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二章小日子過得舒坦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爾有點羊肉,做菜的廚子手藝不好,一股羊騷味怎麼都去不掉。在伙食不如意的時候,陳華都喜歡開小灶,江南號稱魚米之鄉,江里的魚蝦多不勝數,他自然把想法打到水裡的水產身上。 高寶藏和程處默成了陳華的跑...

汴州,運河上的重鎮。後世的開封,大宋朝國都。享譽十朝古都的盛名。不過,在唐朝,汴州,也僅僅是一個比較有名氣的城鎮,因為建城運河邊,所以這裡成了來往商隊補給的歇息處。

胡賬房早就給陳華通了氣,在汴州這兒,商船需要停下來補充船隊的食物和水源,十條商船,浩浩蕩蕩,加上請的夥計雜役,少說也有幾十號人,胡賬房不讓陳華碰生意上的事,他自己親力親為,成為了整個商隊運營者。老韓和老腰子,都要聽胡賬房的調配,沒辦法,人家是陳公子的管家,其他人就只能當跟班了。

船隊到了汴州,胡賬房和老韓兩人熟門熟路下了船去汴州城辦事。當然,如果有可能,他們還要收購些藥材,生意人不嫌貨物多,尤其是江南急缺藥材,胡賬房和老韓一陣商議,約莫著就達成共識。

船隊在汴州碼頭停泊,陳華自然下達了命令,除了要辦事的胡賬房和老韓外,其餘人一律不準下船。

封船令開始實施,陳華自個兒做了根魚竿坐在船上釣魚。這個時代,江裡面的魚蝦龜鱉賊多,一點兒餌料就能釣上來不少。這都是天然的野味啊,都怪船上的伙食太差,不是麵餅,就是清湯白菜,偶爾有點羊肉,做菜的廚子手藝不好,一股羊騷味怎麼都去不掉。在伙食不如意的時候,陳華都喜歡開小灶,江南號稱魚米之鄉,江里的魚蝦多不勝數,他自然把想法打到水裡的水產身上。

高寶藏和程處默成了陳華的跑腿,尤其是高寶藏,跑的很勤快,主要是院長大人承諾,有饕餮盛宴可食。高寶藏食指大動,船上的食物讓他傷心欲絕,希望院長大人能兌現承諾弄出好吃的東西。於是,在陳華的引導下,他和程處默兩人,一個找材料,一個當免費勞動力,用鐵條鐵絲做成了一張烤網。

對,就是烤網,在下面加上炭火,就能把東西烤熟。

程處默是絕對相信陳華的手藝,在隴右的時候,這廝沒少吃陳華烤的燒雞,至今都還回味無窮,一聽陳華要做烤網,猴急的就差沒掄膀子出力,什麼臟活累活自己都包攬了。

這廝是吃貨!

陳華很肯定地給了程處默一個貼切稱號。

胡賬房和老韓去汴州城辦事,陳華就和程處默高寶藏三人在船上架起火盆放上烤網,釣竿也同時準備,陳華囑咐胡賬房給他在城裡香料鋪裡帶點芥末子和芝麻回來有花椒順便帶點花椒,鹽巴船上不缺,從廚子那裡要來一瓶菜籽油,一碟醬油,少許花椒粉,高寶藏貢獻出幾隻沒用過的毛筆當刷子,約莫著一場露天燒烤就風風火火弄了起來。

陳華負責釣魚,程處默負責生火扇風削竹籤子,高寶藏負責拌調料,只要陳華釣上來食物,他還要負責剝開洗乾淨穿上籤子放在烤網上烤。

「哈,中了。」運河裡的魚又肥又大,一顆煮熟的小麥穿上鉤子,就釣起來一條肥溜溜的大鯉魚。

大鯉魚在水中掙扎了幾個回合,就被陳華從水裡提起來。

早已準備好刀具和清水的高寶藏立刻捲起袖子殺魚剝腹。

「魚兒啊魚兒,不要怪我們殺戮太重,你就犧牲自己,成全我們果腹之欲吧。」高寶藏在殺魚的時候,程處默在超度那條大鯉魚。一個大老爺們,婆婆媽媽喋喋不休,看著就有打他的衝動。

高寶藏白了程處默一眼兒,手起刀落,利落地殺了魚,洗乾淨,切成塊狀,道:「穿竹籤子。」

「好刀法。」程處默只能拍馬屁,然後屁顛屁顛拿起魚塊穿在竹籤子上。

穿好的生魚塊放在烤網上,程處默就開始拚命地扇風,紅紅的木炭立刻發出濃煙和熱氣,高寶藏麻利地刷了一層油在上面,噗嗤噗嗤,生魚塊被烤出油珠子,冒出香味。

「哈哈,又中了。」這面正在烤魚,陳華那裡又中了條大鯉魚。經過一番激烈的拚鬥,鯉魚被陳華弄到了船上。

「處默,把魚殺了,吃不完,中午留著做酸魚湯1

聽見一個酸字兒,程處默的口水就在嘴巴里打圈兒,二話不說,操刀殺魚,不過沒有高寶藏的利落,反而看程處默殺魚,就像看他在砍頭一樣。

殘忍,殘暴!暴力男,毀三觀,無節操。

血腥場面,陳華避而不見,高寶藏專心烤他的燒烤,程處默殺魚殺的血肉橫飛,完事兒后,自己也覺得不雅,自個兒跑旁邊削竹籤子,嘿嘿慚愧笑著。

「賤人,徹頭徹尾地賤人,也知道害羞埃還以為你暴力殺魚,自個兒怡然自得呢。」高寶藏和陳華集體鄙視程處默,此乃心裡的真實對話。

當生魚塊經過炭火的燒烤,變成了金黃色的熟魚塊后,找來盤子,把烤好的魚塊放在裡面,撒點切碎的蔥花,那叫一個香字。

陳華抓了兩串在手裡,舒服地吃著。

爽啊,要是加點辣椒就行了,不過,辣椒的種子,現在還在墨西哥呢,只有等大唐繁榮了,漂洋過海搶回來了。不過,沒辣椒,有啤酒也不錯,大唐朝也有小麥,以後就弄點小麥釀點啤酒出來,一到夏天,把冰窖里的冰用來冷凍,冰鎮啤酒加燒烤,簡直人間美味。

啤酒一打,燒烤幾竄,快活勝神仙埃

想想就覺得嘴饞,陳華愜意地吃著烤魚片。

他們這邊在弄露天燒烤,動靜也挺大。工部的那七個人老遠就看見陳華領著程處默在船上弄新鮮玩意兒,不過他們不敢過去,他們是怕了陳華身邊那暴力男程處默。

程咬金的兒子,簡直和他老子一樣蠻不講理,靠拳頭說話是程家人最喜歡做的勾當。工部的七個人,現在是怕了程處默,當然他們更怕程處默身邊那個看著挺和氣的侯爺。

程處默是靠蠻力,而侯爺是靠腦袋。

有一顆聰明的腦袋,再多的蠻力也能為他所用。

工部的人之所以現在怕了陳華和程處默,這事兒,還要從兩天前開始說起。

兩天前,侯爺還是和現在一樣,沒事兒就在江上釣魚,然後做出一些美味可口的飯菜開小灶。他特意把程處默和工部的七人請來一起品嘗,同時拿出珍藏已久的高濃度白酒,並且特意在工部的人面前,把白酒蒸餾提純的工序說了一遍,讓工部的人大開眼界,酒原來還可以這樣釀造啊,於是乎,說道關於改良釀酒的技術問題,工部的人就和陳華相互討論來,討論去,這番交流那叫一個痛快,到最後大家一起開懷暢飲,結果,貪杯的程處默喝的大醉,不知怎麼的,就把工部的七個匠師,失手丟了四個到大運河裡。

這是殺人啊,可誰能攔得住程小公爺?而且還是醉酒,真出了人命,程小公爺擔不了多大責任。

於是乎,工部的人最先著急了,他們紛紛請侯爺出面,說先把人救上來再說,畢竟運河水大,工部的人都是旱鴨子,已經在河裡掙扎快要沉了。

侯爺也不明確說不救人,見此情況,他狠狠地批評了程處默,,教育程處默喝酒鬧事是不對的,影響自己和他人的安全,並且淳淳教導,大有說教程處默一個時辰的趨勢。工部的人秒懂啊,等侯爺把程小公爺教訓完了,估計落在運河裡面的四個同僚就死翹翹了。

於是,還算清醒的員外郎王睿立刻變了話題,說昨夜他們下去想了想,大家談論一番,覺得江南水患的事,侯爺說的在理,作法也值得倡導,他們唯侯爺馬首是瞻。

侯爺就像沒聽見似地,繼續教育程小公爺。只是時間縮短了,三兩句話的工夫,侯爺就讓程小公爺先回去休息,然後他立刻安排船上會有用的船工下水救人。

被程處默扔下水的四個匠師被救上來的那一刻,幾乎通通要求,到了江南先救人再堵缺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老祖宗說的話在理啊,侯爺算是給他們上了一堂課,他們都乖乖聽話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