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八章舉頭紅日白雲低

作者:木瓜  |  更新時間:2013-07-18 04:16  |  字數:4810字

杜荷正在狼吞虎咽地吃著美食,突然眼前一亮,有道光從正前方射了過來,如果杜荷沒看錯,應該是有人從外面把房門一腳踹開了。

沒錯,的確有人從外面一腳把房門踹開,而且連同門軸一起踢壞,把房門都成兩截,聲勢浩大!

杜荷定睛一看,兩個凶神惡煞,穿著青衫帶著圓頂小廝帽的跳了出來。緊接著,一個衣著打扮還看得過去,至少是個不大不小貴族的年輕人很顯擺地走了進來。

像這種小貴族,長安城一抓一大把,杜荷連看都不會看一眼,太垃圾了,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他可是長安頭號紈絝中的幾人,經常被長孫請去後宮管教所教育的人,豈會孬這種小場面。

對於這種地方級別的紈絝,杜荷是不屑理會他的,但偏偏那小貴族身邊還跟著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穿一身荷綠色的衣裳,楚楚動人,紅唇細眉,膚如鵝白,瞪著水靈靈地大眼睛挑逗惹人,就像一個頑皮的大小姐,胚生的江南美人。

那美人瞪著杜荷,眼睛似會說話一般如眸燦星辰,估計心裡在想,沒想到房間里的人居然是個吃貨。一個人吃那麼多的菜,他也不怕撐死。

杜荷的心兒不安份起來。

這女子,有意思!

很裝逼地從懷裡抽出一張絲帕,有點身份的人,都喜歡裝斯文,就算不把自己老子杜如晦抬出來,杜荷憑著自己子爵的頭銜,還不怕那個找他麻煩。

「錢三千,這是怎麼一回事兒?」酒樓老闆的名字好像叫錢三千,杜荷的記憶還不算太差!

錢三千早就瞄在謝仕林後面,謝大公子開出要砸他酒樓的豪言壯語,錢三千只能眼睜睜看著,貴族之間的爭奪,不是他們小民能夠參與的,他盡量不出面干涉,但還是被點名叫出來。

錢三千很痛苦自己的處境:「公子,小人在這兒呢。」

錢三千希望事情別鬧的太大,所以他那張臉笑的很燦爛,就像得了面癱一樣。

「這是那來的狗?」杜荷指著謝仕林。敢在老子面前裝紈絝欺負人!罵他是狗,都算給足了面子,要是遇見陳華,直接罵他祖宗十八代生兒子沒JJ。

也只有華哥兒才罵得出如此開天闢地的髒話,杜荷跟著他混了幾天,口頭禪學了不少,諸如,我靠,法克喲,傻逼之類的語言,有時他都不得不佩服陳華,這些話用在特定時候比較來勢兒!

謝仕林可不像杜荷張嘴就是粗話,謝家是江南士族第一大家,他們是貴族家庭出來的人,要時刻保持自己的風度。更何況,身邊還跟著朝思暮想的波心表妹,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戰場同時還包括了所有的虛偽和偽裝:「放肆,你可知道本少爺是誰,敢用這種口氣同本少爺說話?你信不信,本少爺一句話,你今天就走不出杭州城。」

說完,謝仕林得意地看了看四周,什麼叫氣勢,這就叫氣勢,一句話就能把對方貶低的一文不值。全杭州城,只有我謝仕林最大,說讓誰走不出去,就走不出去!

「傻逼。」杜荷終於添了兩個字:「說你這種話的人,都是腦子裡裝了草包的傢伙,還不讓老子走出杭州城了,多霸道的話啊,你看你身邊的美女,人家都在嘲笑你傻呢,給大爺說說,你叫什麼名字,大爺好教教你,怎麼樣一個合格的紈絝!大爺今天心情好,吃飽了沒事,正好教教你這些小蝦米,想當年大爺縱橫無敵的時候,你肯定還沒斷奶!」

在陳華面前,杜荷承認自己,他一直都是受虐對象。去長安城問問,連李泰那大紈絝都從良了,誰不把藍田侯當成紈絝的噩夢啊。但在別人面前,杜荷這種紈絝頭頭,自然要反過來虐別人。

最重要的,杜荷剛才看見,那腦袋裝的是草的傢伙說話的時候,旁邊的美人在偷偷發笑。杜荷心想,看來那傻逼是真傻,連他自己身邊的美人對他都沒有好感,他居然還不知道,一味殷勤討好努力表現,紈絝成他這種無知程度,悲哀啊!

一聲嘆息,杜荷不想和那傻逼說話,而是把興趣引到了謝仕林身邊的女子身上。

杜荷對這女子是有好感的,至少他心裡是如此認為。

「美女,可以知道你的芳名么?佛家都說,芸芸眾生,人海茫茫,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世的一次擦肩而過,世上有人信緣、惜緣,也有人隨緣,逆緣。緣是天意,既然能和姑娘相遇在這一城之秋,想必是上天賜給我的緣分。」

天可憐見,華哥兒,我不是有意盜版你的愛情箴言。兄弟遇見了鍾愛的女子,拿得出手,吸引人家注意的,就只有你說過的話,之乎者也溫文謙遜那套就是狗屁。

那女子眼睛一亮,杜荷與眾不同的話,讓她心裡如波浪一樣,波來盪去:「碧波心!」她婉婉說了三個字,她還從來沒有聽過任何一個男子,會說如此唯美的話語。不管是十歲還是二十歲甚至三十歲的女人,都喜歡一點與眾不同的浪漫,這是一道坎,過不了!

好美的名字,真如一潭秋水碧波圈心,讓人憐憐!

碧波心!

杜荷碎念著她的名字,心裡一陣美好的想像!

發情的人,都是這種表情,杜荷更是發情到不可收拾,此時此刻,巴不得立刻和那叫碧波心的女子一起手牽手遊覽西子湖,來一段郎情妾意的佳話。

不過,杜荷覺得自己可以再想的遠一點,把這位叫碧波心的人帶回長安帶回杜府。謝仕林就像瘋狗一樣,張嘴咬住他的屁股,把他從天堂拉回了現實。

「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