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一章初見米芳菲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就輸給誰半步。那個長安來的世兄,既然要向米家要米,這事兒自然和她米芳菲商量。 米芳菲就在吳州碼頭等著那個需要大米的世兄前來拜訪。並且米芳菲心裡定下一個時間,要是那人兩天不來見自己,自己就把商...

米家商行有三十艘商船,停泊在吳州碼頭上。米家幾乎把壓倉庫的穀米都拿出來,湊夠了十萬擔,裝船從洛陽出發,到江南來救災。原因不過是米家老爺子米圖一句話,米家商行現任的當權者米芳菲小姐,頂著才從山東收購完小麥的疲倦,不得不立刻馬不停蹄地南下,米芳菲把所有的抱怨,全推到那個從長安而來,未曾見過一面的人,聽爺爺說說是長安某位世伯看重的後生,她見面應該親切稱呼世兄。但米芳菲根本就沒有和那人攀親的意思,她強大而自信的女權心裡,讓米芳菲擅作主張,把爺爺交代的事拋棄在腦後,到江南我行我素,就算要給那位世兄十萬擔大米,也得讓他低頭說一句話多謝之類的話,否則,那十萬擔大米,米芳菲就不給了。

她故意將商船停泊在碼頭,等的就是要那位她應該稱呼世兄的傢伙來見自己一面。米老爺子從小對米芳菲放養的態度,讓她的性格變得異常強大,在米芳菲的身上,不會看到絲毫的女性柔美,反而是一種強勢,米芳菲不成女紅,也從不認為自己可以相夫教子,她具有的,就只有在生意場上和別人打交道時的自信。

無論是誰,米芳菲從不覺得,因為她是女兒身,就輸給誰半步。那個長安來的世兄,既然要向米家要米,這事兒自然和她米芳菲商量。

米芳菲就在吳州碼頭等著那個需要大米的世兄前來拜訪。並且米芳菲心裡定下一個時間,要是那人兩天不來見自己,自己就把商船上的大米全部賣給江南的米商,然後返回洛陽去交差。

不用懷疑她,她真做得出來此事。

陳華終究是來了吳州碼頭,並且距米芳菲內定的時間少了一天,可見他同樣著急早日拿到這十萬擔大米。陪同陳華一起來的,就只有胡賬房一人,其餘人被陳華放在吳郡救災。

來到吳州碼頭,由胡賬房報上名號,送上拜帖,船上的米芳菲才差人下來迎接。他們被帶到船上一個用來商議大事的房間,房間的裝飾倒有幾分清雅格調,簡約而不簡單,而且陳華髮現,米家的人似乎很喜歡在房間里擺放珊瑚,當初見米圖的時候,就見他房中擺滿了鮮紅的珊瑚,現在見米家的小姐同樣看見房中放著珊瑚,難道癖好也能遺傳?

米芳菲的旁邊,就有個座位,陳華不客氣地走過去,目光輕輕掃過這位著男裝打扮,簡單的得體,像個悄面小生的女子,都說唐朝的女人喜歡女扮男裝,打扮起來簡直比男人還要俊上幾分,不知道她們是天生想勝過騎在她們,還是想從另一個角度詮釋女人也該有權力,但女扮男裝,僅僅是一道亮麗的風景,或者體現出某個女子性格上的不同。

輕輕一笑,陳華略過米芳菲女扮男裝俊得不像話的臉蛋。入座,道:「想必這位就是米家商行的大小姐米芳菲吧?」

俗不可耐的開場白,立刻把陳華的文學素養給拍死在地上。

「想必這位就是長安來的世兄吧,不知道如何稱呼。」米芳菲對陳華的第一感很不好,總感覺他是個不學無術的紈。不過礙於他爺爺的面子,她不得不和這位世兄交流。

「房間的格調不錯,頗有點小清新,尤其是牆上那幾幅梅蘭圖,應該傳自六朝,不過以米小姐的性格,房中出現梅蘭圖,倒讓人側目一驚。呵呵,說走題了,某叫陳華。」只是看了眼四周格調,陳華就把米芳菲收藏的寶貝收入眼底,好歹是香帥,書法字畫什麼的,一眼就能看出真假。

米芳菲心想,這傢伙在長安,肯定是泡在古玩裡面,所以那雙眼睛才如此犀利。她房中的寶貝,被人看了個透,仍舊錶情無異,道:「原來是陳世兄。怠慢之處,還請世兄見諒。」

陳華趕忙向身邊的老胡遞去一個眼神;「世妹多慮了。你看,這是某草擬的購買米家商行大米的一些細節,還請世妹過目,若沒有意見,就簽了契約,某立刻安排下貨。」

胡賬房快速從胸前拿出一份寫好的買賣憑證。米家答應湊足十萬擔大米,但也要出錢購買,人家又不是白送.買賣協議當然要寫好。

米芳菲嫣然一笑,細長的眉梢,放佛帶著些許春意:「世妹這兒恰好也草擬了一份契約,世兄也請過目。」

米芳菲把壓在手旁一個白玉杯下面的買賣憑證拿出來,看樣子她先前就是拿著這張買賣憑證琢磨。

陳華笑著接過米芳菲遞來的買賣憑著,側目掃了一眼:「這份買賣憑證,是米老爺子授意的。」

買賣憑證,是米芳菲自己寫的,她爺爺米圖那份,早就被米芳菲仍了。

就算是世代交好,也用不著低於市價兩成的價格銷售埃

十萬擔大米,低於市價兩成,就等於白白損失兩萬貫錢,這生意虧本,米芳菲不得不擅自改動價格,變成高於市價一成。而且,此次下江南,米芳菲還有另一手準備,他不但帶來了十萬擔大米,並且還順帶把今年在山東收購的小麥也一併帶到了江南準備聯繫江南米商出售。繼承了米圖老爺子所有商業天賦的米芳菲,是一個出色的女商人,自然不會放過這次大買賣。

「此份買賣憑證,正是爺爺擬定的,世兄有疑問么?說出來,芳菲也好為世兄解惑。」做生意不講究親情,只要能成交,賺取利潤,米芳菲就是打著她爺爺的名號也值得。

讓胡賬房把自己擬好的憑證收起來:「沒什麼。價格合理,也是早前和米老爺子商量的價,就這樣,把買賣憑證簽了吧1

米芳菲驚訝,眼前這傢伙怎麼看一眼憑證就簽了。

他難道不知道,現在交易的價格,比先前定好的多三成嗎?

難道他是傻子?

無數個疑問在米芳菲腦袋裡亂竄,陳華已經讓老胡拿出他的印章,準備簽訂買賣憑證了。

「1

老胡隨身攜帶陳華的印章,在陳華手裡,就像一塊石頭一樣落在紙上,很快就出現一個四四方方的紅印子。

將買賣憑證交給米芳菲,陳華覺得渾身都輕鬆了。

還處在迷糊中的米芳菲,根本不敢相信,生意就這麼成了,而且還是在不平等買賣的情況下籤訂的。

目光移到那買賣憑證的紙上,米芳菲美目湛湛,她看到了憑證上蓋上的印證,刻著藍田縣侯四個大字。

米芳菲冷峻的神情不可思議詫紅了臉,她美目流轉,抬頭看著陳華,然後整個人似乎陷入獃滯當中。

米家和大唐王朝做了生意,而且前提還是在坑了大唐王朝的情況下做的?

米芳菲一直以為她成功地做了一單生意,其實卻是她失敗了!失敗的徹頭徹尾!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