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章陰謀家老李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賑災的時候,就要考慮他們的利益。聖上委以重任,派侯爺親自監督江南水災,其實,聖上另一層意思,想必是讓侯爺打壓江南的貴族。貞觀二年的蝗災,聖上已經藉此或斬首或降級代表山東士族五姓大族,這次江南水災,聖...

老胡一驚一乍地說有辦法,把眾人嚇了一跳。誰不知他們的藥材需要大規模的船隻運到江南,恰好有個私鹽販子找到韓四平想要合作,這私鹽販子也是看中了韓四平要借船的焦急,歪心思就打在韓四平身上,妄想借著掛羊頭賣狗肉的幌子從中漁利,風險和利潤是雙刃劍,在沒有遇見陳華之前,無權無勢的韓四平不敢和私鹽販子合作,畢竟朝廷對私鹽的打擊力度很大,抓到了男丁要殺頭,女眷是要充入教坊司當官妓的。胡賬房看了陳華用菊花泡白開水,忽然受到啟發,這是換湯不換藥啊,民間不能私自出售私鹽,侯爺可是有權利出售,別忘了,侯爺現在是江南道巡察使,可以代皇上行駛一切權利,說不定侯爺簡單兩句話,拍案定論那私鹽販子就可以成為正式的官鹽販子。

老胡不能把侯爺的身份暴露了,只好道:「少爺,難道你忘記了老爺在江南的官場上頗有走動。到時候,只要是少爺的船隻到了江南,和老爺打聲招呼,還有那個不長眼的敢上來盤查埃那私鹽販子老腰子,少爺直管放心,老奴會盯著他,一旦到了江南,就讓他連夜把東西搬下去,為今之計,也只有如此了。」

胡賬房說的簡直跟真的似地,讓老韓都相信,陳華在江南的老爹肯定是某號大人物,至少和江南官場那些官老爺有走動,這事兒就好辦了,只要陳公子的老爹出馬,還有辦不成的事么?

老韓眼神閃閃地看著陳華,就等著他點頭了。

胡賬房編出來的這段故事也說得過去,陳華沒有好老爹,不過他到了江南,就是橫著走也沒誰敢吭兩聲。陳華聽得出,胡賬房話裡有話,私下他們還要好好交談一番。陳華也不推辭,道:「那某等會兒就給家中老父休書一封,讓他先去江南官場上走動走動。畢竟我們運了那麼多藥材去江南,多少會衝擊江南的藥材生意,有人憎恨我們也不足為奇,拿私鹽做文章,正是絕妙的計策,我們不可大意。」

陳華分析了他們去江南有可能遇到的麻煩,他此番頭頭是道地解析,讓韓四平聽后簡直五體投地,心想到,陳公子是讀書人,俺老韓趕他差遠了,人家連別人怎麼設下圈套對付他們的招都能猜到,老韓覺得這趟生意跟著陳公子下江南不虧。

「老韓,你等會兒就去找那老腰子談談,看何時能出發,最好越快越好,江南此時正在受災,藥材能賣個好價錢。」能刺激老韓拚命工作就只有強大的利潤支撐了,陳華既然打算和老韓做生意,就要做出樣子,好歹他現在的身份是江南陳姓大家族中的公子,扮神像神扮鬼當然也要像鬼。

有陳公子在江南那個權力滔天的父親,老韓如吃了定心丸,道:「我等會兒就去。最遲明天就能安排好行程。」老韓心裡高興,生意成了,他全家老小也不用苦苦支撐,好日子也快到來了。

看過了藥材的質量,又解決了運輸問題,這筆生意就算成了。陳華也打算帶著老胡和程處默告辭,道:「某等住在城中開源客棧,老韓你辦好事兒,就到此處來找某。」

老韓點頭,似乎還有留陳華吃飯的意思。挽留道:「公子若不嫌棄,不妨到舍下歇息,這樣我們也好隨時交流。」

老韓其實是怕這神秘的陳公子突然消失了,他又白忙活一趟。像這種大戶人家的公子哥,最喜歡做的就是愚弄貧民百姓,這趟生意就是老韓的命啊,他巴不得十二個時辰都跟在陳公子身邊,直到藥材裝船離開洛陽前往江南他才能真正放心。

胡賬房找自己還有事要細說,陳華當然不能在老韓的家裡商量。客氣推脫,道:「今日就不去打擾了,某還要下去商談一些細節,順便把合同擬好,其中合作雙方的資金以及一路的開銷都要寫入合同中,最後的分紅也不能含糊,明日你到開源客棧我們順便把合同簽了,大家心裡也放心。」看得出老韓是害怕自己走掉,陳華再次給他吃一顆定心丸。

老韓連忙點頭,對合作之事,徹底放心下來。

陳華走的時候,在老韓的藥鋪里拿著了一小包菊花和一包金銀花,一路上要他喝那好比毒藥的茶,陳華自己都覺得噁心,菊花和金銀花泡水是不錯的解暑良藥,正好也推薦程處默喝點,這廝臉上都有青春痘了,真他娘的還年輕埃

從老韓的鋪子出來,胡賬房就走在陳華身邊。

「侯爺,那販賣私鹽的老腰子,其實我們根本就不用擔心,侯爺一句話,那私鹽就成了官鹽,老腰子也從私鹽商販,變成了官鹽商販。江南受災,缺的並不止藥材,材米油鹽,樣樣都缺,按照情形,此刻江南那些鉅賈,肯定是哄抬市價,侯爺不防多手準備,免得去江南處處受人牽制。江南門閥士族居多,尤其是那蕭、王、陳幾大家族,更是根深蒂固,官府都撼動不了根基,他們若是要刻意刁難侯爺,侯爺遠離長安,後備力量不足,鬥不過他們,這點不得不防。」胡賬房隨老虞處理過許多次災難,經驗方面是充足的。朝廷派去賑災的大官,往往到了地方上,就被當地的門閥士族聯合排擠,表面雖然忠心,但背地裡辦事拖拉效率不高,甚至根本就不辦實事兒,讓你的指令和想法,很難順利開展,這種人,尤為可恨。老胡有此提議,完全是為陳華考慮,侯爺太年輕了,官場經驗不足埃

陳華心裡稍稍一陣溫暖,老虞給他的的確是個好幫手:「胡先生,按照你的意思就是,江南如今缺什麼我們就準備什麼是不是?」

老胡點頭,侯爺果然聰慧,一點就通:「不錯,江南缺什麼,我們就準備什麼?免得到了江南,受當地八大家族的聯合,許多命令無法開展。受制於他們,賑災的時候,就要考慮他們的利益。聖上委以重任,派侯爺親自監督江南水災,其實,聖上另一層意思,想必是讓侯爺打壓江南的貴族。貞觀二年的蝗災,聖上已經藉此或斬首或降級代表山東士族五姓大族,這次江南水災,聖上肯定又要對江南士族進行大清洗。」

陳華感覺自己的擔子更沉重了,自己成為老李借刀殺人的對象,自己還要給老李治好江南,當老李的臣子不容易埃江南士族要是被老李殺的殺降級的降級,整個天下就被老李代表的關隴集團握在手中,老李就是徹底的王。

全天下,所有貴族的王,獨一無二,沒有老牌家族站出來批判他,沒有江南士族根深蒂固的威脅,老李江山穩固!

咽了咽口水,老李這是想讓天下真正統一。他肯定是想有攻打別國的打算,所以才下決心整治國內唯一存在的江南士族這個貴族集團,江南水災,首當其衝受牽連的就是江南的八姓大族。

不知道老李又要打那個國家?高麗,還是吐蕃?

陳華懶得想那麼遠,心道老李果然是腹黑啊,此趟江南之行,又果斷當炮灰了,江南血流成河,陳華肯定是罪人。

罪人就罪人把,反正老子已經是長安大害,害怕名聲更壞點么?至於老李殺誰不殺誰,陳華已不在意,老李只要不是殺他,陳華也不敢和老李唱反調,他是來賑災的,做好自己的本質工作,至於殺人,留給老李下聖旨吧。

反正陳華打算,就算揣摩到聖意,也不願先出手收拾江南士族。老李肯定會一道聖旨遷怒下來,至於該怎麼做,江南士族不希望滿門抄斬,肯定是自願請求降級。

陳華想的頭都大了,乾脆選了個輕鬆的話題,不再想那些陰謀詭計,道:「胡老先生,洛陽有大米賣沒有?」

老胡點點頭。他知道侯爺的意思,道:「老爺在洛陽有一朋友,家中是做大米生意。來之前,老爺就寫了一封書信,讓老朽交給他的朋友米圖先生。老爺肯定也是想到,侯爺到江南會遇到許多難題,所以他就先替侯爺安排了許多事情。沒想到,侯爺自己也有所準備,老朽這些年跟隨老爺,還是見他第一次對一個人如此用心。」

老胡心裡唏噓感慨,老爺有多少年沒有寫信求別人辦事了,也有多少年沒有像現在如此開心了。這侯爺來到長安,老爺完全變了個人似地,看樣子是真對這侯爺起了栽培之心。

老胡心中五味陳雜,陳華聽后一陣感動,老虞啊,你要是有孫女什麼的,我一定娶過門好好對待她。

想到那個寫字飄逸,瀟洒自在的虞世南老頭,陳華心中倍感親切。老虞也是有才之人,不過在朝堂上混的並不如意,到現在都還是封永興縣子,比陳華都低兩個爵位,白髮鶴壽才做到弘文館的館主,死後才得到個安慰獎賜禮部尚書。

為老虞的奉獻鞠一躬,陳華覺得,自己不能辜負了老虞的期望。

全長安,陳華感到親切的人沒幾個,老虞算是一個!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