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七章老子要變得圓滑、奸詐、無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上的擔子不是那麼輕鬆,在聽完蕭翼所有的報告后,陳華獨自思附,許久他才起身,在房中搜尋一番,然後找到自己前幾日閑著沒事兒寫的幾篇關於災后安頓從建的建議,上面有關於,醫療、衛生、食物、水源,安置房屋的構建...

蕭翼見到了陳華,他的恩師房玄齡,並沒有在信中詳細地介紹了藍田侯,蕭翼的腦袋裡,一直都以為藍田侯是個不惑之年,年富力強的中年人,能混到開國侯爺,那一個不是熬白了頭。但親眼見到陳華,蕭翼整個人頓時傻了眼.

年輕,太年輕了,二十五六的樣子,衣冠楚楚,風流倜儻,長安城有多少王公貴族家的長子,像他這個年齡,還在為了前程在地方上鍍金呢,而眼前的藍田侯,卻是已經位列侯爵,可以和那些貴族公子家的父輩平起平坐。如此一來,蕭翼更不敢小覷坐在他面前的藍田侯,此人若不是從娘胎裡帶來的富貴,那就是大智之人,顯然,他是後者。

蕭翼見到了陳華,並對他這個年齡就混到侯爵感到驚訝。稍稍安撫自己內心的不平靜,此間在藍田侯私下船艙的房間中沒有外人,蕭翼也不做作,反正做作也是白費,難道眼前的人看不出來,他似乎覺得輕鬆了不少,笑道:「想不到,侯爺如此年輕,看來某準備的禮品,侯爺是用不上了。」說完,蕭翼將手上捧著的方形長匣子放在一旁,也不準備送給陳華了。匣子里是蕭翼特意準備的前朝大畫師展子虔的名畫,金銀禮品太俗氣,用附庸風雅的字畫估不出價送人才備受貴人的鐘愛,不過,見陳華的年齡,蕭翼果斷放棄了這個想法。

蕭翼的直覺告訴了他,眼前的藍田侯,是不喜歡字畫的。

「蕭大人請喝茶1陳華右手一攬,相邀道。如果他沒猜錯,眼前的蕭翼,應該就是扮成書生入寺廟騙取辨才和尚,替老李盜蘭亭集序的那個人。他到吳州來任刺史,肯定和盜取蘭亭序有不少牽連。

蕭翼就在陳華旁邊的椅子上入了桌,桌上有沏好的熱茶,蕭翼不客氣地端起來喝了一口,有些吃驚道:「這是用菊花沏水泡的?」蕭翼心道,這侯爺的喝茶方式還真奇怪,居然不放鹽和油。

陳華笑道:「用菊花沏水,可以明目清熱去火解暑。建議蕭大人讓你屬下官員多喝喝,切莫因為救災而過度勞累身體,否則朝廷又要損失不少棟樑之才。」

蕭翼附和著一笑,他在揣摩陳華話里的意思,臉上火辣辣的。

「侯爺所言極是。」蕭翼點頭道:「既然侯爺來到了吳州,恰好,下官也好把吳州受災的情況,給侯爺彙報一二。」

蕭翼公事公辦,很快就把談話引到正題上,畢竟,不管是他也好,還是藍田侯也好,現在最關心的就是受災情況。

蕭翼把吳州境內的幾個郡縣的情況說了一遍,整個吳州,災情最嚴重的莫過於一郡兩縣,一郡,是吳郡,兩縣,是錢塘縣和富陽縣。吳郡位處江南運河主幹道上,運河決堤水淹吳郡,導致運河下游的錢塘江和富春江兩條水系水位上漲同樣出現決堤之事。當然,蕭翼的言語中,還是十分肯定,整個吳州的官員都在齊心協力救災,錢塘和富春兩縣的災民已經在極力安頓中,唯獨吳郡此刻千里**,交通不暢,救人方面頗有受阻。

不管自己做的好不好,往上面彙報總要誇大一些。其實,救了多少人,蕭翼心裡清楚,就算出動吳州,以及周圍幾個州的府兵,救援難度依舊很大,尤其是吳郡,現在只有靠船隻划進去救人。

陳華大致聽了蕭翼的一番報告,他其實知道,實際情況,肯定比蕭翼說的還糟糕,官員做文章,千古流傳都成固定模式了,就陳華生活的那個時代,下面受災死了一千人,往上面報的只有一半不到。蕭翼還算好,他沒說受災最嚴重的吳郡,已經成功轉移了受災民眾,否則陳華肯定當場就把他拿下。

看來受災情況不容樂觀啊,一郡兩縣,算是較大的災難了。

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不是那麼輕鬆,在聽完蕭翼所有的報告后,陳華獨自思附,許久他才起身,在房中搜尋一番,然後找到自己前幾日閑著沒事兒寫的幾篇關於災后安頓從建的建議,上面有關於,醫療、衛生、食物、水源,安置房屋的構建,以及善後、撫恤,屍體埋葬的諸多建議,這些都是陳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畢竟以前寫過《行軍手冊》,受災和打仗都是一樣,上萬人聚在一起,無規矩不成方圓,為了避免更大規模爆發瘟疫,必須採取強制措施。由官府牽頭,按部就班管理,能避免較大範圍出現不能控制的暴動。

將自己寫的建議交給蕭翼:「蕭大人且將此收好,下去后好好琢磨,然後分派下去,以官府的名義,讓災民必須執行。」

蕭翼接過來幾張寫滿文字的紙張,開頭一列寫的就是:「聚民積眾,擇地而居,三餐管食,病者免醫,府兵值守,熄民之怨。」

只是淡淡掃了一眼,蕭翼就只差沒大聲說此舉行不通。

先別說把受災的民眾聚集在一起,就是三餐管食,病者免醫,這一條,蕭翼自認絕對做不到。

這要吃好多糧食,用好多藥材,才能渡過這場災難啊,官府只負責把那些還活著的人救出來,然後讓他們投親靠友,要花錢養活這些人,萬萬行不通埃

「侯爺,此事,辦起來,難1蕭翼很肯定地回答,現在吳州的大米和藥材,已經漲到了一個天價的數字,官府就算把所有的庫存銀兩都掏空了也買不起,朝廷撥款賑災下來的銀子,又沒有到吳州,現在吳州的官府,就和莊家青黃不接時一樣,拿不出存糧,也沒新米可吃!

蕭翼是當家才知油米貴,哪能憑侯爺一紙建議,就管那災民吃穿住行。吳州的官府,負擔不起埃

侯爺還不知道,把持吳州的藥材商和米商開出的價格令人髮指,那些商賈開出如此高昂的價格,蕭翼無力調解,他代表的蕭氏一族,也有生意摻合其中,江南八大家族盤根交錯,誰都不敢輕易折損誰,除非,有一個不怕得罪八大家族的人出來攪亂局面。

這種事情,蕭翼不敢作為。只有留給眼前的侯爺解決,只是他不知道這藍田侯的性格,是不是不怕惹事的人。畢竟江南士族可不是好惹的,在朝中做官的人比比皆是,在聖上沒有真正下命令大開殺戒的時候,也得掂量掂量江南士族的地位。

蕭翼心裡在想,只要新來的藍田侯,敢動江南士族,他蕭氏一族,立刻明哲保身,響應陳華的號召。

蕭翼只希望,蕭氏一族,能夠亡羊補牢,避免日後的大清洗。他此番心思,太直言不過,自然瞞不過陳華。

早就知道救災一事不會太過順利,幸好陳華早有準備。藥材和大米足夠使用到朝廷賑災撥款下發。在長安,老李的眼皮子地下,陳華還可以和那些國公國侯爭得面紅耳赤,只要他做的事對老李有益,老李會護著他。但在這江南,陳華還是決定,砍江南士族腦袋的第一刀,應該由老李親自執刀,不然,指不定自己動了江南士族,到頭來,罵名惡名都由自己背負,老李躲在背後偷笑。

「蕭大人,你下去安排一下,我這十艘商船上,又不少藥材需要卸貨。」想了想,陳華決定保守一些,暫時不和江南士族的利益衝突。

蕭翼一愣,點頭領命,心裡卻想到,難道這藍田侯也是個怕惹事的人?手持聖劍,卻不敢動手?他在顧慮什麼?

蕭翼有這個想法,是因為他很少和老李打交道,陳華被老李坑了一次后,警惕性已經提高相當堅固的地步,自然不會輕易上老李的當。

老子要變得圓滑、奸詐、無恥、腹黑!

這是上當受騙之後的陳華,在慢慢向一隻狐狸進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