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五章到吳州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不離去,本官就當你爾等蓄意滋事,差人棍棒攆你們走。」吏目口氣不小,開口閉口都是官字。 如同沒聽見吏目的威脅似地,陳華走到那吏目前,找了張凳子坐下:「官爺貴姓?」 「何通」 吏目...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繁華三千,敵不過江南的新綠榴紅。在神州大地上,最迷人的地方,江南當居第一,前朝隋煬帝,一年有大半載的時間都泡在江南,沒有哪一個史官能寫出楊廣泡在江南不肯回洛陽的原因,究竟他是為了美色、還是秀色、無從知曉,但的的確確,上天賦予江南婉約的秀氣,造就了江南靈韻,讓這裡,成為一個高貴的女神。

船隊在江都城外的運河上繞城而過,眨眼的工夫,就化作一道遠影消失離去。

「侯爺,還有一日,我們就能到吳州,此次江南水患,受災最嚴重的就是吳州一帶。具體有多少郡縣受災,等到了吳州,就能全部知道。」吳帳房在一旁提醒著,星夜兼程,總算趕到江南了。

看過工部手繪的地圖,知道胡賬房所說的吳州,乃是千百年後的蘇杭一帶,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沒想到,人間天堂都受了災,也難怪老李著急忙慌要把自己趕出長安,魚米之鄉都受災了,來年誰還向國庫繳納賦稅呢。

「胡老先生,藥材都沒有受潮發霉吧。」通訊不發達的今天,那裡受了災,等受災情況統計出來,都不知何年月了才能層層傳遞上去,陳華只知道吳州受災,其中有幾個郡縣幾乎完全淹沒,但受災情況,至今他都還沒有得到準確的數字。所以他自然擔心,怕災患太大,局面不好收拾。不過幸好他早有準備,藥材,大米都遠遠的運送到了吳州,這一手未雨綢繆安排的非常合理。

想到大米,陳華就在猜想米圖老爺子準備的十萬擔大米現在運到那兒了。

胡賬房知曉侯爺擔心什麼,誠誠懇懇道:「所有船隻上的藥材,老奴都逐一檢查過,侯爺放心,藥材質量和離開洛陽時相差無幾。救命的東西,老奴和韓四平都不敢大意,盡心儘力看著。」

陳華當然看見胡賬房和韓四平兩人,整天都在十條船上轉悠,自己比起他們輕鬆多了。只是到了江南,天氣比起洛陽、汴州空中的濕氣大,藥草在這種環境中很容易受潮,陳華多留個了心眼,道:「胡老先生,你讓船上的夥計多準備木炭用麻布包好,摻放在藥材中,木炭可以吸附水分,能防止藥草受潮。」

胡賬房頗有受教,道:「還是侯爺考慮的周全,江南的天氣陰晴不定,逢到雨季,更是陰雨連綿,老奴這就下去辦。」

胡賬房話才說話,天空中烏雲密布,嚓一聲大雷劃破蒼穹,豆粒大小的雨點,稀里嘩啦降了下來。

大雨落下,天地間立刻生起一層霧氣,霧靄層層的江面上,能見度不超過十米。

雨勢越來越大,漸有風聲鶴唳,呼呼大作之聲。

「侯爺,快回船艙吧,外面風大雨大,怕淋濕了侯爺的身子。」這天,就這麼突然下起了雨,胡賬房連聲催促,這雨太大了,說下就下,連聲招呼都不打。

胡賬房想要跑去拿把紙傘給侯爺擋雨,陳華還沒那麼嬌貴,流星大步回了船艙。雨下的大,救災難度就大。他現在擔心的,正是前方處在汪洋中的受災百姓。

突然下起了大雨,也不能去外面的船板上看江面的水勢,大雨一直未有停歇的意思,連續一整夜,船艙中的陳華都在聽雨中渡過,而隨行的船隊,也在這一夜風雨中,破開霧靄,駛向吳州一帶。

受災最嚴重的吳州到了,在陳華離開長安半月時間,日夜兼程的趕路,終於到了吳州。

「侯爺,吳州到了。」胡賬房已經披上擋雨的蓑衣,出現在船艙內,陳華單獨的廂房前。今早,船隊就到了吳州碼頭,外面雨大,不敢把船上的藥材卸下來,他和韓四平、畢圖三人,下了船去碼頭轉一圈,原本想聯絡管理碼頭的諸埽物料場官,看能否找幾個較大的倉庫下貨,豈料那管理碼頭的料場官態度冷漠神色高傲,對洛陽來的商販不理不問,就連安排倉庫的事也沒落實,雙方差點發生爭執。民不與官都,韓四平立刻想到此事應該由陳公子出面調解,於是讓胡賬房委身打擾陳華休息,將此事告明陳華。

「胡老先生?外面還在下雨么?」看老胡的裝備,這雨已經下了一天一夜了埃

胡賬房點了點頭,道:「侯爺,有件事,還得讓你出面解決一下。我們的商船已經到了吳州碼頭,但管理碼頭的料場官卻不讓我們把船上的貨物下貨運送到倉庫里去。侯爺認為,此事該怎麼處理?」胡賬房想徵求侯爺的意見,如果侯爺要亮明身份,別說是那料場官要嚇破膽,恐怕就連吳州刺史,此刻也要跑來迎接。

堂堂江南道巡察使,別說一個小小吳州,整個江南道,數十州的刺史,那個敢在侯爺面前造次?巡察使代天子巡視,可罷免一切官員,此等權力,若是陳華願意大張旗鼓,只怕從洛陽一路南下,沿途有不少官員要盛情相邀,和侯爺把酒言歡,稱兄道弟。

陳華問明白了情況,原來是一個小小的管理碼頭料場官想要從中作梗。他且不考慮這料場官,為何要拒擋外來客商卸貨碼頭,但無論是誰授命他這麼做,陳華決定必須要敲山震虎。

到江南,第一道雷霆之怒,就從這吳州碼頭開始。

「下去看看1找了件蓑衣披在身上,胡賬房前面帶路,陳華尾隨著後面跟上。

兩人一前一後下了商船,在一間修在碼頭旁邊的小房屋前,陳華看見了韓四平和老腰子。兩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顯然是剛才被人罵了一頓。

官字兩張口,就算是芝麻大小的官,官威可不校雖然是個料場官,但碼頭上的一切,都得聽他的安排,閻王好哄,小鬼難纏,韓四平和老腰子說盡一番好話,可這料場官偏生沒聽進耳朵里,看見胡賬房把陳公子請下了船,韓四平和老腰子同時鬆了口氣,陳公子出面,事情解決起來就容易多了。

陳華來到了那小屋前,韓四平和老腰子立刻迎上來,陳華側身進了小屋。屋裡面坐著一個穿淺青色圓領窄袖袍衫的吏目,陳華心道,他就是胡賬房口中說的料場官吧。

邁步走到那史目面前。那吏目正在奮筆疾書寫著什麼,忽然感覺自己的面前好像走來一座山,吏目抬頭仰望,看見了陳華以及剛才被他趕出去的兩個洛陽商人。

「本官說了,碼頭上的倉庫都放滿了賑災用的貨物,沒有空的倉庫供你們卸貨,你們要是再不離去,本官就當你爾等蓄意滋事,差人棍棒攆你們走。」吏目口氣不小,開口閉口都是官字。

如同沒聽見吏目的威脅似地,陳華走到那吏目前,找了張凳子坐下:「官爺貴姓?」

「何通」

吏目知道,有些商人在被趕之後,不得不採取賄賂手段,眼前此人是在向自己拉近關係。不過,他可不吃這套,上頭交代過,外來客商的船隻,一律不能在碼頭卸貨,雖然吏目想從中獲取點錢財,但頭上的烏沙他還是要保住的。

陳華依舊很和善問道:「那貴地蕭翼,此刻在何處?」

吏目立刻反應過來,蕭翼,正是吳州刺史,眼前這商人好大的膽子,居然直呼刺史大人的名諱,他幾乎不用思考,怒聲道:「你這商賈,好大的膽子,刺史大人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嗎?」

陳華不理,繼續道:「既然官爺知道蕭翼,那就麻煩官爺代跑一趟,就說吳州碼頭,有人找他喝茶。」說完,陳華起身拍了拍身子,穿上蓑衣,帶著身邊的三人洒然而去。

喝茶,和查水表,都是陳華那個世界最常見的詞,不過,攤上這兩個詞兒的人,恐怕都會焦頭爛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