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一章高寶藏獻計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先堵后救吧?院長先前應該是和他們理論了一番,結果似乎並不如意,但院長可不是好對付的,略施小計,還不收拾了那幾個跳樑小丑,剛才學生間院長笑的如此燦爛,肯定是心中有了計謀要施展了吧?不知學生猜對沒有?」<...

商船隻要入了運河,就如同脫韁的野馬,航行的速度飆升到一個恐怖的狀態。難怪李白會脫口而出輕舟已過萬重山,王彎更寫不出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的快意。

坐船比坐馬車舒服,至少不會顛簸。大運河的開通,不能完全否定了隋煬帝的功勞,他此舉,的確便宜了南來北往的商人。

商船中,供人歇息的地方,此刻已經打開了窗戶。陳華背負雙手,站在窗前,南方天氣,一到夏季,雨水充沛,江河湖道都會漲水。這還沒到江南,運河的水勢就如此大,也不知江南水災成什麼樣子了。

「侯爺,你先前所說,我們此次下江南,不是為了治理水患,重點是安撫百姓,老朽並不明白,水來了就要堵住,那有讓水勢越來越大放置不理的道理。你吩咐我們,先不去管江南河道缺口決堤之事,反而是聯絡受災附近周圍的郡縣,做好安頓災民的事,屬下幾人並不擅長此道,侯爺是不是用錯方法了。」說話的老頭是工部人,他負責管理工部撥來的七人,這人的名字叫王睿,是工部管理水利的員外郎,他一直堅持的意見就是下大力氣堵住決堤的缺口,至於人畜生死,水患來臨誰還管的上埃現在,陳華要把他們派去做後勤工作,王睿心面很不服氣埃

缺口堵住了,傷亡就小了,這是王睿的見解,以往工部救災都是用的這種套路,現在新來的侯爺說變就變,讓大家都不太適應。

陳華很難給這群拿著朝廷俸祿,過著錦衣玉食不知民間疾苦的人解釋什麼叫以人為本。

災民的想法很簡單,活下來的人,有飯吃,有地方住,不受寒受凍,他們就能發揮抗災精神,繼續生存下去。陳華的想法,和以前治理水患的官員都不同,他不會調配所有的力量花大力氣去堵水,這不是亡羊補牢,這是浪費時間,還不如把災民集中轉移到安全的地方,等水勢小了之後,再作商議。

「員外郎大人難道有更好的方法,說出來,某正好集思廣益。」雖然叫王睿,可一點睿智都沒有,反而是個老古董,只會照規矩辦事。陳華很鄙視這種人,他的格物院,以後要是培養出的都是這樣的人,陳華一定早早讓格物院關門大吉。

王睿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道:「下官覺得,先調配大量的人力堵住堤壩缺口處后再從長計議。下官和諸位同僚都一直商討過,也看過地圖,受災的地方,正是江南運河的主幹道周邊郡縣,其中以京口吳州一帶尤其嚴重。現在,我們該考慮的是從那裡運來堵住缺口的沙袋和方石。」

說了,等於沒說,陳華已經忽略了王睿提的意見。搖了搖頭,道:「某不同意,應該先救人,再堵缺口。」

「侯爺,堵了缺口,才能好救人埃京口、吳州一帶,只怕都成汪洋了,缺口不賭,救援就會受牽制。侯爺三思1王睿反正就是堅持自己的意見,你是侯爺怎麼樣,侯爺還不是要聽工部匠師的。他們是專業治理水患的人員,經驗豐富。

陳華很討厭的窩裡斗,讓他頭都大了。「如果你們堵二十天的缺口,那百姓豈不是要在水深火熱里呆二十天?某不同意,所有的力量,都花在堵缺口上面。救人是第一位,至於缺口究竟有幾處,我們應該實地考察后再作判定。」

「侯爺可以一邊救人,一邊堵缺口。」王睿好像沒看見侯爺臉上的不悅,說了句中間話,其實他這句話,帶著點詼諧的矽不過,但我們還是要保留說話的權利。

「愚鈍1陳華丟下了兩個字,也不理身後那群工部的官員不遵從命令,離開了這裡。

陳華剛走,王睿身後一個工部的匠師就站出來,道:「員外郎大人,老夫也覺得,侯爺的法子,要人性化一點。我們都把江南的力量全部花在堵缺口上,誰來救那些淹沒在汪洋中的人呢?」

王睿瞪了眼說話的老匠師:「你去問段尚書。此事,某隻是奉命行事而已,工部做事的規矩不能壞。」

那老匠師立刻閉上嘴,他終於知道,王睿為何要反對侯爺的意見。

這不是王睿在反對,是段綸在反對。

段綸就是要讓陳華孤軍奮戰。他倒想看看,陳華如何治理好江南的水患。

陳華站在了甲板上,頭頂是空曠的天空,還帶著江水的濕氣,外面的空氣真好,比裡面的壓抑舒爽多了。工部的人不聽話,已經在陳華的預料之中,說到底,還是自己格物院不夠強大啊,不然,這次下江南,陳華就不會要工部的人同行,而是從自己的格物院中點兩個人出來,做給工部那群只會紙上談兵的人瞧瞧。

孤軍奮戰的滋味的確不好受,陳華有點懷念在涼州打仗的時候,至少身邊還有李承乾長孫沖兩人說話,杜荷那廝偶爾也可以來串門。程處默和尉遲寶林,也偶爾來耍耍瘋。

現在,陳華的身邊,連說上話的人都沒有,還是那句話:「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陳華腦中在想怎樣對付工部那幫人,最好能一招讓他們閉嘴。

一幅幅邪惡的畫面,在陳華腦中一閃而過,收拾幾個工部的匠師,太簡單了,陳華都不屑用歹毒的招式。

先前的不爽一掃而光,現在的陳華,一臉賊笑,可以想象,工部的那幾個匠師,肯定有不好的日子要過。

「嘿嘿嘿1

陳華邪惡地笑著,他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損了點,自己想出來對付工部那幾個匠師的招,連自己都覺得十分邪惡。

陳華奸詐的笑聲,直接傳到了離他數米遠,在甲板另一側,埋頭作畫的少年耳里。

「聽聲音,好像是院長發出來的。」高寶藏正在甲板的另一面作畫。他的目的很簡單,要親自繪畫出一幅完整的大運河地圖。

他從不相信,工部畫出來的地圖,只有自己親手繪畫的,高寶藏才能記憶深刻,一輩子都忘不掉。

這副運河的地圖,精細到運河旁邊每一個村落的名字,其中包括運河某一段的水面寬度積水深度,高寶藏都憑著他過目不忘的本領精心創作。如此精準到一山一水,一村一落,這副大運河的地圖做出來,就會立刻編入蘇瑁蘇院長的《括地誌》一書中,從此高寶藏的名字,就會一鳴驚人。

「院長好1

高寶藏很懂禮貌,他是格物院老夫子嚴寬的得意門生,學地理的人才,蘇瑁都決定將自己的衣缽傳給他。他是格物院重點培養的學生,嚴寬讓陳華帶著他到江南見見世面,順便把大運河畫下來,是高寶藏此行的首要任務。

陳華看見了這個個子很瘦,膚色黝黑的少年:「還在作畫?」

「嗯,快畫完了。」

「不錯1

「院長大人,剛才你在笑什麼,笑的如此開心?」

「沒什麼,繼續畫你的畫吧,我去別處走走。」陳華遁走,學生面前,他要保持院長的威嚴。

高寶藏不多問,道:「院長大人,不知你對江南水災,有何看法?」

「先救后堵1反正是自己的學生,教給他知識,長老師的臉,陳華如實回答。

不知怎麼的,聽了陳華的回答,高寶藏會心一笑,道:「還是院長高明,工部的那群人,都是一群豬,他們肯定是要先堵后救吧?院長先前應該是和他們理論了一番,結果似乎並不如意,但院長可不是好對付的,略施小計,還不收拾了那幾個跳樑小丑,剛才學生間院長笑的如此燦爛,肯定是心中有了計謀要施展了吧?不知學生猜對沒有?」

真是人小鬼大,看著挺老實的一個人,真么如此鬼精鬼精的埃

「分析的不錯,繼續畫你的畫吧。」陳華沒有獎勵,當然也不會懲罰。格物院有如如此慧心的學生,是陳華的榮耀。

「院長大人,學生有一計,保管那工部的人以後乖乖聽院長的調遣,不敢有微詞。」高寶藏放下手中的毛筆,細細道來:「要不院長大人讓程小公爺把那工部的幾個匠師都丟大運河裡。到時候,院長大人就可以決定是先懲罰程小公爺,還是決定先救人。」

高寶藏說完,然後繼續拿起他的筆作畫,他也立刻進入角色中,無比認真。

陳華聽后哈哈一笑:「好你個高寶藏。嚴寬,嚴老頭,有你這個學生,是他的榮譽。」

其實,高寶藏的想法和陳華不謀而合。那就是讓程處默來背這個黑鍋。

可憐的程處默,現在還躺在床上,躺著也中槍埃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