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四長安來信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格物院學習先進知識了。 杜荷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的表情看著陳華:「是聖上讓那群王子公主都去格物院學習的。聖上還說,你不在格物院,他放心。」 「靠,這叫什麼事兒?」自己前腳剛走,後院就起...

李恪收到陳華的信后,就開始準備將大量的水泥送往江南,藍田的水泥作坊已經頗具規模,水泥的產出量很大,完全能夠滿足玉山修書院的需求量。而且還有大量存余,不是李恪說大話,他敢拍胸脯豪言,江南治理河工需要水泥,要多少就可以給多少。

這次負責把水泥從長安運到江南的負責人是杜荷,他是被杜構一腳踹下江南的,陳華這個格物院的院長外出,蘇瑁和嚴寬兩個夫子管不了那群學生,格物院的校風校紀走下坡路,某些在格物院中讀書的長安城小貴族又開始在外面浪了,恰好李恪想選人送水泥到江南,怕杜荷好不容易決定奮進的心思再次淪陷,杜構二話不說就決定了杜荷的命運,將運水泥下江南的大事交給他,辦砸了就打斷杜荷的腿。

杜荷承受著隨時被他哥打斷雙腿的膽怯,一絲不苟地從長安將水泥安全地運到了江南的吳州。在吳州,負責接待杜荷的人是蕭翼,陳華特意安排他負責水泥的存放。好在兩人以前在長安有過一面之緣,見面喧聲客套全免,杜荷告訴蕭翼,水泥這東西沾不得水,必須找乾燥的倉庫存放,在地面墊上幾層皮墊子防潮,早就被陳華打過預防針,蕭翼納悶杜荷口中稱呼水泥的東西有啥大作用,兩人悶頭苦幹,硬是把從長安運來的水泥存進了吳州碼頭的倉庫。

水泥入了江南的倉庫,杜荷繃緊的神經全線奔潰,不過,也容不得他找點樂子打發沿路而來的枯燥,詢問到陳華正在吳郡指揮救災,杜荷腳底抹油,飛快地奔去吳郡找陳華邀功領賞去。

媽的,幹了這麼一趟苦差事,怎麼得也要在院長面前露露臉啊!

杜荷懷裡還揣著長安城許多人給陳華寫的信,李恪和李泰威脅他,不把信封交到陳華手上,回長安就聯絡一票人欺負他。不用猜也知道,那一票人都他媽是王子公主,杜荷那小身板不敢和那群霸王拼,只能乖乖辦事!

在吳郡的安置營見到了陳華,還見到了程處默。兩人都瘦了,也沒睡好,眼睛外面一圈黑線。見到了陳華,杜荷就呼天搶地跟他老子死了哭喪似地撲過去抱著陳華的大腿說,格物院沒了院長大人,那群小王八羔子要造反,杜荷還專門點了幾個人的名字告黑狀,李治、晉陽、蘭陵等等,這幫小傢伙,就只差沒把格物院拆了煮東西吃,氣的蘇瑁代院長親自拿藤條打手心。

杜荷這廝鼻涕太多,陳華一掌推開他的腦袋,當然,杜荷的片面之詞陳華肯定不聽,蘇瑁雖然在寫書不怎麼過問格物院的事,但有他這個嚴厲的駙馬爺爺坐鎮格物院,誰還敢正大光明地造反!

「有事兒說事,格物院最近怎麼了,玉山的新書院修建的怎麼樣了,規定的學業每人都修完了嗎?年底某要是回長安,誰沒修完學業,全部圍著玉山書院跑十圈,鍛煉體能1

等,等等。

陳華才發現剛才杜荷說到了什麼重點,他感覺腦袋進了漿糊:「李治,晉陽公主,蘭陵公主,這些都是什麼時候去格物院的?皇宮不是有專門的王子公主教學班嗎?怎麼全跑我格物院去了?」陳華的格物院是面向七歲以上的人開設的,那幾個還在吃奶的傢伙,怎麼就無緣無故跑格物院去讀書了,當自己的格物院是託兒所埃

陳華有些氣惱,兒童啟蒙教育最費勁,教不好一群人就全成了社會閑雜人員,要是把那群小老虎教成了混混,老李還不扒了自己的皮!

「這是誰允許七歲以下的兒童到格物院學習的?」陳華想到了老李,媽的,就他強權主義,趁自己不再,把自己所有兒女都塞格物院學習先進知識了。

杜荷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的表情看著陳華:「是聖上讓那群王子公主都去格物院學習的。聖上還說,你不在格物院,他放心。」

「靠,這叫什麼事兒?」自己前腳剛走,後院就起火了。格物院那可是陳華的心血,現在成了老李皇家子弟的學堂,一群還在吃奶的兒童,在裡面上串下跳,格物院乾脆改成幼兒園得了。

杜荷也不敢出啥餿主意坑陳華,他沒拿本事,自從宮裡面那群小老虎來了格物院之後,杜荷幾乎每天都被他們欺負,趁你睡著了扯頭髮拔鬍鬚是小事兒,還偷偷往你睡的地方放青蛙小蛇,那些小傢伙天生就不怕噁心的東西,弄的整個格物院烏煙瘴氣的,打不敢打,罵不敢罵,只能忍氣吞聲。

哀嘆了陳華走後一個多月悲慘生活,杜荷差點哭出來,道:「華哥兒,你是不知道,自從你走後沒多久,那些傢伙就大張旗鼓地搬去了格物院上課。這事兒,都要怪李泰,他把玉山新書院修的太美了,全長安的人都羨慕那個地方,宮裡那群小霸王聽說玉山新書院修了特色食堂裡面飯菜全大唐獨一無二,而且有專門騎馬跑步的操場,還有游泳池,假山花園湖泊什麼的,一個個都想往哪裡跑,哭著喊著不讓皇宮裡的老師教他們,他們要去格物院讀書,逼迫聖上同意。現在玉山成了一塊香饃饃,誰都想在上面有一套房子,那一抹白牆琉璃瓦的別墅,隱藏在景色蒼翠的玉山之中,就連我哥也想走關係向你要一間。」

「沒門1別墅是自己的,就是老李要一間都不可能。

杜荷知道陳華現在在氣頭上,說什麼都不答應,趕忙從懷裡倒騰一陣,摸出幾封黃皮子信,道:「長安城的人托某給華哥兒帶來的信。」

信件有四五封,沒電話的唐朝,寫信都是奢侈品。每封上面都有署名,李惲李泰、老虞、婉兒、李承乾,每人都寫了一封。信捏在手裡,陳華就感覺到一股厚重的溫暖。

現在的他,再也不像前世,走那兒都無人問候。

婉兒的信,肯定是等著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看。陳華先拆開老虞寫的信,官階上講老虞是陳華的上級,信中問候了陳華近來的情況,江南的天氣,然後就是一篇誇獎性的文章,讚揚陳華搞出的全國募捐和植樹造林兩項工程,都是前無古人的豐功偉績,老虞正直清廉兩袖清風,都捐了一千貫銀子,響應朝廷植樹造林,挨近河邊的土地劃出去百畝種樹,怎麼看都覺得老虞的信是在發牢騷呢,難道也怪自己搞出的募捐,把老虞留著喝小酒的私房錢都挖出來了。

心裡想著回長安請老虞喝酒,陳華拆開了李泰的信。

「老師,玉山已經立起第一根柱子了1

記於貞觀九年六月XX日!老師離開長安的第x天。

「老師,格物院新教學樓修了五層樓那麼高了。期間父皇偷偷跑過來看了一眼,盯著那高樓一直在發愣,臨走的時候踹了我一腳,讓我把修樓的所有資料搬皇家藏書庫里,欺師滅祖的事情,我肯定不幹,老師放心1

記於老師離開長安第xx天!

「老師,我和三哥打架了。他送來的一批鋼筋質量不過關,我很生氣,就和他打了起來。別看三哥文弱,打架可不孬,我使陰招都打不過他。不過,後來查明原因,是煉造那爐鋼筋的工匠們材料沒加完,鋼筋質量不達標。矛盾解決了,我們兩兄弟就在玉山上喝酒,嘖嘖,三哥拿來的老白乾太霸道了,我都喝醉了,兩兄弟在玉山坐了一晚上,三哥對我說,他找他了他的理想,我也想說,我也找到了我的理想。老師以前一直教育我們兄弟兩人要為理想而活,我們的理想,就是做喜歡的事。好了。說到這裡,向老師抱怨一句,大哥那傢伙太不厚道了,半夜偷跑來找我和三哥,說是來看我們,其實是想走關係要一間玉山別墅,我和三哥兩人把他灌醉,大哥居然哭了,真不明白他哭啥哭!大家都是親兄弟,又沒有生離死別,我不懂1

記於老師離開長安第xx天。

「哎,老師,下面這道題,實在是算不出來,你看了信幫忙解決吧1

附題如下!

「xxxx」

李泰寫來的信,完全是他平時寫的日記裝在信封里就給陳華寄來了。不過,看了李泰的信后,陳華覺得眼睛里好像吹進了什麼,有點刺!再看李泰附上的題,解決的方案要用到數學建模微積分方程,難度的確比較大,不屬於現在的李泰解決的範疇。

李泰的信看完以後,想到還要給這小子回信,就把信小心放入懷中。

拆開李恪的信瀏覽。比起李泰日記形式創新,李恪依舊走保守路線。

李恪在信中告訴了陳華一個好消息,他知道用什麼礦石可以燒出玻璃,而且最近正在研究玻璃的熔煉問題。等他解決了玻璃熔煉,就能夠做成玻璃窗,到時候就不用向南洋人購買玻璃了。

李恪還說了些瑣事,玉山腳下幾個莊戶上的農戶今年收成不好,給老師交租的份量肯定不足,希望老師能體諒莊子上的農戶,畢竟修作坊佔用了耕田平了不少莊稼。朝廷把鍊鋼的工藝強行收了回去,並且控制了作坊里的工匠,不允許他們有活動自由,為了防止鍊鋼技術外泄,讓其他國家偷學了去,成為對付我大唐的利器。

最後,李恪比較文青芬歡嗡崍慕語:江南無故人,月在長安明!

李恪這孩子,改不了他的文青病,陳華能理解李恪的心意。

唏噓地嘆了一聲,把所有的信都收入懷中,李承乾的信,陳華也不打算看了,怕眼睛刺紅腫了,留著空閑時候品閱把。不過,陳華決定公孫婉的信留在夜裡看,因為夜裡四下無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