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章韓四平的生意原則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變。 「某有一筆很大的買賣,不知道你有沒有膽子做?」陳華拋給韓四平一個問題,這是他在考驗韓四平,富貴險中求,就看韓四平這生意精,具不具備成功商人的膽識。做生意,光靠聰明是不夠的,還要有膽量,敢...

韓胖子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粗獷男人的懷裡,雖說自己的十個婆姨,有幾個是大手大腳的女人,但也沒長鬍子啊,韓胖子腦袋至今都還昏昏沉沉,以為自己出現幻覺,把自己的婆娘看成男人,他努力眨了眨眼睛,這才看清楚,抱著他的,的確是一個男人。

韓胖子頓時感覺胃裡面有隻蟑螂,有作嘔的跡象。

「壯士1韓胖子渾身充滿了力氣,想要從程處默懷裡掙脫。不過,他那裡是程處默的菜,胖胖的身子,在程處默猶如老虎鉗的雙臂夾持下,他豈能翻身?

韓胖子哭笑不得,他記得自己因為何事昏倒,可他不知道,眼前的的粗狂男人,是在救他還是想打劫。

想到打劫,韓胖子立刻發現,他們家家傳的盒子已經不翼而飛。

韓胖子沒有聲張自己被劫,他有點小聰明,明白只怕自己只要喊「打劫」自己的脖子很容易被扭斷,人死了,啥都沒有了,韓胖子很珍惜自己小命,他假裝若無其事地看了看四周,幸好還在洛陽集市,周圍人多,這票劫匪搶了自己的盒子,肯定不會殺人滅口,說不定他們等會兒就走了。

韓盤子特意留意了這票劫匪的相貌,那個劫持住他的粗獷男,韓胖子從心底里感到噁心,尤其是那毛茸茸的臉,鬚髮外散整一個粗人。還有一個站在粗獷男子背後,觀察四周情況的老頭,老頭看起來比較老成,應該是軍師之類的人物,至於最後一個人,就是拿著自己的盒子,在一旁仔細研究的青年,他應該是這群人的主心骨吧。

把三個綁匪的相貌都記在心裡,韓胖子準備脫困后立刻去官府報案。

「你叫韓四平,做藥材生意?家住洛陽城靠近集市的修善坊。」很突兀地,一個聲音,傳進了韓胖子耳朵。

韓四平大驚,難道自己的想法,被那青年看穿,他想拿自己的家人威脅自己。

韓四平是個極其顧家的男子,他一個人靠藥材生意,養活了十個老婆八個兒女,他絕對不允許有人對自己的家人造成傷害。

「這位大爺,某身上除了那盒子,就沒有值錢的東西,家裡人為了湊錢給某囤積藥材,已經變賣了所有東西,某那家,已經窮的不能再窮了。大爺你行行好,放過某一家老小二十餘口人吧。」說話是交際圈中不可缺少的不分,韓四平深諳此道,盡量把自己說的悲一點,說不定這年輕的劫匪就放過自己呢,反正說話不要錢,韓四平已經醞釀了很多好聽的話在心裡,等會兒留著讚美那年輕的綁匪。

陳華就鬱悶了,這韓四平居然把自己這夥人看成了劫匪。有見過光天化日之下,在集市上搶人的么?除非對方是腦殘。不過,程處默的樣子,頗有土匪的氣質,被人誤解是正常的。

「韓老闆多慮了,某不過是想找韓老闆做筆生意罷了。既然韓老闆不願,那某等告辭。」陳華已經聽過韓四平描述他此刻的處境,全家老小都餓著肚子就等著他賺筆大錢回來,只要有人找他合夥做生意,他巴不得立刻貼上來商量事宜。韓四平此人做生意賊精,陳華只能找到他的薄弱點進行攻擊。

果然,聽說是做生意。韓四平那裡還把陳華當劫匪看待,他已經恨不得把陳華供起來,也不知從那來的力氣,掙脫了程處默的懷抱,和陳華面對面,道:「公子此言當真?」

稱呼從大爺變成公子,已看出韓四平對陳華態度的轉變。

「某有一筆很大的買賣,不知道你有沒有膽子做?」陳華拋給韓四平一個問題,這是他在考驗韓四平,富貴險中求,就看韓四平這生意精,具不具備成功商人的膽識。做生意,光靠聰明是不夠的,還要有膽量,敢扯下一身皮,無論是誰,都能搏一搏的精神。

「有多大?」韓四平稍稍猶豫了一下,問道。

「大到可以掉腦袋,你敢不敢做?」陳華刻意加重聲音,從氣氛上造成某種壓制。掉腦袋的事,那個敢做啊?

韓四平先前的回答,都是出自他平日與人常有的對話,直到聽見陳華說「掉腦袋」的話后,他第一次陷入沉默。

韓胖子一言不發,很快,這個看著挺平淡的胖子,不知從那裡借來的膽量,他抬頭,認真地看著陳華,眼中充滿了一股執著的光芒,道:「某是商人,某隻講利潤,利潤有多大,我就冒多大的險,這是我做生意的原則,我老子也罵過我韓四平心太貪,不過男人若是心不貪點,那個屌就白長了。呵呵,扯遠了,公子說的生意能掉腦袋,就是不知,某做了,能得到多大的利益。」

韓四平正兒八經和陳華做生意,說的話也是心裡話,反正他全家老小的性命都搭在這趟生意上了,做成了,榮華富貴,失敗了,大家一起死,路上有照應。到了陰曹地府,他韓四平照樣做生意養活他們娘兒。

韓四平做生意,除了貪之外,還有一個原則就是顧家。無論他賺了多少錢,都是拿給家裡的老婆孩子花,他自己則不講究,因為他覺得這樣做很快樂。

陳華把盒子還給韓四平,他已經研究完了,對這盒子的主人,也有一定了解,道:「祖上是顯貴人家啊,不然也養不出韓兄與眾不同的貪念。這東西,韓兄以後還是少拿出來,應該擺在祖宗祠堂里早晚拜祭。」

韓四平聽得一愣一愣的,感情面前這公子,不但會做生意,而且還是個有知識的人,韓四平越發恭敬,道:「公子難道知道這盒子的來歷?我家祖輩相傳,無一人知曉,也請過許多先生研究,始終得不出結果,公子若是知道此盒子的來歷,能否將他告訴於我,韓某定當重謝。」

陳華搖了搖頭:「先人已逝,韓兄就不要太過執著。盒子上,不過是記錄韓家某位先祖一生的事,這盒子,是用來裝他印璽之物。」

陳華能告訴他這麼多,韓四平已經很滿意了。

他們不再討論盒子的事,而是由韓四平問道:「公子要做的生意,是不是就是藥材生意?」韓四平只做藥材生意,就算賺錢,也完全不是昧良心錢,至少藥材能救人命。

「不錯,某正要去江南,需要大量的藥材,有多少,要多少。」陳華巴不得把整個洛陽的藥材都搬到江南去。道:「不知韓兄商鋪里,有多少藥材,少了,這生意也做不成。

聽了此話,韓四平信心滿滿,拿隋煬帝的龍舟進行比較,足見他準備了多少藥材。道:「足足有一龍舟之多。」

陳華差點嚇了一跳,媽的,這韓四平果然貪心,居然囤積了如此多的藥材,他是不是打算不賺一龍舟的銅錢,就不回來了是吧。

「夠了,夠了,這生意能成。」陳華暗自高興,老天居然讓他遇見了這麼個狠人,江南有救了。

聽生意能做成,韓四平也頗有高興:「公子,既然生意能成,那我們得商量商量,下一步該怎麼辦?做生意,就是明算賬,資金投入,利潤分配,都要白紙黑字寫下來。以後就算有是非,公堂上也能對峙。」

聽了此話,胡老先生差點噗嗤一笑,好一個精明的韓四平,也不睜大你眼睛瞧瞧站在你面前是誰?堂堂藍田縣侯,豈能同你生意人合站在一起攀談?若不是江南受災,急需藥材,侯爺會到集市上和你這粗人談生意?現在你還要叫侯爺簽生意合同,這不是損了侯爺的臉面嗎?

輕咳兩聲,老胡說道:「少爺,合同之事,交給老朽來辦理?你還有其他要事要辦,不能把時間放在小事上。」

陳華沒明白老胡是啥意思,他還沒覺悟,貴族是不能做生意的,就算有生意上的事,都是交給家族的下人打理。不過,陳華也不便多問,老胡被他委以賬房先生的重任,生意上的事交給他,正好可以驗證虞世南派給他的人是不是精英中的精英。

陳華點頭同意,老胡釋然一笑。

韓四平最開心了,嘴裡砸吧砸吧,道:「公子,今天我老韓做東,咱們在洛陽城最豪華的酒樓吃上一頓,也趁此把買賣的合同給簽了。」

韓四平果然是生意精,都懂得酒桌子上好談生意的訣竅,陳華當然不推遲,道:「那就依韓兄的。不過,某可事先說好,去江南能不能賺銀子,某可不敢保證,要是讓韓兄賠了,可不能怨我。」

韓四平嘴巴一僵,剛燦爛的笑容凝結在臉上:「話可不能這麼說,老韓我信得過公子,虧本還是賺了,老韓都記得公子的好。對了,還不知公子名諱。」

「陳華1

「原來是江南陳姓,難怪公子看起來氣度不凡,旁人就沒得比,這趟生意,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老韓我都隨公子去了。」韓四平鄭重說道,大有無所畏懼的精神。只是他這話,落陳華耳里,假的不能再假了。

這韓四平精明啊,居然拐著彎窺探本侯的實力。只怕他現在已經把自己當成江南陳姓大族中的人,鐵了心要跟著一起做生意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