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三章饕鬄盛宴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廚子殺豬,張羅著準備大鍋讓侯爺獻廚藝。 胡賬房走後,程處默一臉憂鬱的表情看著陳華:「華哥兒,你怎麼不讓胡賬房買一頭羊回來,咱也好做烤羊灸吃。那豬豚肥溜溜的,吃著沒嚼頭,一點也不好吃,再說,憑我...

胡賬房和韓四平在汴州城轉了一天,購置了船隊需要的生活必需品,並且按照陳華的交代,買了許多做菜用的香料回來,有芥末子,芝麻,花椒,茴香、八角,並且還從集市上牽回來一頭豬。

唐朝的時候,豬,其實並不叫豬,而稱豚,陳華解釋了許久,胡賬房才明白,侯爺是要買豚。這豚,都是農家飼養的,食者都是地位低下的農戶,侯爺買豚,難道也是用來食用,這讓胡賬房匪夷所思,他還是第一次看見侯爺食豚肉。

終於還是硬著頭皮從集市上牽後來一頭半大的豬,胡賬房終於可以向侯爺交差了。

來到侯爺所在的船上,胡賬房看見侯爺正在釣魚,小公爺程處默正在殺魚,侯爺的學生高寶藏把切好的穿在竹籤子上的魚塊放在一個鐵網上,鐵網的下面是是一個長方形的火爐,裡面裝著燒的紅紅的木炭,胡賬房立刻明白,侯爺是在做魚炙。

唐朝管燒烤叫炙,烤什麼東西,就在炙的前面加上烤的東西的學名。貴族間都流行約上三五好友出去露天烤食物,這是一項娛樂活動,胡賬房也不會去制止。

「侯爺,老奴回來了。」胡賬房候在一旁,怪不得侯爺要吩咐他買香料和豚豬,原來侯爺是想烤東西吃。侯爺還真是不擇食,啥東西都要吃。胡賬房理解侯爺是從關外來的,生活習性沒有關內貴族長久以來養成的奢靡作風,這是侯爺的獨特之處。

「呵,原來是胡賬房回來了,快,快坐下一起吃,才烤好的新鮮魚片,吃著香呢。」陳華丟了魚竿,熱情地招呼胡賬房和他一起吃燒烤。

胡賬房嚇得一身汗:「侯爺可是折煞老奴了。」雖然侯爺不計較,但胡賬房自己肯定要恪守規矩。他那裡敢和侯爺坐在一起吃烤魚灸。這不是沒尊卑嗎?

封建思想害死人啊,吃個燒烤都那麼講究。陳華也不勉強胡賬房參與他們的露天燒烤活動中。問道:「胡先生,某吩咐你買的那些東西,都買到了沒有?」

「回侯爺,都買到了,連你特意吩咐的豬豚,老奴也從集市上買了一頭回來,已經牽到廚子哪兒,準備宰了開膛破肚呢。一會兒就把切好的豚肉給侯爺拿來。」胡賬房心想侯爺等會要吃烤豚人,所以不用陳華問,他全部都安排的妥妥噹噹。

陳華一聽豬買回來了,正準備開殺呢,他立刻道:「快,快,胡賬房,你立刻去廚子那兒,等會兒把豬殺了,豬血和豬肚子裡面的東西,都給某留下來,我有大用。」豬內臟可是好吃的東西,唐朝人都不喜歡吃豬肚子裡面的貨,殺了豬大多把豬內臟丟掉,陳華不能浪費糧食啊,當然要留起來自己做一頓好吃的全豬席了。

胡賬房渾身都在冒冷汗,侯爺真的是啥都要吃啊,他小心翼翼地回道:「侯爺,以你的身份,吃豚肉,已經是夠降低侯爺的身份了,現在連豬肚子裡面的東西也要,傳出去,恐怕對侯爺的名聲不好。」

「無妨,況且這船上,除了你們之外,還沒人知道某的身份,你就下去全力操辦吧,把豬殺了,肚子里的東西也全部洗乾淨,然後找一口大鍋來,今天本侯給你們做一頓饕鬄盛宴。保管你們吃了還想吃。」現在的唐朝,吃豬肉的都是地位低下的人,一般貴族大多都是吃羊肉,因為殺牛是犯法的,所以吃牛肉的比較少。豬肉之所以被人看不起,是因為養豬的都是普通農戶,貴族對農戶天生就有種鄙夷心裡,自然對豬豚也不喜食用。陳華本來就不是正統的貴族,他看過豬跑也吃過豬肉,心裡痛恨那些貴族不拿豬肉當回事兒,心裡咒罵他們這是不知道豬肉的味道,且看自己如何做出色香味俱全的豬全席。

胡賬房只有點頭應和,這侯爺,還是真實另類,那有親自下廚做飯給下人吃的侯爺,全長安也怕只有藍田侯一人而已。

胡賬房立刻下去操辦事宜,親自監督廚子殺豬,張羅著準備大鍋讓侯爺獻廚藝。

胡賬房走後,程處默一臉憂鬱的表情看著陳華:「華哥兒,你怎麼不讓胡賬房買一頭羊回來,咱也好做烤羊灸吃。那豬豚肥溜溜的,吃著沒嚼頭,一點也不好吃,再說,憑我等的身份,幹嘛要和那農戶搶吃的,平白降低了身份埃」

「。」程處默話還沒說完,陳華就一魚竿砸他頭上:「給你小子說過多少次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你老程家祖上三代,還不是在山東種田的。當了國公就了不起啊,要時刻貼近農戶。你家封地莊子上每年多少農戶種地養著你們,你可知道?沒有他們,你家早就喝西北風了。」

程處默被敲了一魚竿,腦袋被敲聰明了。一副虛心受教的樣子,道:「華哥兒說的對,我老子也教育我,做人不能忘本。連聖上都說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長安城國公國侯那麼多,那一家不是靠食邑之地莊子上的農戶養著,平日里那些公子哥趾高氣揚地看不起誰誰誰,說什麼三六九等,我老程最看不貫了。」

陳華白了他一眼:「那你還瞧不起吃豬肉的人?」

程處默慌忙解釋:「華哥兒,你誤會某的意思了,我不是瞧不起吃豬肉的人,而是從來沒吃過。」說完,程處默一臉羞愧。

「那你看過豬跑沒?」

「看過,去我家莊子上看過農戶養的豬滿山撒丫子到處亂跑,弄的臭哄哄的。」

忍無可忍的陳華,終於,終於送給了程處默一個中指,這是他到大唐朝以來,第一次使用國際友好標誌。他懶得說教程處默。知道程處默沒吃過豬肉,不是他的錯,他不過是受整個長安城貴族奢華風氣的影響,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罷了。

這才建唐多少年啊,就已經開始腐敗了。

知道憑自己的力量無法改變這一切,陳華只有嘆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能改變幾個人算幾個人,現在是改變程處默,等回到長安,李惲李泰,陳華一定要把他招來進行改造,戒除他們身上養成的驕奢風氣。

烤魚灸也吃的差不多了,陳華決定帶著程處默和高寶藏去廚子那兒看殺豬。

他們到來的時候,一頭白花花的豬豚已經被捆綁住四肢放到在一條長凳上,廚子拿著殺豬刀,在豬豚脖子上捅了一刀,只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長凳上的豬豚哀嚎幾聲,蹬了幾下腿就咽氣兒了。

老韓和老腰子眉笑顏開地在一旁蹲著,今晚有豬豚肉吃了,讓天天吃蔬菜的他們舔了舔嘴唇,他們可沒有陳華吃騷味羊肉的待遇,吃素嘴裡都吃出個鳥來,幸好胡賬房體貼人,去集市上買了頭豬豚,想到今晚的主菜肯定是豬肉,兩人都不約而同想到是不是再弄點酒來樂呵樂呵。

看見陳華也來看殺豬。老韓嗖的一聲就站起來:「公子,這等髒亂地方,來了辱沒你身份。殺豬吃肉,是咱小農小戶的高興事兒,公子還是請回吧,等會兒老韓我讓廚子給公子燉一鍋羊肉送蓉方。」老韓把陳華當成江南陳姓大家的人,陳家是江南根深蒂固地門閥世家,陳公子當然也是有身份的人,他來看殺豬,肯定是出於好奇心。

陳華看著老韓臉上認真的表情,知道他和胡賬房一樣,把階級地位看的很重要。整個社會,從上到小,都是這個樣子,地位低的人,在地位高的人面前,不要說尊嚴,就是生命都沒法保障,這就是封建社會。

老韓的做法,陳華能理解,他把胡賬房找來,然後把要給大家做一頓豬全席的想法給大家傳達了一遍。頓時,四周立刻安靜的能聽見呼吸聲。就連殺豬的廚子,手中的屠刀,也不知何時落到地上。

不是震驚,而是他們全都覺得心面有一道暖流流過。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