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六章蕭翼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算,切斷外圍供給,自個兒還不在裡面想怎麼漲價,就怎麼漲價,誰還能管的住那些江南的大家族。人家傳承上百年,手裡面的人脈廣博,隨便一抓,都是當官任職的朝廷命官,這就是門閥世家,就等同於土皇帝。 十...

蕭翼是吳州刺史,不過他從長安空調到吳州當刺史不過兩年時間,政績都還沒做的有聲有色,吳州就遭了大水。

蕭翼惶恐,自從吳州受災以來,他幾乎沒休息過,整天往受災的郡縣跑。赤腳泥腿,身披蓑衣,官服什麼的早已經脫下,換上一身素衣,巴不得一頭扎吳州,想力挽狂瀾把這次天災給順利地渡過。

他知道,吳州的水災,已經讓遠在長安的聖上知曉,而且聖上還指派了新晉貴族藍田侯親自下江南治理河工。說來也奇怪,按照自己的恩師房玄齡給自己寫來的書信,藍田侯已經在半月前離開長安,算行程也該到了吳州,可久久不見影子,這藍田侯是最近半年才冒出來的人,蕭翼從來沒和他打過交道,心中自然會猜測藍田侯此舉是何意思。

而且,他的恩師房玄齡在信中特意交代,別招惹此人,更隱晦地點撥了幾句當今聖上徹治江南河工的用意,蕭翼不是傻子,他更是出自江南蕭氏大族,一眼就看出恩師房玄齡言外之意,江南完了,以往雄踞江南的八大家族,肯定會受到牽連。時隔七年之後,聖上用當年對付三東士族的方法,向江南士族動刀,又是一場血流成河。

今早又有幾個郡的太守來報災情擴大了,蕭翼頭痛如裂,他真想擺好三牲,點燃香燭祈求老天別再下雨了,不然吳州完了,他蕭翼也跟著玩完,江南八姓也一併玩完。送走了那幾個太守,蕭翼把自己關在刺史府中,不見外客,獨自醞釀著蕭姓一族,該如何在這場政治漩渦中脫身而出。

水災是小事,水災之後江南官場的大洗牌,才是最血腥的。江南士族,把持江南官場幾乎大半的資源,長久占著這快肥碩之地,如芒刺釘入聖上眼中,滅亡是遲早的事。

「大人,剛才有下人來報,說吳州碼頭有人指名要見你。來人還形容了那人的身高樣貌,想必他就是讓大人苦苦等候從長安來的藍田侯。」蕭翼的屋子外,服侍他有三十年的老僕向在門外輕聲說道。每次蕭翼閉門謝客時,唯一能來打擾他的,就只有這個老僕人。

房中的蕭翼頓時來了精神,周身的疲倦一掃而光,似乎聽見長安來的「藍田侯」,他就像在走投無路時,突然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欣喜,恩師房玄齡叮囑不要招惹他,但並沒說不許結交,蕭翼心想,看來新晉的藍田侯和自己恩師並不同路,不然恩師房玄齡在信中肯定要代為引見,蕭翼立刻打定主意,一定要和藍田侯結交,說不定整個蕭氏一族,都要靠此人解救。

「福伯,你小去準備一些禮品,我要親自去拜訪這位侯爺。」打開門,蕭翼從內走出,已經換上袍服的他,看起來就像位儒士,儀錶堂堂頗有東晉遺風。

蕭福領了命下去準備,不用蕭翼囑咐,老僕人都知道該準備什麼樣的禮品。

沒一會兒工夫,蕭福拿著一個方形的長匣子跟上了蕭翼,蕭翼沒有安排隨從同行,就領著老僕人蕭福驅著一輛馬車朝吳州碼頭前去。

蕭翼不知道,他如此簡單的迎接,是否會讓長安來的侯爺不愉。但他猜測,藍田侯既然悄無聲息來到江南,骨子裡就不是喜歡張揚的主兒,希望自己的猜測能對上點子。

吳州碼頭上停泊著十艘從洛陽發來的大商船,不知道商船上載滿了什麼貨物,但看船身的吃水線,有經驗的人算都算得出船上的貨物不重,應該是藥材這種佔地很大又不壓船的東西。想必是有商人是看準了吳州水災,想要來發一筆橫財,不過整個江南道的碼頭,現在都不準停泊外來船隻,這是江淮運轉司下達的命令,目的就是為了杜絕商人佔了各州縣的碼頭,阻礙了朝廷救災,看樣子,這十艘船是要無功而返了。

不過明白人都知道,江淮運轉司的命令,明裡打著朝廷招牌暗地裡做**勾當。整個江南漕運都被幾個家族的人抓在手裡,運不運貨物,還不是幾大家族的人說了算,幾大家族的人如此做,無非是為了不讓外來的商人分一杯羹,所以發揮手上的權利,動用朝廷的名義欺負人。

封了碼頭,絕了外來商賈做生意的打算,切斷外圍供給,自個兒還不在裡面想怎麼漲價,就怎麼漲價,誰還能管的住那些江南的大家族。人家傳承上百年,手裡面的人脈廣博,隨便一抓,都是當官任職的朝廷命官,這就是門閥世家,就等同於土皇帝。

十艘商船,停泊在碼頭邊,議論的人也就多了。尤其是船上轉滿了藥材,那是救命的稻草啊,吳州受災,城裡的藥材都翻了幾倍,生不起病吃不起葯,那些大家族的商鋪也不會發善心降價,民有怨無處訴,對大家族壟斷整個江南市場的事,久而久之,已經麻木,早已見怪不怪!

蕭翼來到吳州碼頭時候,恰好天上的雨停了,這似乎是個好兆頭,蕭翼從馬車上下來,儘管他穿著樸素,但周圍還是有不少人認出了他。

吳州刺史,父母官青天大老爺埃

於是,許多人紛紛猜測,蕭刺史不去救災,反而跑到碼頭來辦事,看他樣子,好像要迎接哪位好友似地。吳州碼頭就那麼一片地兒,有啥新鮮事立刻就會傳開,不知道蕭刺史來此何事,要說現在碼頭上最蹊蹺的事,當屬那十艘從洛陽發來的商船不能卸貨。難道蕭刺史此番前來,是為了那十艘商船卸貨一事。如此看來,那十艘商船中,肯定有某位大人物。

究竟是誰,能夠讓蕭刺史親自前來迎接?想象力是推動人類進步的鑰匙,不可否認,普通人通過某些八卦的收集,很快就把商船里的大人物的身份猜了出來。

「朝廷派來江南救災的欽差。」

碼頭上的人,猜到了陳華的來處,但對他的身份,並沒有猜測出來。

蕭翼領著老僕蕭福來到了碼頭邊,料場官何通老早就擺出一副迎接上上上上級到來的謙卑姿態。

蕭翼剛下馬車,何通就躬著身子跑過去:「大人,那商賈就在船上,下官已經派人盯梢好了。」何通有邀功的意思,說話的時候,很注重細節,包括他派人把陳華的商船圍起來,美曰其名盯梢。

蕭翼不會和小人物一般見識,更沒有一腳踹在何通身上,聲色嚴厲地告誡他,你派人圍住的船是藍田侯的。

繞過這個料場官,蕭翼來到那十艘商船前。

順了順儒袍,雙手合揖做個了拜訪的禮節,道:「陳兄遠道而來,蕭翼來晚了,還請見諒1

蕭翼做出的這個友人之間相互客氣的見面禮節,讓料場官何通膽兒都差點嚇破了。感情自己派人圍住的商船,是蕭大人的朋友埃何通真想抽自己兩嘴巴,這回看走了眼,得罪了大人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