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九章月有陰晴圓缺(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你小子還能搞到牛肉?」包裹裡面除了豬羊肉之外,居然還有幾斤牛肉。唐朝殺牛是犯法的,尤其是能耕種的牛,殺了就要坐牢。就算是老牛,要殺了吃肉,也是要告知官府。不過牛肉的確是好吃,尤其是喝著烈酒吃牛肉...

陳華正準備讓程處默去杭州城把杜荷綁回來,這小子自從三天前去杭州城之後再也沒回來過,吃香喝辣說不上,逛青樓也不可能不眠不休三日都還有興趣,杜荷沒那體力,陳華根本就不擔心有人會欺負杜荷,他不欺負別人就謝天謝地,好歹是長安來的大紈,啥場面沒見過不能說慫就慫!

陳華是擔心杜荷在杭州城鬧出風波來!沒人管著這廝,很容易犯政治錯誤,畢竟背景滔天,一不小心就張嘴說出,老子是誰誰誰的兒子,都睜大眼瞧著了,杜荷不是沒幹過這檔子事,他可是有前科的人,杭州城這小地方,容不得他這條小白龍鬧騰,陳華這個格物院院長當的不容易,不僅要管他們的學業,甚至還管他們的生活作風,真是又當爹又當媽還當管家!

干苦力,跑腿擒人的事,只有交給程處默去完成。

程處默很顯然非常樂意這趟差事兒,在心裡把杜荷感激了萬遍,沒有杜荷的不歸宿,他就沒機會打著找人的幌子去杭州城大塊吃肉大碗喝酒。

能吃下一頭牛的程處默飛快地挑了件合適的兵器,然後騎在他那匹小母馬背上,優哉游哉出門而去。當然,為了做足面子,繩子什麼的他還是拿了兩根,因為要綁杜荷,不拿出點行動,就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奉命辦事。

杭州城怎麼說都是南方重城,美酒美食肯定不少,滿樓的紅袖招在全大唐也出了名。程處默心裡盤算進城了怎麼也要逍遙一番,這才出了運河邊施工的工地,立刻快馬加鞭,還沒跑出兩三里地,眼神就跟狗一樣好使的他立刻瞅見對面迎面而來的不正是三日不歸的杜荷嗎?

「他奶奶個熊,早不回來,晚不回來,你等老子剛出了門就回來了。」程處默的心情別人理解不了。衝過去,就直接給杜荷一頓暴打!

老子都準備好好在杭州城逍遙幾天,杜荷居然回來了?你說程處默的心情能好到那兒去。

程處默已經憤怒到拿著他那大棒槌的重型武器,奔跑過去準備把杜荷打成肉泥。前方的杜荷好像看到苗頭不怎麼對,程處默不是在運河邊敲大石嗎,怎麼有空出來兜風了,而且還穿的那麼騷包,就更一新郎似的,他又不是去娶妻,肯定是想出尋找樂子。

「處默,你看我都給你和華哥兒帶了些什麼好東西,兄弟可沒忘記你們還在運河邊受苦呢。」程處默的憤怒杜荷權當沒看見,堆起笑臉,連忙解下馬背上一個包裹朝程處默扔去。

包裹裡面,都是杜荷從杭州城帶來的好東西。程處默一臉要殺人的樣子,也只能用美食打動他了。

果然,程處默揮舞著大棒槌,輕輕一挑,那包裹就奇般的飛到他手裡。

「你小子還能搞到牛肉?」包裹裡面除了豬羊肉之外,居然還有幾斤牛肉。唐朝殺牛是犯法的,尤其是能耕種的牛,殺了就要坐牢。就算是老牛,要殺了吃肉,也是要告知官府。不過牛肉的確是好吃,尤其是喝著烈酒吃牛肉,簡直是美味。看在杜荷能偷偷搞到幾斤牛肉的份上,程處默的火氣小了些。

拿著一塊煮瘦的牛肉,嘴裡哧哧啃著,瞄了眼杜荷:「有酒沒1

「兄弟怎敢把這種事忘記呢,長安城的蝦蟆酒?諾,拿去!」就這麼把馬背上掛著的一壇酒扔過去。程處默還好糊弄,一點吃的就打發了,就是不知道華哥兒那裡,自己三日沒回怎麼說得過去!

不過,要是想找理由,杜荷也拿得出來。大不了到時候陳華問起,他就說和碧波心遊了三日西子湖,一起談談心說說情,一起在花前月下研究詩詞歌賦。雖然這個理由很菜,但好歹也是理由是不,而且還不是編造的,杜荷的確和碧波心同遊了西子湖,全杭州的人都知道,他勾引了謝仕林的表妹。

老子是不是特有面子,出去一趟,就抱得美人了。這事兒,要是和華哥兒說了,指不定他要表揚自己呢。

杜荷心裡喜滋滋地,想到碧波心那小美人逃不出自己手心了,杜荷就覺得很有成就感!

泡妞都泡到江南來了,杜二少還是很有魅力的!

「處默,你不會是專程前來接我的吧。」偷偷地瞄了眼程處默的馬背上居然還有繩子,杜荷就擔心是不是陳華授意讓程處默來綁了自己。

有了美食,有了美酒,程處默就忘記了找杜荷晦氣的念頭。

「你三日未歸,華哥兒本想讓我去杭州城看看你跑哪兒去了。既然你回來了,某也省事兒了。」說完,程處默繼續吃他的牛肉喝他的酒!

杜荷瞭然,華哥兒果然是派程處默出來尋他。

「處默,我走的三天,工地上沒發生什麼事兒吧?」杜荷側面打聽消息,他就是想知道陳華的心情好不好。不然自己回去會受體罰!杜荷誰都不怕,就怕陳華!

「也沒什麼事兒,就是華哥兒常常把自己關在屋子裡面,這兩天很少看見他。吳州那面的石料不是供應不上嗎,華哥兒就在愁這個問題。老高說,他最近好像是在研究一種叫炸藥的東西,據說那東西可以炸開一座山,嘁,吹牛啊,什麼東西能比得上某老程兩膀子的力氣大。」

「處默,難道你忘記了涼州時候華哥兒發明的火槍?那種噴火的火槍,足以抵得上一個開六石強弓的大將。要是華哥兒把大量的火藥捆綁起來,威力絕對超過火槍千百倍,到時候,別說炸開一座山,就是炸了一座城也不奇怪1杜荷翻白眼說道:「什麼叫自然科學,這就叫自然科學,你們體能訓練班的人,是絕對體會不到自然科學班的人那種天地在我手中的優越感1

說的就好想杜荷自己成了神似地!

程處默被他這麼提點,腦袋豁然開竅:「某怎麼就沒想到呢。難怪這兩天華哥兒問工部的人要了許多火藥,原來炸藥就是火藥,只不過是量多量少的問題。」

「瞧你這腦子,長安城所有的人都在變聰明,就你一個還傻乎乎!好了,不說,我們回去吧,看能幫上什麼忙1杜荷都不好意思打擊程處默,原本是程處默要找他晦氣,現在反倒是他拿程處默開涮。這杜荷,還真是越來越精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