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章災情得到控制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讓江南的市場徹底進入冬天。至少,不能讓他們在這個時候投機倒把! 也是時候,該見一見江南的士族了。這個雖然沒有山東士族老牌,關隴士族勢大,但卻是文化底蘊深厚,頗具江南偏那一隅天不怕地不怕富得流油...

吳郡四大家族的人,算是在他們這個小圈子裡面開了個短會,討論了關於朝廷倡導的募捐一事,大家各抒己見,最後事情還是沒徹底解決,他們在觀望整個江南貴族的反應,才決定下一步棋該怎麼走。

募捐少了,要落人話柄,募捐多了,他們還不至於那麼傻,把辛辛苦苦掙來的銀子拱手送給老李填充國庫。老李是全天下最大的貴族不錯,但全大唐,大大小小貴族,隨便抓都是一打,不拿皇命當回事兒很常見,分封制把土地分給了貴族,貴族在自家一畝三分地上耕種,不繳租不納稅,種多少收多少都是自家用,讓自己拿一分東西出來孝敬皇帝也肉痛啊.

四家家主各懷心思地回到本家,朝廷的巡察使大人就在吳郡,不過他們也沒有打算去拜訪,井水不犯河水,你救你的災,我過我的土豪生活,封閉自大,讓江南士族的人,走那兒都覺得高人一等。

藥材和大米不見降價,反而被哄抬到令人詛咒的高價。唐朝沒有發改委,貨物價格,完全是一群人說了算,朝廷的律法也管不到上面,江南受災,江南所有的吃穿用品物價上漲,市價高,受苦的只有那些最底層的百姓。於是,又有一大批人,因為物價太高,不得不徒官府設立的安置營裡面。

免吃、免住的便宜事,誰聽到不想去懶上。

吳郡受災,沒想到吳郡旁邊郡縣的人,都跑來吃免費。

災民立刻成倍數增長,讓安置營超負荷運作。

這是一個危險的訊號,必須嚴肅處理。安置營的設立,是陳華一手倡導,他沒想到卻成了一個讓人產生不勞而獲的依賴。

解決問題的根本,不是在安置營裡面趕那些並不是災民的人。而是讓江南的市場徹底進入冬天。至少,不能讓他們在這個時候投機倒把!

也是時候,該見一見江南的士族了。這個雖然沒有山東士族老牌,關隴士族勢大,但卻是文化底蘊深厚,頗具江南偏那一隅天不怕地不怕富得流油的大集團。縱橫江南數朝,連山東士族都垮台了,還依舊活的滋潤的老牌世家。

江南士族,也總有他們牽頭的人。就像關隴士族,牽頭人是老李的李氏一族,全天下最大的一家,至於江南士族牽頭的家族是誰,陳華自然而然找到了蕭翼。

蕭翼是蘭陵蕭氏一族的人,蕭氏一族的人,曾經在江南稱王稱帝,時過境遷,關隴士族的異軍突起,統一了天下,所有的士族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以往的興盛漸漸衰敗,走向二流貴族層面!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好歹曾經有過輝煌,蕭氏一族,不敢說是江南士族中最大的一家,但比起那第一大家族,無論是人才還是底蘊,都不遑多讓。

「江南最大的士族,是謝氏一族1陳華找蕭翼解惑,蕭翼給陳華的回答不容置疑。謝氏是傳自六朝時江南的名門望族,隋唐兩代嶄露頭角的族人甚少,但他在江南的地位,依舊無法撼動,就算是吳郡的顧氏一族,不敢在謝氏一族的面前稱教育世家。謝家高宅門第,很少參與江南士族的利益爭奪,家族的子弟,個個飽讀詩書,卻不入仕,謝家門風,是整個江南士族中最乾淨,但最不能惹的一個家族。

蕭翼簡單地介紹了謝氏一族的情況,並且連謝氏一族現任的家主也一併告訴了陳華。巡察使和江南士族拜訪走動,是常見的事,但蕭翼不那麼認為,陳華僅僅是去拜見謝氏,他從不小看這個二十多歲就能封侯的傢伙。,因為他有一張,僅僅說幾句話,就能讓全國貴族都掏腰包募捐的嘴,大智若妖啊!

把拜見江南最大的士族謝氏的日程安排好,陳華再次用心投入吳郡救災的工作中。錢塘和富陽兩縣,他還沒時間抽身去負責兩縣的災情,吳郡這裡都夠他喝一壺。由他執行的先救人,再堵缺口治理河工的方法,的確比以往任何一位救災的巡察使做出的成績要傲人。但救災的人也確實累的夠嗆,若不是工部每天都製造出小船,吳郡那麼大的地兒,何事才能所有受災的人都救出來。

發動府兵,地方兵,以及義務兵,在吳郡全郡範圍內,開展地毯式地搜索,只管救人,救出來后,全送安置營裡面,由官府統一管理。在陳華抵達吳州半月之後,吳郡的災情得到控制,尤其在人員傷亡方面,比起以往的水災,人員傷亡居然減少了一半之多。

這是一個奇,蕭翼是如此評價吳郡的救災情況。只怪藍田侯的反應太迅速了,安置營的建立,工部督促日夜趕造小船,發動州府的軍民,大費救,不管損失財產,只管救人,才能取得傷亡減半的效果。

這幾乎就是靠一己之力,完成的救災前期的過程。蕭翼終於明白,為什麼人家能夠年輕封侯,完全是個人能力問題,換做別人來處理吳州的水災,不見得能取得如此效果。

吳郡的救災,已經進入了良性階段,但還不讓陳華感到滿意。黃金七十二小時,是最佳救援時間,半個月才見效果,也只能怪這個時代救援物質不能空運過來,為此,他又想到了李恪李泰發明的超級孔明燈,他希望自己離開長安之後,兩人能繼續在此技術上改進,爭取有一天能派上用常

吳郡的災情得到緩解,同樣傳來好消息的,錢塘和富陽兩縣的災情,也有很大的進展,尤其是安置營在兩縣的建立,官府強有力地保護執行力度,不允許災情擴大,不允許災民鬧事,更不允許災情后爆發大規模傳染病,將受災的災民集中在一起管理,每天派發食物水源,按時服用預防瘟疫的藥物。受災較輕的錢塘富陽兩縣,災情已經得到徹底控制。

而且,除了吳州之外,沿江南運河周邊,出現小範圍水災的州縣,也相繼的採取了藍田侯的建議,設立安置營,將災民集中管理,江南水災算是渡過了最困難的時期,接下來,等所有災民都安頓好之後,就是徹底治理河工一事。

如此大好消息,上表朝廷是必要的。蕭翼執筆,洋洋洒洒數千字,字字真切,將吳州受災情況,以及前期救災的情況,都向朝廷一字不差表述。奏章中肯定了吳州受災是歷年最嚴重的事,但相反,死亡人數下降了,災民也通過控制沒出現暴亂現象,瘟疫更是與吳州絕緣,總之,水災雖然嚴重,但不足為患,托聖上洪福,藍田侯親自監督,江南的水災,已經控制住了!

這是吳州當地的父母官寫給朝廷的奏章,沒有邀功,如實報道。這封奏章,要是送到長安,肯定又會掀起一番駭浪。

半個月,就穩定了江南水患!

藍田侯莫不成真是職業救災官!

乾脆以後就讓他放養在長安城外,那裡有災,就派藍田侯親自前往。

有些巴不得陳華一輩子待在外面的長安貴族,捶胸頓地直罵!

先不管長安方面的輿論。身在江南的陳華,的確是盡心儘力在做事兒。災情雖然得到控制,但這僅僅是前期的救援效果,如果老天繼續下雨,運河水漲,等再一次爆發水災的時候,將一發不可收拾!

要是這個時代,有天氣預報就好了,未來七天,江南地區的天氣都瞭若指掌,完全可以做好抗洪救災的準備。陳華正在在考慮,工部是否有那種會觀天看雨掌握天氣變化的氣象學家,解讀江南的天氣情況。一直在負責安置營管婪科撓薪辜鋇乩錘嫠叱祿安置營沒米了。

上萬的災民張嘴要吃,沒糧食,那還不出現暴亂埃

陳華當即就想縱兵搶糧,但凡江南的米商,要是不配合官府低價收購糧食賑災,特殊時期特殊處理,他可以命令軍隊直接開搶。當然,真到了搶糧的地步,那也是陳華直接和江南士族撕破臉皮,不再井水河水不相犯的時候。

但隨即,胡賬房又道:「米家把十萬擔大米送到了江南!可是,米家商行的負責人,指名要見到侯爺才能放米,所以,還是請侯爺抽空去一趟吳州碼頭1

陳華鬆了一口氣,米家的到來,解決了燃眉之急。他真想上書老李,賜米家,大善之家的門匾。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