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六章艱苦條件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近,沒事兒權當湊熱鬧,賞花賞月賞風景也行。 嘴裡面嚼著豬肉餡兒月餅,有點羨煞旁人的招遙胡賬房,程處默、老韓,周圍一大票熟人,都眼巴巴望著侯爺脆吧脆吧吃著好東西,悄悄咽口水。侯爺是好福氣,隔那麼...

工部的人,掌握了水泥的運用,並且摻上砂石用水調和出混泥土。混泥土的面世,他們不得不承認,其粘合能力太強了,硬化以後堅硬如鐵,用來修築河道上的堤壩,簡直就是給堤壩澆了一層鐵水在上面固若金湯。

按照巡察使大人的意思,江南運河所有的堤壩,都要全部翻修一遍,用混泥土進行澆築。不過好在,大水之後,河裡面的積水整體下降,往後又是秋冬兩季的枯水期,對工程的影響沒多大問題。

江南道內,大量徵集民夫修建河道堤壩。採取同時設計同時施工同時完成,三同時齊開展的模式,將江南運河分成三小段,自江都到京口稱為江京段,京口到吳州稱為京吳段,吳州到餘杭標記為吳杭段!

以江南道巡察使的身份,責令江京段由江都刺史負責,京吳段由蕭翼負責,吳杭段則是陳華自己負責。運河途徑各州府,必須全權配合。命令下達,江南河工的治理全面開展。

一處忙,處處忙。每天的時間,都在運河邊上待著,查看工程進度情況。

時間飛逝,轉眼間就到了八月。江南的氣候,四季分明,八月已經入秋,秋高氣爽,桂香盈盈,天氣漸有寒意。前幾天,陳華給修築河工的民夫放了三天假,全部譴回家收水稻,吳州受了災,但緊鄰吳州的餘杭一帶,今年卻是豐收之年,餘杭盛產大米,自古有魚米之鄉的美稱,據說今年因為雨水充沛,大米產量多了兩成是大豐之年。

同一片天空下,東邊日出西邊雨,這兒受了大災,那兒報出豐收,是常見的事。放出去的農夫,回家把水稻收割了,全都回到運河上繼續修堤壩。

運河有利有弊,春來灌溉莊稼需要它,夏季發大水衝垮堤壩,就是顆粒無收。農夫們幹勁很大,都巴不得一勞永逸,把運河的堤壩修的結結實實,再也不會因為決堤,而沖毀良田。沿河兩旁的農戶都是靠田地吃飯,他們拿出自己所有的力氣,為自己幹活!

長安城的水泥又運來兩批,全國募捐得到的錢糧,都由官府統一組織運到了吳州。吳州本土上,同樣也在劃地修房。災民陸續從安置營裡面分撥出來,由官府的人安排回原籍,吳郡新修的房屋,不再是土坯房,而是由水泥切磚清一色瓦片蓋起的小樓房,每家都能分到一棟。第一次感覺到朝廷還是管著他們的,有飯吃,有房子住,有病看,那些活下來的人,有力氣的,已經拿著鋤頭去了自家地里勞動,種點秋冬天吃的小白菜。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老祖宗就是這樣傳下來的,勤快人餓不死!

吳州的災民,從災難中挺了過來。而且還自發組織壯勞力去運河上當苦力。朝廷沒有忘記他們,他們懂得感恩圖報。陳華身為此次擔當救災的領頭人,看到這樣的情形,臉上的笑容多了。

「國有明君,舉國歡慶。國有勤民,國家之幸。」不是故意要拍老李的馬屁,老李的確是一位明君。他丫腹黑不算,這是他性格,做大事還是靠譜。

手裡面提著一個小巧型的食盒,裡面裝的是婉兒稍人從長安帶來的月餅,有豬肉餡兒、酥麻糖餡兒,忒好吃。在外面查看工程進度,三餐不調飢一頓飽一頓是常有的事,提著月餅盒,餓了就吃一個很帶勁。

身邊啪嗒啪嗒,好像有口水落下:「華哥兒,能給我嘗嘗不。這幾天,都在吃工地上的飯菜,嘴裡都快淡出個鳥來了。工地上,條件著實艱苦,比起以前在涼州打仗時候,都三月不知肉味啊,某都快不知羊兒長什麼摸樣了,更別說羊肉的味道,現在都幾乎忘了。」

杜荷沒臉每皮地委屈說道。他不想回長安,打算跟在陳華屁股後面四處晃蕩,回長安沒準兒又被他大哥趕到書院里讀書,格物院沒了陳華,氣氛太壓抑了,杜荷不習慣,決定還是待在江南快活,唯一不足,就是伙食差了,所以他抱怨。

陳華根本不理,再堅持兩三個月就好了!

「華哥兒,要不我們去杭州城玩玩?西子湖景色秀美,來餘杭一趟,不去西子湖是一件遺憾1杜荷主要想杭州城有什麼好吃好喝的美食,至於美景什麼的,他簡直就不想看,長安城那麼多皇家園林,早就看膩歪了。

陳華繼續不理,他沒那閑工夫去遊山玩水,老子還要早日回長安去呢。

杜荷受到了打擊,乾脆蹲在一旁:「華哥兒,你去不去,你不去,我自己一個人去了。」

陳華擺了擺手:「不送1

杜荷這廝蹲了一會兒,忽然站起來:「華哥兒,我可真走了,你放心,到了杭州城,看見有啥好吃的,保管給你帶一份來。」

杜荷就像一隻蒼蠅在耳邊嗡嗡嗡,陳華真想一拍子拍死他:「要不要我揣你一腳,給你點動力,你好早點走?」

杜荷知道陳華肯定是真揣,兩腿撒潑跑的飛快,一會兒就沒影子了。

杜荷走後,陳華繼續吃著月餅。離中秋節還有幾天,謝家當日差人送來請柬邀請參加什麼中秋詩會,舉辦的地方就是杭州城。心裡想著,是否抽空前去瞅瞅,畢竟現在已經來到餘杭一帶,離杭州如此近,沒事兒權當湊熱鬧,賞花賞月賞風景也行。

嘴裡面嚼著豬肉餡兒月餅,有點羨煞旁人的招遙胡賬房,程處默、老韓,周圍一大票熟人,都眼巴巴望著侯爺脆吧脆吧吃著好東西,悄悄咽口水。侯爺是好福氣,隔那麼遠,還有人從長安帶來好吃的,他們都羨慕著呢!

「開飯嘍1每天到了吃飯的時辰,就有人抬著分別盛裝著飯菜的大木桶來到工地上。飯菜都是吃大鍋飯,沒有誰享受特權,這是侯爺規定的。

程處默第一個嗖地一聲衝過去,並且拿上他那像臉盆的碗,瞄了一眼大木桶裡面的菜,頓時就泄氣兒了。

「全是素的,什麼時候來點葷腥啊,大爺我都餓的掄不起大鎚子了。」程處默有點不想吃,剛才他就該和杜荷一起跑杭州城去吃好吃的。不過程處默不敢擅離職守,他沒杜荷自由,他要負責在工地上掄大鎚敲石頭。陳華隨時隨地都看著他,不敢偷偷溜走。

條件太艱苦了,整天都待在運河邊,和砂石水泥石頭打交道,生活開始枯燥起來。

只有程處默一個人抱怨,其他人都還好,知道能吃上白米飯就不錯了。

胡賬房給陳華盛了一碗飯端過去:「侯爺,吃飯了1胡賬房很欣慰,侯爺幾乎一直跟著修理河工的大隊伍,從來沒離開過。侯爺的吃苦能力,都快趕得上他們了。

陳華一看飯菜:「還不錯啊!處默,你抱怨什麼?大家都吃的這麼可口,就你一個人有意見1

「這飯菜也叫可口?天天都吃一種菜,還要不要人活啊1程處默抱怨歸抱怨,不過每次這傢伙都是吃一大盆。乾的是體力活,不吃飽肚子,那幾十斤的大鎚子,就要打偏砸在自己腳上,程處默可沒那麼傻!

程處默去盛了一大盆飯,蹲在地上一頓海吃!這傢伙牙口好,吃啥胃口都好,讓陳華好生羨慕。心裡想到,中秋節哪天,要不讓胡賬房去買幾十頭豬豚殺了,讓大夥享用一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