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七章表哥和表妹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叫貴氣,比那些直接跳上跳下馬車的人文雅多了! 貴公子先下了馬車,客氣地站在車旁守著:「表妹,某扶著你1伸出手,謙遜地想要獲得車中佳人的親睞!貴族都是很講究禮節的一群人,說話做事謙和溫煦,讓外人...

杭州城,最繁華的酒樓白雲酒樓,今日來了一個奇怪的客人。

這位客人鮮衣怒馬,穿著華麗,面料是上好的絲綢,舉手投足間,有種天生具有的貴氣,怎麼看都不會認為他僅僅是一個普通的有錢人!應該是那種出身貴族家庭,從小就受到貴族禮儀的熏陶,才能表現出就連走路都不會大步一邁,而是如君子一般悠然漫步!

更重要的一點是,這位客人進門直接甩出一錠銀子,把白雲酒樓最豪華的雅間包下來,並且招呼掌柜,讓酒樓最好的廚子,把所有拿手的絕活都使出來,做出好菜讓大爺嘗嘗,美味者有賞,他還讓店小二出去跑腿,把杭州城最出名的菜,統統買到白雲酒樓來,做得同樣看賞。

這位客人,出手闊卓,說話豪氣,看著就顯得親切!

銀子,可是不常見的貨幣,現如今的大唐,通常都是銅錢交易。能出手就是銀錠子的人,富庶之人還沒這魄力,只能用貴來形容。貴族,就是特權的象徵,這客人年方十六七歲,掌柜琢磨著肯定是那家富貴人家的少爺。只是看著面生,應該是來杭州玩樂的。

富貴人家還不曾見過世面的少爺,而且還是一個花錢大手大腳不拿銀子當錢的主兒,這種冤大頭,不宰不行啊!

連踢帶踹讓店小二出去跑腿,廚子哪兒掌柜也橫眉豎眼招呼過,這次一定要把這位爺伺候好,他給出的銀錠子就是自己的了。辦砸了此事,所有人統統捲鋪蓋滾蛋,吳州受了災外出討活路的人多的是,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苦力滿大街都是,放快招人的牌子在外面,等著幹活兒可以排到西子湖。

不管是那個社會,錢就是剝削人的根源。白雲酒樓的掌柜嚴聲厲色地吩咐了后,自己親自托著一瓶美酒,利索地走到三樓最豪華的雅間去!

好在這位公子說話還客氣,敲門,得到允許進來的同意后。掌柜托著酒瓶,來到了這位公子面前。

做生意的,天生就長著一副笑臉:「小的錢三千,見過公子金安1把手中的酒瓶平放在桌面上,取來酒杯,抬袖倒了一杯,一股濃濃酒香撲鼻而出!

「蝦蟆酒?長安的1杜荷可是長安城有名的浪蕩子,長安城大大小小該去的不該去的他都去過,對長安城內的名酒了如指掌,這蝦蟆酒,本是長安曲江一帶特有的名酒,杜荷怎能不知。

錢三千客氣一笑,這公子還真識貨,他店子里的名酒不過,拿得出手的,就只有幾瓶從長安稍來的蝦蟆酒:「菜還沒上來,小的特此送來此酒給公子賠罪,以解寂寥。」

瞧瞧這說話,多中聽!

「你退下吧1這掌柜還不錯,很會籠絡人心。

想到自己自從來到江南跟了陳華之後,就再也沒沾過葷腥,更別說美酒了,都不知是啥味兒了。聞著酒香,嘴裡的口水直冒,只想著早點把礙事的掌柜打發,抱著酒瓶喝水一樣先來個痛快。

「公子是一個人,還是有客相伴,要不要小的叫些舞姬歌姬上來助興1酒樓現在都時興這套,有門路的整些充為官妓的女人上來跳跳舞唱唱歌,那些貴公子就喜歡玩弄曾經有身份的人,當然,關係通天,弄點西域的美人也不錯,據說生意還很火爆。

杜荷已經有些日子沒有出來禍害良家了,當然也忘記了他曾經是吃飯必須要看著美女唱歌跳舞才能下咽,剛想心猿意馬地吩咐掌柜辦事,突然感覺事情不對,立刻聲音低沉:「不需要1他是怕他大哥杜構知道,打斷雙腿,連每月花銷錢也不給!

再說了,他杜荷現在是良民,沒看見長安城那麼多紈兒的身影中已經少了他嗎。

錢三千大致摸清楚這出手闊卓地貴公子似乎是個雛兒,以前肯定很少一個人出來吃喝玩樂,所以才不熟悉酒樓中其實還有另一種服務。他興高采烈地退下下去辦事,嘴裡哼哼有聲,不知道哼著從哪裡聽來的淫靡小曲兒!

白雲酒樓廚子的手勁不賴,店小二也可以評為專業跑腿。一會兒工夫,杜荷面前那張可以坐八個人的大圓桌几乎上滿了菜,一點兒空隙也不留下!

等所有人都退出房間,包括趕走那個想把自己當店小二站在一旁看杜荷「優雅」用餐,順便可以打打下手當倒酒小廝的掌柜,豪華房間的門被重重關上以後,杜荷再也不能矜持地保持自己貴族的風範。

搶!

呼天搶地!

就像吃了這一頓,就沒了下頓!

桌上有三十二盤幾乎包攬了整個杭州最出名的菜式,杜荷就像一隻餓瘋了的獅子,突然抓到一隻年幼的小鹿,毫不猶豫地張開血盆大口,享受人世間最美味的佳肴。

在運河上當跑腿的日子太艱苦了,杜荷實在是受不了天天不是稀飯饅頭,就是素菜加米飯的日子。他沒受過苦,從小就在超越溫飽的日子中活的無比滋潤,讓他受點苦日子,就嗷嗷叫苦不行。杜荷比不得程處默,程咬金敢把自己的兒子丟戰場上,渴飲人血、飢食人肉,將軍和宰相的兒子,受到的教育程度是完全不同的。程處默不會吟詩作對,更不懂風花雪月,他只有兩膀子開山劈石的力量,他就像小強一樣,就是丟臭水溝都能活的好好的,杜荷不同,他是滑不溜揪的金魚,一點兒污水就死翹翹。

此時此刻,正在白雲酒樓裡面吃山珍海味的杜荷巴不得能擁有程處默吃飯時那樣的大盆,能夠盛很多的東西。筷子什麼的,早就被扔到一邊,自己動手,才能豐衣足食。

######

今天的白雲酒樓,似乎真的是財運高照!

剛剛才迎進來一位出手闊卓的大顧客。緊接著,一輛由四匹毛色統一的黑色駿馬所拉的馬車,招搖過市地停在白雲樓門前,無形中給白雲樓長了不少面子。

掌柜錢三千,更是差點沒點著鞭炮出門迎接!

這才是貴人啊,看馬車的豪華程度,拉車的馬匹多少,多少猜得出車中人的身份!

天子駕六,諸侯駕五,卿駕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這是不可逾越的禮制,江南是文明之鄉,守禮重製,一般不是特別大的顯赫世家,是不會太過招遙就算出行拉馬車的馬匹數量是浮誇的甚至有超量的嫌疑,但能用四匹馬拉車,車中人的身份,肯定是惹不起的人物,至少,在杭州這地方,還沒有人可以管的到他。

錢掌柜幾乎是跪著出來的,他彎著腰身高和跪著差不多。

來到白雲酒樓門前,錢掌柜定眼一看,心裡已經有了個數,更是知道車中坐的是誰。硬是把聲音提高了好幾十個分貝,巴不得所有街坊鄰居都知道白雲酒樓在杭州貴人們眼中,還是有一定地位的。

聲音亢奮,趕得上帕瓦羅蒂「小的給仕林少爺跪安1

真跪了,態度誠懇,而且還是心甘情願!

馬車中某個軟弱無力的聲音:「把最好的房間給本少爺收拾好,等會兒看賞。」說完,又是一句淫綿無力的聲音:「表妹,你要品嘗的魚戲蓮葉間這道菜,全杭州只有白雲酒樓一家才做得出。選用的材料,都是西子湖裡面最肥碩的鯉魚,取其魚須,配以最嫩的荷葉最飽滿的蓮子做成,味道鮮美,連姑父都曾稱讚過此乃人間美味,表妹很難到杭州遊玩,表哥自然要一盡地主之誼1

擋在馬車正前方的車帘子被挑開,一個穿著倜儻,摸樣俊俏,一看就知道是富貴人家的公子,露出那張粉白帥氣的臉蛋。他臉色的粉白,是不正常的白皙,大戶人家的公子,早早掏空身子不足為奇。肯定是平日里淫亂過度,所以才給人一種小白臉的錯覺。

不過,這樣的小白臉,放在那裡,都有一大把的女人喜歡。

年少多金,又風流倜儻,說不定還懂得許多閨房樂趣,總是能俘獲不少喜歡幻想女性的心!

那公子冒出一個頭,立刻就有下人取來一個檀木凳子放在地上,好讓公子能夠踩著凳子下馬車來。

這才叫貴氣,比那些直接跳上跳下馬車的人文雅多了!

貴公子先下了馬車,客氣地站在車旁守著:「表妹,某扶著你1伸出手,謙遜地想要獲得車中佳人的親睞!貴族都是很講究禮節的一群人,說話做事謙和溫煦,讓外人看著羨慕。

一截玉臂從馬車中伸出來,玉臂光潔,就像沒有瑕疵的白玉,看了都想摸上一摸。接著就是一條**。那腿可真直啊,就連馬車邊的公子眼睛都看得直了。

「表哥大病初癒,表妹怎能勞煩表哥呢,舅舅知道了,肯定要罵我的1出來了,終於出來了,天仙一般的女子啊,荷綠色的衣服,一頭青絲如瀑布垂下,鳳眼流轉,眉似柳梢,俏臉光潔,盈盈笑語,惹人愛憐,十六七歲的年齡,看起來就像一個荷花仙子,俏皮精靈,她美的是那麼如一湖碧水。

貴族公子受到拒絕,黑線在臉上一閃而逝。燦燦笑道:「表妹心疼,表哥受寵若驚啊1他心裡其實有想把她身上荷綠色的衣服撕碎,看你那時還敢給我臉色看!

女子溫婉憨笑,似什麼都看不到,望著白雲酒樓四個大字,顯得很驚訝,道:「這就是白雲酒樓?」

貴族公子好像找到了自信:「這就是姑父常提到的白雲酒樓!上次他老人家來杭州,在此吃過一頓飯後,從此句念念不忘。」說道這裡,貴族公子看著愣在一旁就像木頭的錢三千:「怎麼還不去安排雅間!本公子今天要陪波心表妹好好敘敘舊1

以往要是聽到這句話,白雲酒樓的掌柜錢三千會高興的合不攏嘴。

眼前的貴族公子,是江南謝家大長孫謝仕林,想要結交他的人數不勝數,他能來白雲酒樓消費,白雲酒樓蓬蓽生輝!請都請不來的財神爺,今天不請自來,驚喜不知一點半點!

但是,今天,錢三千卻是如同吃了黃連。

苦在心中,苦在嘴裡!

樓上也有一位出手闊綽,並且不知道身份的貴族少爺佔了最豪華的雅間,人家出手一錠銀子,難道此刻要讓自己趕他走?那白雲酒樓以後還做不做生意啊!

就像屁股上生了痔瘡:「仕林少爺,今天,今天,恐怕不能安排你去三樓的雅間1錢三千真想抽自己兩巴掌,把財神爺得罪了,以後甭想發財了!

謝仕林好像還沒反應過來,過來一會兒,才聽明白了錢三千的話:「給你一盞茶的時間,把三樓雅間的人給本少爺趕出去。你要是不動手趕人,本少爺可以幫你,到時候你酒樓里要是砸爛了什麼東西,本少爺可沒錢陪你1

波心表妹面前不囂張點,人家會看不起自己的。

「表哥,算了吧,雅間被人包了,我們就選一間安靜的房間便是1天曉得,這表妹是安慰,還是煽風點火!

謝仕林一聽怒了,他剛才就一肚子氣沒地兒撒,錢三千撞槍口上了:「算了?我謝家好歹在杭州算的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居然要給別人讓出雅間?波心表妹,你別勸我,今天我就要讓人知道,馬王爺長了三隻眼,我謝仕林沒長那麼多眼睛,但能讓別人多出幾個眼睛來,免得有些人把人看低了1很生氣地甩了甩袖子,謝仕林帶著身邊幾個能打架的家丁氣勢洶洶地走進白雲酒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