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三章運來水泥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耕還林,把可以種植莊稼的土地用來種樹。 募捐觸動的是貴族的利益,現在的種樹可是觸動了老百姓的利益。唐中央實行均田制后,土地就成了老百姓唯一的保障,現在朝廷要收回一部分土地用作植樹,吃虧的是老百...

關於實施退耕還林保持水土的方案,決定權應該交給老李。陳華的權力,還沒大到可以命令全國都種樹,必要時,可以藉助老李的威懾力,畢竟整個大唐還是他說了算。

又是一封八百里加急的奏章,從江南發往長安。繼募捐之後,植樹,這兩個字,成了比較醒目的字眼。植樹的好處多多,樹木成材后可以修房造屋當柴禾製造傢具,長在土地里還能長久保持植被,防止水土流失,能有效預防水澇旱災。

點子是人想出來的,但從來就沒聽說過植樹還能預防水災。如果陳華在長安,老李非擰著他膀子刨根問底兒,從哪兒得來的歪門邪道,那傢伙現在在江南,老李不便詢問,不過,陳華信誓旦旦保證十年可見成效,老李心動了,不就是植樹嘛,一道聖旨交給管理土地的戶部,方案都寫在藍田侯奏章里,至於怎麼樣實施,戶部的人不至於按照方案都弄不出來。

陳華植樹的建議老李批准了,而且由戶部牽頭成立的國土資源司,詳細制定實施方案。方案出來后,老李仔細看了一遍后直接批准,交尚書省雕印,發往全國十道州府!

頓時,全國又是一片罵聲。

這藍田侯究竟要搞那樣,弄了一個募捐,整的大家都沒好日子過,現在又要退耕還林,把可以種植莊稼的土地用來種樹。

募捐觸動的是貴族的利益,現在的種樹可是觸動了老百姓的利益。唐中央實行均田制后,土地就成了老百姓唯一的保障,現在朝廷要收回一部分土地用作植樹,吃虧的是老百姓他們當然不幹。

視土地為生命的老百姓,當然不會考慮國家收回土地用來種樹是何用意。收他們的地,就是要他們的命,逼他們家破人亡,怨聲罵聲,在某些偏遠的州府響應的比較激烈,甚至鬧到了長安城去,許多人出來反對,植樹造林是否正確,戶部的又一條方案出台了,所有用來植樹的土地,朝廷每年撥錢扶持,用來種樹的土地,除了種樹以外,農戶還可以任意種植其他經濟作物。

先是征地用作種樹的方案出台,讓給州府的農戶抱怨。現在補償的方案出台,農戶們再也不敢罵一個髒字。

戶部把植樹造林這件事做的完美無缺,得到了全天下農戶的支持。

陳華身在江南,都能感受到,老李已經把植樹造林的方案實施下去。江南各州府已經在開始規劃沿河用來種樹的土地,並且將統計出來的佔地畝數上報朝廷,朝廷要是重視此事,說不定今天秋天就開始平地掘土,冬天把第一批樹苗種下去,來年春天樹苗就能抽芽,十年樹木,十年之後,整個大唐的森覆蓋率將達到一個恐怖的比例。

老李要讓陳華把江南水患徹底解決,陳華自認辦不到,種樹的確有利保持水土預防水災。只有在全國大防都種上樹木,江南這小地方就翻不起浪。

不知不覺,陳華來到江南已經快月余時間,吳郡的救災情況比較樂觀,災民都在安置營中受到官府的救助,日子過得還算將就。家園毀了,他們不傷心,因為藍田侯說過,官府會在災后幫大家重建,所有人都相信藍田侯說的話,等吳郡大水退了,官府就幫他們修房造屋。

工部派到江南協助治理水災的匠師,的確是堵缺口的專家。江南運河上決堤的幾處缺口,工部等人日夜不眠的搶險救災,數天時間缺口就被堵住大半。

運河的水不在往吳郡灌,用不了幾天,被淹沒的吳郡就會退水。

水退了,災情就去了大半!

目睹此等幸事,所有參與吳州救災的人,暗自輕鬆不少。

自從吳州受災以來,蕭翼就沒睡好踏實覺,現在看見災情好轉,蕭夷心一點點放下。他現在居然會看會兒書寫點字什麼的,受到藍田侯陳華的刺激,尤其是他說過,心存鴻鵠志,懷抱濟世情,蕭翼就像受到點撥的信徒,下決心讀書破萬卷,建功立業施展胸中抱負。蕭翼也聽說過,藍田侯是格物院的院長。他居然也想去格物院讀幾天書,但以他現在的年齡,也不好意思撂下臉面和陳華說入學格物院的事。以至於,他每次看到陳華,都想說點事,終究是難以啟齒。

求學的事,被蕭翼埋在心底。恰好朝廷救災撥款的銀子,和全國募捐的物資,一批批送到吳州,此事夠他忙活一陣,漸漸在心裡就淡了此事。

朝廷的救災款項,就像及時雨一樣灑在乾涸的土地上。治理河工,災后從建的工作,就能順利開展。

由蕭翼親自監督,將朝廷撥款賑災的銀子造冊入庫。

銀子入庫后,盤算出總額四十萬貫,蕭翼準備向陳華彙報這個數目。

這是一筆不菲的賑災款項,出乎意外,從朝廷撥往江南,居然沒有少一分一毫。

幾乎是不成文的規矩,朝廷每年撥到江南的賑災款項,都會被無故少掉一半。今年居然沒有出現少銀子的情況,蕭翼自覺好笑,看來所有人都知道藍田侯不是個好惹的人物,以往那些貪官都有所收斂,不敢在今年的災款上做手腳。

「看來,全大唐的人,都怕藍田侯啊1

蕭翼心生感慨,能做到讓貪官都怕遭惹的人,藍田侯還是第一個。

拿著記錄著款項的小冊子,蕭翼來到吳郡安置營裡面,陳華正在和胡賬房商量著什麼事,看見蕭翼到來,陳華正愁要差人去吳州碼頭把蕭翼請來,與他正好有事兒相商。

「蕭大人來的正好,某恰有要事想同你商量1

陳華走來,穿著水印緞子寬袖儒衣的他看起來頗有些疲憊。

「侯爺最近是否休息不好?」蕭翼關心問道,侯爺的確勞累,他看在眼裡。

陳華擺擺手「無妨1然後道:「過幾天,會有一批很重要的東西運送到吳州碼頭,到時候,蕭大人可能要費神仔細看管好那批東西,切莫讓之進水受潮,否則,那東西就完全廢了。這等重要的事,交給別人某不放心,要全權委託蕭大人了。」陳華說的鄭重其事,水泥是萬萬不能進水的,一旦進水,全部硬化,那就廢了。

李恪已經從長安把第一批水泥運來,水泥的強大的粘合能力,恐怕會從此全天下都知曉!

蕭翼也看出了陳華很重視此事,他對幾天後運到吳州碼頭那批東西有了一絲好奇心,當下保證道:「侯爺放心,蕭翼一定不會讓侯爺交代的事出現差錯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