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章陳華的小舉動,胡賬房的大構思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子來找過你,說是有事要和你商量。」老韓的婆姨插嘴一句,他先前就想說這件事,不過看見相公高興的樣子,她以為生意能成,就不好打擾相公的心情。但現在,聽見他們為了運送藥材的事犯愁,這女人只好插嘴一句。...

在洛陽城最豪華的酒樓美美吃了一頓,韓四平身為洛陽本土人士,難得有機會遇見江南陳姓大族人家的公子,韓四平腦袋不笨,知道飯後娛樂是拉攏兩人合作關係的最佳時機,男人嘛,一起喝酒一起尋歡的時候心面就有那麼一絲得意,三兩句話就能成為鐵哥們好兄弟,江南那地方號稱魚米之鄉,以後的生意有了陳公子照看,還愁行不通么?

老韓不是古板的生意人,不然也弄不出發名片這種新鮮的事兒。在他的提議下,說是否去洛陽城「惜春樓」小坐,聽說那裡來了一批胡姬,跳起舞來身段似蛇,那叫一個妖嬈,胡老先生臉色陰沉,看來是個不好女色的人,程處默那大嗓門聽說要去找歌姬,這廝簡直開始得意忘形,四下嚷嚷惜春樓門朝那面開。

「還是先去看看藥材吧,不要誤了大事,做完這趟生意,就算把整個洛陽的歌姬都包下來都不差錢。」陳華倒不是不好色,只是江南在受災,他這個巡察使卻耽擱在路上尋花問柳,要是有人在老李面前參他一本,估計老李又要坑陳華一次了。

陳華的心裡已經有陰影了,老李動動嘴皮子,就坑了他四十萬貫錢,他卻成為了長安貴族眾矢之的,被稱為長安大害,暗地裡不知有多少人在罵他。臣為君分憂,分屁的憂啊,遇見老李這種腹黑的人,他把你養著,就要準備被他隨時抽血。

胡老先生臉色緩和恢復了正常,想他七老八十,要是跟著侯爺去逛青樓,被人指著臉皮說老了還好這口,他臉面掛不住埃幸好侯爺不是飢色之人,免了韓四平的熱情,唯一叫嚷的就是程處默那小子,聽說不去惜春樓小坐,他用無辜的眼神看著陳華,就好像陳華成為殺人兇手,扼殺了他千萬子孫。

果然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公子,豈能被胭脂俗粉打動,韓四平口風急忙轉舵,道:「藥材都放在某藥鋪里,陳公子要看,某這就帶路。」

幾人七拐八拐,來到了一家叫「韓記藥鋪」的店子門前。

鋪子很大,看樣子老韓的生意做得挺火的,不然他也儲備不了整整一龍舟的藥材。

走進鋪子,管理鋪子的是個女人,二十齣頭,著荊釵,面料是麻布,頭上包著一塊藍色頭巾,面容精巧,還用了點胭脂水粉,她旁邊坐了一個調皮搗蛋的黃毛丫頭,見此母女二人,老韓親切招呼,這女人是他的婆姨,那丫頭是他女兒。老韓有十個老婆,家裡有帶兒女的,有燒鍋做飯的,有耕田種地的,外面也有幫他看管鋪子的,十個老婆每人都有自己分內之事,老韓當男人也夠幸福了。

「公子,這就是賤內,這是某女兒,叫韓小丫。」老韓把他的婆姨喚過來,道:「還不快拜見陳公子。」

女人溫婉大方,很是得體,委了委身子:「妾身見過陳公子。」然後她拍了拍身邊女兒的腦袋,小丫頭不情願地晃了晃黃毛腦袋,看著自己的母親,母親嚴厲道:「還不快給公子行禮。」

韓小丫偏過頭,瞪著烏溜溜的眼睛看著陳華:「大哥哥好1

老韓急了,想打孩子:「你這丫頭,怎麼沒有禮數。大哥哥豈是你能叫的,快叫公子。」

老韓剛要施展家庭暴力,就被陳華制止了,看見小孩,陳華就十分喜歡,道:「童言無忌,小丫叫我大哥哥,反倒把我說年輕了幾歲,小丫乖。」

老韓也捨不得打自己的女兒,既然陳華都不介意,他就讓自己的婆姨領著孩子下去,道:「去準備幾杯熱茶,我帶陳公子去後面的庫房看看藥材。」

女人點了點頭,似乎有話要說,最後他看了眼老韓,婦從夫命,領著下丫頭下去了。

老韓立刻熱情起來,叫來店裡的夥計,把鋪子後面的藥材庫房打開,頓時一股藥材味道就散發出來。

「走,帶你們去看看,某準備的藥材,說實話,老韓我不做虧心買賣,這些藥材,都是我跑了洛陽無數葯農家裡親自收集的。質量絕對有保證,而且,放在庫房裡,也經過專門的防潮,防蟲手段,保管運到江南不會變質。」老韓一面吹噓著,一面領著陳華走進鋪子後面的藥材鋪。

藥材庫房很大,而且不同的藥材還進行了專門的分類。陳華讓胡老先生去看看這些藥材的質量如何,老韓沒有心虛地在一旁等待結果,他的藥材,保證是合格的,所以不怕陳華的檢驗。

胡老先生對庫房裡所有的藥材逐一檢查了一遍,最後給陳華的回答是,這披藥材都很好,比先前他們買的兩車還好。為此,胡老先生還專門挑出荊芥白芷,這兩種主治風寒的主葯,拿給陳華過目,道:「這些藥材,都是上了年份的老藥材,藥效好,易於保管,可行。」

胡賬房就像這方面的權威人士,很肯定地給了老韓藥材一個很高的評價,他知道,侯爺要買的藥材,是救命用的,而非用來做生意,所以馬虎不得,一定要選好。

老韓聽了胡賬房一句話,感動流涕,道:「老韓雖然是生意人,但也懂得良心二字。江南受災,關係到人名,要是藥材都摻假,老韓心裡過意不去,畢竟也是脫家養口的人,見不到生離死別,所以,這披藥材,公子儘管放心,老韓以人頭向你保證,要是質量不好,老韓我就跳大運河去。」

陳華會心一笑,這胖子儘管貪心,可還是有良心的,藥材商人,就是要有良心,救命的東西,不能摻假埃

以後有生意,還找這胖子做。

陳華已經在心裡給老韓簽訂了長期合作的合同,老韓在一旁問道:「既然藥材看過了,公子沒有什麼意見,那我們就該商量藥材怎麼運到江南的事宜了。」

陳華想想,老韓的提議不無道理,如此多的藥材,要全部運到江南的確是一件麻煩事兒。老韓既然有提議,想必他早已想好了方法。在這之前,陳華和胡賬房的意見是用大船運送,不過他們對洛陽不熟,找不到頗具規模的船商,小船隻又不行,這是件難辦事兒。

「走,出去商量。」陳華大手一揮。

老韓道:「賤內已經準備好了茶水,我們便喝邊談。」

幾人從庫房出來,就在鋪子里一張方桌前坐下攀談。老韓不買關子,坐下后,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某打算走水路,用船隻把藥材運到江南。」

看來雙方的想法都不謀而合,陳華道:「我們也正有此打算,不過,規模頗大的船商,卻是不好尋找。不知老韓你有沒有門道?」

老韓在沉思,他好像有門道,但不願意說。此刻,恰好他婆姨端著著托盤,盤上放著茶壺茶杯,走了過來。

老韓的婆姨把茶杯擺放在桌子上,然後添滿了四杯茶。退到一旁,守著。

老韓怒了,道:「你這婆娘,男人商量事情,你待在旁邊作甚?還不快去帶孩子去。」老韓心裡正氣著,但凡大一點的船商,都是那些大家族下的商隊,只負責運送家族生意上的貨物,豈能平白租給你使用。此刻他婆姨又站在身邊,老韓覺得自己男人的面子丟了,火氣大了不少。

他為這單生意,已經耗盡了心力,如今,一點點的小波折,老韓都容易動怒。

老韓的婆姨有些委屈,被老韓這麼一罵,眼睛里隱隱有淚水。

家裡傾家蕩產,就是為了相公這趟生意,但現在生意又做不成,她們也跟著著急埃

「相公,先前你出門的時候,老腰子來找過你,說是有事要和你商量。」老韓的婆姨插嘴一句,他先前就想說這件事,不過看見相公高興的樣子,她以為生意能成,就不好打擾相公的心情。但現在,聽見他們為了運送藥材的事犯愁,這女人只好插嘴一句。

老腰子是一位私鹽販子,賣私鹽是抄家滅門的重罪,他找老韓商量事情,無非就是借船給老韓運藥材,順帶把私鹽夾在藥材中,打著賣藥材的幌子,販賣私鹽。老腰子找老韓商量了幾次老韓都不答應,雖然富貴險中求,老韓的膽子也夠大,可販賣私鹽,可是要抄家殺頭的,老韓做生意兩條生意原則,一是貪心,二是顧家,而今相互違背,老韓當然一口拒絕。

現如今,聽自己的婆姨提起,同樣一口拒絕,道:「不行,別說他老腰子不要我借船運送藥材的費用,他就是倒給我錢,我也不和他合作販賣私鹽,此事休要再提。免得落旁人眼裡,告我們包藏鹽犯的重罪。」

老韓的原則就是決定了的事絕不更改,他讓自己的婆姨下去帶孩子,自己端起一杯茶,道:「喝茶,喝茶,這是我家夫人親自泡的,不知道合不合三位的口味。」

胡老先生不動聲色地端起茶杯細品,程處默早就渴了,嘩嘩嘩大灌水。陳華不是不想喝茶,而是他喝不慣這個朝代的茶水,裡面又放鹽又放香料,至還有蜂蜜,這是茶嗎?這他嗎是毒藥埃泡的再好,陳華也不喝,他寧願和白開水。

「咦1

想到白開水,陳華腦袋裡就有個妙想。

「老韓,能否讓你夫人給我端一杯燒開的水上來。」

「恩?」

韓沒明白,疑惑地吩咐自己的婆姨端來一杯水。

一杯燒開的水端來了,陳華在老韓的藥材鋪里瞅了瞅,然後起身走到一個放藥材的柜子里翻找一番,挑選了幾朵晒乾的菊花。

「華哥兒,你拿菊花做什麼?」程處默已經把陳華不喝的那杯茶一併解決掉了。他看見陳華挑了幾朵菊花拿在手裡,不解問道。

老韓和胡賬房也不明白陳華要做什麼。只看見陳華把挑選的菊花放在端上來的水杯中,陳華臉上的笑意就濃了。

媽的,沒茶葉,喝菊花茶也不錯!

陳華心裡是如此想法。不過,他這舉動,落胡賬房眼裡,讓胡賬房似乎受到了啟發,猛地一拍桌子,道:「韓老闆先前不是說有個鹽商販子找你合作事宜嗎?老朽有辦法,讓我們的藥材能夠平安運到江南,而不受那鹽商販子給我們帶來風險。」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