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二章治理河工的方案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面時那種談笑風生,還把自己當江南土皇帝的豪情。他們心裡明白,江南的水災已經得到控制,官府強制性地將災民管控起來,沒有暴動、沒有瘟疫,水災,僅僅是普通的水災。 「看來,我們都要見一見這個從長安來...

「你故意坑我1

在陳華瀟洒離開吳州碼頭時,出來相送的米芳菲,帶著怨婦的表情,不痛快地說了一句此時此刻,她最想說的話。

陳華的確坑了她,而且坑的過程當中,他都沒表現出絲毫的詭異,尤其是他洒脫地把買賣憑證簽下之後,還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米芳菲很惱怒,好歹是世家交情,怎麼能不幫忙相互幫村,反而彼此迫害起來。

相煎何太急啊!

米芳菲只能用曹植的詩來形容陳華的可惡。合同上,米家雖然是賺了一成銀子,但米家損失的,是朝廷的信任,當權者的記恨。今天的生意,米家是賺了點小錢,但失去的是以後再次和朝廷做生意的機會。米芳菲很想放下臉皮,把剛才簽訂的買賣憑證單方面毀約,哪怕是以少賺幾成銀子的價格從新簽訂買賣憑證,但她不能做違背商人原則的事,商人出爾反爾比貪心更可怕,她只能為自己一時的衝動,沒有按照爺爺安排的過程走一遍而懊惱。

很狠地剮了一眼陳華,她似乎忘記了這傢伙通天的背景:「世兄慢走,以後有什麼好的生意,別忘記了照顧世妹1她這話典型是反諷,有你這麼當世兄的嗎?也不提前給小妹打聲招呼,你代表的是朝廷在和米家做生意。

「好說,好說,以後有大買賣,某還找世妹。」陳華心裡樂開花了,米芳菲送給他一個天大的人情,十萬擔大米,足夠吳州受災郡縣吃上一年。雖說價格比原先他和米老爺子商議的高出三層,可轉而想想,如今江南士族把持的大米貴如黃金,米家開出就是白菜價,而且,陳華還能自圓其說,那突然多出的三層,說不定是米家考慮的車馬費,他根本就沒想到,是米芳菲從中擅自加上去的。

被高興沖昏了頭,心裡想什麼都是美好的。以最便宜的價格收購了十萬擔大米,買賣憑證簽訂了揣在身上,陳華已經巴不得立刻讓蕭翼派人到碼頭來扛米。

火速地回到吳郡,調派人手去吳州碼頭卸貨。如此大動靜,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幾乎所有人的都知道,藍田侯廉價購買了十萬擔大米。

十萬擔大米啊!

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把江南這湖水給完全炸開了。江南士族中,家族有生意和大米掛鉤的,此刻再也坐不住了,尤其是吳郡的陸家和張家兩家,兩家囤積的大米不少,價格貴的讓人詛咒,官府設立安置營,讓災民免吃免住,大米買賣的生意就淡了,他們也不死心,價格不降反增,就是想看官府能撐到多久。半個月的時間,他們認為是官府的極限,原本等著官府恬下臉皮上門求米的高興勁,被突如其來的噩耗拍死在牆上。

「查到了,是洛陽來的米商,米家商行的人。」陸家大宅門第中,陸審言派人下去打聽那十萬擔大米之事是否屬實,得到的消息是百分百準確。陸審言聽后,血氣上涌,雙眼一黑,暈倒在陸府內。

「快,快通知其他家族的家主,就說,老爺找他們有要事相商1張家府邸內,張家家主張通如熱鍋螞蟻團團打轉,他不慌不行啊,本來想著用大米還可以和官府達成協議,說不定還能得到官府的庇佑,沒想到千般算計終成空,新來的巡察使大人不簡單,江南士族威脅不到他。

吳郡四大家族的家主又一次聚在一起,他們的臉上看不到輕鬆,更沒有第一見面時那種談笑風生,還把自己當江南土皇帝的豪情。他們心裡明白,江南的水災已經得到控制,官府強制性地將災民管控起來,沒有暴動、沒有瘟疫,水災,僅僅是普通的水災。

「看來,我們都要見一見這個從長安來的藍田侯了,能把吳州水災治理得如此有條不紊,此人頗有些許本事。」連老頑固顧覽都動搖了。他以前還信誓旦旦肯定陳華為溜須拍馬之人,現在對他徹底改變了看法。

幾家的人附和著點頭,顧覽這老頭不輕易屈服,一旦屈服,事情的發展就相當嚴重,其他人還是以他馬首是瞻。

「下個月,謝家會在杭州舉辦中秋詩會。屆時,整個江南道上大大小小的官員貴族都邀請在列。藍田侯自然也不例外,說不定,謝家舉辦的中秋詩會,就是專門為邀請他而舉辦的。朝廷募捐的事情,遲遲沒有落實,想必也一併在此詩會上提出。」顧覽把江南第一士族要舉辦詩會的消息,給幾位家族的家主說了一遍。雖然是個小小的詩會,但在特殊時期,舉辦一場聚會,就能辦很多的事。

陸審言道:「此事,某曾聽說過,帖子估計用不了幾天就送到各位手裡。朝廷募捐,擺明了是伸手要錢,如今這情形,我等要是不多出點銀子,只怕很難消災解難。」

此話一出,立刻陷入詭異的安靜。

捐多少,怎麼捐,現在都是后話。身為江南士族,在水災面前,居然沒有帶頭救災,這肯定要落人話柄。甚至有心者,以此作文章,鬧出不愉快的事就不妥了。

吳郡的四大家族再商議水災后的事,身在吳郡的陳華同樣也在商議水災之後,應該做的事有那些。

經過半個多月的救援時間,災民的救援工作已經得到妥善安置,並且進入救災的尾聲,接下來就是河工的治理。這是陳華離開長安時,老李耳提命面要他解決江南水患一勞永逸的問題。

運河決堤的缺口,是一定要堵住的,工部的人天天嚷嚷要派他們這些專家去堵缺口,現在終於能派上用場了。李恪監督燒制的水泥,也肯定有批量產出了吧。

想想這些繁瑣的問題,陳華就覺得頭痛。河工治理,沒有一套可行的方案是行不通的。但這套方案,別說是他,就算千百年後,也沒有一個人能完整的拿出來,保證以後就不會發生水災。

天災難測,唯一的辦法就是防範於未然!

想到此,陳華突然覺得腦中靈光一閃,他似乎抓到某一套方案,而且,這套方案實施起來,絕對可行!

退耕還林,多種樹,保持水土流失,長江、黃河、大唐境內,各條河道,都種上樹木,教育要從娃娃抓起,保護植被,保持水土流失,也得從唐朝就抓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