計會幸災樂禍說還是體罰好。

「華哥兒,我從杭州城帶了好東西來,要不要我給你送到你房間。」杜荷擠眉弄眼,有酒有肉,大家聚在一起樂呵樂呵,順便把自己如何泡了謝仕林的表妹碧波心曲折的故事說給程處默這個粗人聽讓他眼饞嫉妒。

程處默也在一旁煽風點火,流著口水,道:「是啊,華哥兒,你研究出來了炸藥,是一件大喜事,是該慶賀慶賀。要不要我去找胡賬房,讓他去買幾頭豬豚回來殺了吃了。上次的豬全席,我都還沒吃到味兒」

程處默還想繼續說。陳華就左右一腳揣在兩隻丘貉屁股上,讓他們協助下面的官員,把修運河的民工安排回工地上去。要是耽擱了工程進度,就把兩人關小黑屋。小黑屋那可是比監獄還恐怖的懲罰。關裡面,三天就成瘋子,程處默和杜荷寧願死都不會進小黑屋關一天。

想到小黑屋,全封閉的恐怖,兩隻丘貉立刻鳥獸散,一會兒功夫就跑的沒影了。

打發掉這兩個活寶,陳華要同工部的人商量炸藥的應用。

很顯然,這種威力巨大的炸藥,是不能外傳的。涉及到國家軍事方面的安全,工部的人就是專門負責這一塊,可以說,從炸藥爆炸的那一刻開始,工部已經將炸藥列為國家一等一的機密。

「侯爺,恕老夫愚鈍,工部的火藥,老夫也知道威力有多大,就算是量多,也絕對不會造成如此大的破壞。」眼前的天坑足足能裝下一棟大宅子,如此巨大的破壞力真是火藥弄出來的?工部的人肯定不信。王睿其實想知道,侯爺是否把火藥改良了,才有如此大的威力。

早就知道,火藥肯定要被老李收入國庫,用作軍事上的用途。陳華難道還能私藏起來,準備大發戰爭財不成。

一硫二硝三木炭,都寫一張單子上。按照這種比例配出來的黑色火藥,在沒有黃色炸藥問世之前,應該是最厲害的火藥。

將這份改良后的火藥單子交給王睿,至於接下來工部的人要怎麼運用,那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又解決完一件頭疼的事,輕鬆啊,再有兩個月,就更輕鬆了,等江南運河的堤壩修的差不多完善的時候,本侯爺回長安也指日可待了。

腦袋裡冒出許多熟悉人的面孔,也不知道他們最近怎麼樣了。沒電話讓陳華很苦惱,回信也還在發往長安的途中。想到過幾天就是中秋節,婉兒會不會一邊吃月餅一邊哭,李泰李恪李承乾三兄弟會不會又在玉山上酩酊大醉,老虞和歐陽老頭是否一拍即合想著出去喝喝小酒,李靖找到程咬金秦叔寶三人把酒言歡舞刀弄槍,難怪古人會說,每逢佳節倍思親,陳華現在是有點體會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